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凤姬现世 > 第139章 麓林书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欢芜760年,城主贤明,迎来了鼎盛时期。朝中更有齐许两家坐镇,外无扰民,内无疾病,一朝繁荣景象。

许府。

“小姐,小姐,下来了,下来了。”

闺房中,一个少女,穿着一条轻粉襦裙,偶露出白皙脖颈,碧玉年华,娇贵动人。

此时,焦急的等待着自己的小丫鬟,从外而归。“小姐。”小丫鬟跑的气喘吁吁。

“怎么样了?朝堂上的消息怎么样了?”

小丫鬟也不怕失了身份,径直坐到椅子上,抬起桌上的水杯,喝个干净,才循循开口道:“今天城主下令,让老爷去南方镇守了。”

“真的?”

一脸惊喜之色,又都尽在意料之中,“还好,要不然可真的赶不上了。”

“小姐,你真的要去那个地方?”

“当然,这可是我从小的梦想。”少女弯翘的眉眼,无一不在倾诉着自己的开心。

可是小丫鬟就没有那么高兴了,反而愁眉苦脸的看着她,既是羡慕又有担心小姐是老爷独生的孩子,是长女,更是嫡出。老爷对她的疼爱从不少,倒养成她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

“小姐,麓林书院里都是男子,你此去,恐...”欲言又止。

小丫鬟也知道,自己的劝说,根本阻挡不了她的想法。只是该交代的得说明白。

“哎呀,麓林书院只不过现在都是男子而已,可是从来也没说过不收女学生。”

“更何况,偌大一个麓林书院,难道会阻挡一个真正喜爱医术的人吗?”

这一点,倒确实。

麓林书院,在整个兽魂世界闻名遐迩。

默默无闻的人进去,出来就是一等一的名医,尽是各个宗系和下都争抢的人才。能学到的医术之广之奇。

可小丫鬟就是担心这许府的千金小姐,根本受不了这些压力。

“小环,你记住,如果爹爹从南方传来信件,你直接就到麓林书院来找我便可。”

拍了拍小丫鬟的头,“可千万不能露馅了。”

自当是明白,若是大小姐的戏码演砸了,吃苦的也是他们这些吓人。

“现在...给我更衣吧。”

“更衣?”小环懵了。

被人又推搡了几下,才反应过来,“小姐不是说麓林书院不只收男学生,那你作何还男装扮相。”

“你不懂,虽然没有明令禁止过,可从来也没有女学生,我这要真是头一个,那岂不是太惹眼了。”

到时候,再被有心人知道,传到爹爹的耳朵里,那她的求学之路,可就要被迫终止咯。

其实爹爹也倒没有反对过什么,不过许家世代为武,皆是保国安民的大将之后,突然要学医,定是惹来热议的。

她自知任性,可是不想将这种任性让父亲乃至整个许家来承担。

所以她宁愿乔装打扮,做一个普通的学者,只为能真正学到东西,出来救治四方。

“小姐,老爷如今还没走,你这就迫不及待的想去麓林书院了?究竟是为了学医还是为了那些男子啊?”

“你这小厮,竟敢取笑我。”少女微红着脸,快速的将男装换上。

“今天是书院报名的日子,我可不想迟到了,再等一年。”

说完,随意的整理了下衣服,又将长发弯起,竖了一个寻常人家的发髻,佩上切云冠,一身潇洒的出了门。

麓林书院门口,早就集齐了很多求学之人,有王公贵族,也用平民百姓,更有不具人形的兽魂。

它海纳百川,只要是真心向学,通通可以入得了麓林书院的门。

“陈广。”

突然,一个青蓝色布衫的老者,从书院里走出来,拿着一本一笔,在上面勾勾画画,该是在点名。

“到了到了。”

回头,看见一个中年男子,身旁还站着他的妻儿。倒是热闹温馨。

“许南。”

无人应答。

“许南。”老者耐心的又叫了一遍。

这才反应过来,因为是背着爹爹来的,所以她将许南烟,去了一个字,既保证了泄露身份,听起来又像是男声名。

“到,到了。”精气神十足的举手。

惹得点名者看了她一眼,微微笑着,甚是慈祥。

让她一瞬间更是想进这麓林书院,一探究竟了。

“齐墨无。”

许南烟一听这个名字,甚是好听。可就是不知道这名字为何惹得周围的人一片哗然。

“他就是齐家的小公子吗?”

“是啊,据说医术精湛了得。未满弱冠之年,便已医治过数个疑难杂症了。”

“多厉害啊,还来麓林书院学什么。”

有羡慕的,自然就少不了酸的,说什么的都有,唯许南烟毫不在意。

她从小生在优渥的环境,父亲宠溺,母亲慈爱,长在蜜糖罐里的孩子,不会羡慕别人拥有的比她多。

“齐墨无,在吗?”

众人是议论纷纷,可是名字的拥有者,却好像不存在一般,迟迟没有应答。

不远处,一对公仆正在说话,“少爷,叫你呢。快答应啊。”

“叫我?我爹昨晚不是说,不认我这个儿子了。”倚在树梢,懒洋洋的,嘴里撷着一根稻草,模样纨绔。

“少爷,使不得啊,你就饶了小的吧,若是你今天报名不成功,回去我免不了老爷的一顿毒打。”

男子看着他可怜,“那你替我应了,不就好。”

“少爷,我可不敢啊,这要是让老爷知道了。我免不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整个齐府,就属你最能唠叨。”

“先生,我家少爷来了。”得了他齐墨无的意,小厮才敢举手示意。

一群人分分回头,就连许南烟也忍不住的看了一眼。

华贵的藏蓝色丝绸袍子绣着精细的祥云纹,跟她一样的切云冠束发,看似普通。不过腰间一块羊脂膏玉,就象征了他的身份。

距离有些远,看不清楚眉目,只觉得一副富家子弟的姿态,百无禁忌,无所顾忌。

“少爷,名报完了,回去吧。”

“终于完事了。”吐掉嘴里的稻草,不耐烦的转身就走,好像对于身后的麓林学院,他一点也不渴望。

见他那种无所谓的态度,许南烟皱了皱眉,这人根本不像是真心来求学的。简直浪费了别人的机会。

想着,心里突生一股厌恶之情。祈祷以后可千万别见到他。

可她却没想到,这男子,竟然与她牵牵绊绊了百年,都未曾结束这无尽的孽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