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之无限选择系统 > 第98章 这蛋糕,真香!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8章 这蛋糕,真香!

听到白荒的回答,徐倩当即十分温柔地眯起了眼睛,面露柔情笑意。

只是,在这笑意当中,却显然是掺杂着一种极度笑里藏刀的意思,很危险!

“白荒同学,放学跟我来办公室一趟,谢谢配合!”徐倩讲道。

一听,白荒当即表示困惑,“不是,老师,我只是在回答问题而已,刚才那话不是冲你说的。”

“我知道你不是冲我说的,之所以叫你去办公室,那是因为你回答错了,什么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你哔哩哔哩看多了吧?”徐倩盯着白荒讲。

被徐倩这么一说,白荒完全没法反驳,好像徐倩说的确实就是事实,都是被网上那些剪辑视频毒害了啊!

转过身,徐倩一边往讲台走去,一边说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是诸葛亮最着名的一句话,代表了他对蜀汉的衷心,所以后世诗人才会因此常生感慨,所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不过徐倩虽是很认真在做解释,但班里的学生现在都在忙着偷笑,一时没法专心去听课。

这不是说他们针对白荒,不论换做谁被徐倩放学之后带去办公室,大家都会幸灾乐祸。

学生的乐趣就是这么朴实无华啊。

过了一阵子,放学铃声响起,班里的同学相继离开了教室。

相对逗趣的在于,至少有十个人离开的时候拍了拍白荒的肩膀,都在流露着对白荒的同情之色,同时也有忍住不笑的趋势......

不一会,教室内即只剩下白荒和徐倩两人,一个学生,一个老师。

“那个,老师,我有点饿了,能先去吃个饭吗?”白荒试探问。

听此,徐倩当即婉转笑着,“先跟我去办公室,完事之后你想吃什么都行,老师请你。”

“我想去吃学校外面的大餐,龙虾燕窝的那种。”白荒秉着调侃的想法。

“可以,老师不缺钱,你想吃什么都行,现在别废话了,跟我走吧。”拿起讲台上的课本,徐倩先行走出了教室。

没办法,谁让自己上课的时候栽在了徐倩手里,现在只能跟着徐倩去办公室。

回想起上一次被徐倩带去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前了吧,从中午十二点硬生生是被补习到一点,他都怀疑徐倩是不是拿了双倍工资,勤快得不行。

穿过一条走廊,白荒跟在徐倩后头走进了办公室里面,老师挺多的,有十几二十个。

“徐老师,又有一个学生被你捉住啦。”

“徐老师真是勤快啊,学生能碰到你这样的老师真是福气。”

“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学生好像每隔一个月都会被带来一次吧,好像是叫白荒来着?”

“啊?他就是白荒吗,最近挺有名气的啊,校领导之前都想破例让他进入尖子班呢。”

...

白荒的出现,让一些老师闲聊了起来,没别的意思,纯粹就是最近经常听到白荒这个名字而已。

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徐倩先坐了下来,然后示意白荒坐在旁边。

“老师,我就回答错了一个问题而已,没什么好补习的吧,要不您放我一马,我请您去吃大餐?”白荒说。

听完,徐倩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年纪轻轻就知道贿赂老师了,告诉你,在我这行不通,只要你好好补习,我请你吃十顿大餐都可以,龙虾海参燕窝随便吃。”

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语文补习资料,徐倩认真讲着:“中午这段时间你好好看一下这份补习资料,要是饿了就跟老师说,想吃什么老师都可以去买来,前提是你必须好好学习。”

“别看现在离高考还有几个月,但也就是转瞬即逝的事情而已,老师希望以后可以参加你的大学毕业典礼。”

“当然,如果未来你还能记得老师的话,那也可以请老师去参加你的结婚典礼,甚至是孩子满月酒也行。”

“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

徐倩这一番话说下来,让白荒完完全全就是没法多说什么了。

行吧,认栽了,下次他再也不相信哔哩哔哩那些剪辑了,我信你个鬼哦!

拿着语文补习资料,白荒还真就很认真地看了起来,人家徐倩都做到这种程度了,要是他还浑水摸鱼的话,心里过意不去。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不知不觉中,就已到了中午一点,徐倩这个老师也陪着白荒补习到了一点,寸步不离。

这让白荒恍惚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学习情况,他妈一直坐在旁边盯着自己,一旦自己做错了哪道题,就会突然有一道猝不及防的如来神掌飞过来......

小时候我想当飞行员,妈妈可高兴了,给我一个最爱的大嘴巴子......

“补习得差不多了,你饿了没,老师带你去吃饭,想吃什么随便挑,老师说到做到。”说话的同时,徐倩整理好了全部文件。

“倩倩!我给你送午餐来了!”

这时,走廊外面传出一道喊声。

随即下一刻,便有一个年轻的美女老师走了进来,是高三十一班的班主任李渔。

一进门,李渔眨了几下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哎?白荒,你小子怎么在这里?”

由于现在是下课时间,李渔也没有秉着老师的身份,说话也比较随意一些。

课堂是老师,下课是朋友,这是李渔和徐倩都比较推崇的教学方式,她们可不喜欢永远在学生面前秉着老师的姿态,这会有极大的隔阂。

“这个问题呢它就很难回答,简单点来说的话,我是被徐倩老师请来办公室喝茶了。”白荒讲。

“行了行了,什么喝茶不喝茶的,不就是被捉来补习吗,有什么不好说的,这几年你至少来了二十多次吧,要是什么时候你不来了,我还会觉得不习惯呢。”李渔拎着午餐走了进来。

“诺,一份泡芙、一份奶酪、一份草莓酸奶蛋糕,你们两个吃吧,我吃过了。”徐倩将带来的午餐放到桌上。

幸亏这次她买的比较多,够两个人吃了。

“白荒同学,泡芙和草莓酸奶蛋糕给你,我要一份奶酪。”徐倩说。

“不不不,我怎么能吃老师的东西,这是不行的,不符合规矩。”

话音落下,白荒先将草莓酸奶蛋糕拿了过来。

张嘴尝了一口,白荒竖起一根大拇指,“这蛋糕,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