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心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说完这些,苏鹤亭走过来把手轻轻搭在了元宁肩头,“你,知道我在说谁吗?”

元宁肩膀轻轻颤动,挂在睫毛上的泪珠儿也因此噼里啪啦滚落下来。

苏鹤亭察觉有异,弯腰低头,一看元宁竟然哭了,心疼得不得了,手忙脚乱拿出手帕替她擦眼泪,“这是……这是怎么了?”

元宁一把夺过手帕自己胡乱擦了擦脸,赌气扭过身子不理他。

这个人,说个话也是七拐八绕的,弄得她一颗心七上八下!

想当初她在研究所里,可是人称铁心铁肺铁娘子的,身为研究所一枝花,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跟她表白,但无一例外,全都铩羽而归。

到如今,才明白,之所以对别人无情,那是因为没有遇到对的人。

遇到对的人,还不是不由自主为人家牵肠挂肚?人家还没怎么着呢,自己就阵脚大乱了!

苏鹤亭急得赶忙转过去,小心翼翼赔着不是:“难道是我说错什么了?你说出来,我改!”

元宁又转向另外一个方向,还是不理他。

苏鹤亭额头上都冒了汗,急得直跺脚,“哎哟,小姑奶奶,你倒是说句话呀!”

元宁一听这声“小姑奶奶”,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苏鹤亭洗头一松,伸手去拉她的胳膊,“好姑娘,别哭了,我这心都要被你哭碎了!”

“呸!”元宁挣开手,轻轻啐了一口,嗔道,“谁与你拉拉扯扯的?”

苏鹤亭赶忙松开手,手足无措站在旁边,想了想,端了茶过来,“我给你斟茶赔礼。”

元宁擦了擦脸,随手就把手帕往他怀里丢了过去。

苏鹤亭接住,看都没看就直接往怀里塞。

元宁“哎”了一声,赶忙又夺过来,“都脏了!”

苏鹤亭嘿嘿笑了一声,“不脏,不脏,怎么能算是脏呢!”女孩子的眼泪多珍贵,都是他招出来,回去以后,他打算手帕也不洗了,就这么珍藏起来,往后时时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再惹她哭了。

没别的,她哭了,他更难受。

还不如打他一顿来得痛快呢!

元宁大起大落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喝了苏鹤亭递过来的茶水,把脏了的手帕放在桌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样作弄我,很有意思?”

“冤枉啊!”苏鹤亭叫屈,“我哪里是作弄你?我……我这不是诚心诚意跟你剖明心迹?”

元宁脸一红,也怪她,脑补太多了。

苏鹤亭把茶杯放下,就在她面前蹲了下去,伸手牵起她一只手,满含期待地问:“给我一个回答。”

元宁往回抽手,抽了两下也没挣脱,也就任由他握着了,微微侧脸,不语。

苏鹤亭望着她半边侧脸柔和的弧度,看着她微红的鼻尖和抿紧的唇角,不由得一叹,“原本,我是没打算这么早就说出来的。毕竟,你年纪还小。我说出来也不能这么早娶你过门。

“但是……唉,这么煎熬下去也不是法子,刚好,话赶话说到这儿了。我索性也就坦白了。

“你若愿意,从现在开始我就筹备成亲的事,你若不愿意……”

元宁扭回脸来,“我若不愿意呢?”

“我说了我等,”苏鹤亭深吸一口气,“我相信,我的真诚迟早有一日都会打动你的。何况,”他脸上闪过一丝狡黠,“我觉得,除了我,没人能配得上你。”

元宁绷不住,又笑了,“你这人,有时候脸皮还挺厚的!”

苏鹤亭也跟着笑,“那要看对谁了。”对下属他自然是睿智威严的,对百姓亲和而又权威,对她,那就任何原则底线都没了。

元宁提了提他的手,“起来吧,等会儿腿都麻了。”

苏鹤亭顺势站起来,“哎哟”了一声,身子往前倾,很快单手扶住了椅子的扶手,一只手仍然紧紧抓着元宁的手。

但如此一来,他便好像将元宁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一般。

元宁仰头看他,不掩担心。

苏鹤亭低头看她,某种盛满深情。

四目相对,目光胶着,便再也分不开了。

不知谁的心跳,一声紧似一声,不知谁的呼吸一阵热过一阵。

未曾察觉,两人之间的距离一寸一寸缩短。

最终彼此呼吸交缠。

元宁睫毛一颤,心慌的感觉袭上心头,不受控制般,闭上了眼睛。

苏鹤亭到底自制力强一些,就在唇瓣落下去的那一瞬,听见了外头枯枝折断的声音,一个轻柔的吻,珍而重之落在了元宁眼皮上,停留一瞬,旋即离开。

外头传来张婶和刘嫂子交谈的声音,却是两个人去取柴,散落了一些在地上。

苏鹤亭直起身来,却忘了松开手,元宁不由自主站起来,脚下一个踉跄,往前扑去。

苏鹤亭顺势张开手臂将她揽入怀中。

元宁犹豫了一下,抬起手来,也环住了对方的腰。

良久,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感受着这一刻的温馨甜蜜,能够听到的只有彼此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屋子里的光线不知何时已经黯淡下来,渐至几乎不能视物。

张婶举着蜡烛走过来,“屋子里怎么黑漆漆的,这俩人什么时候出去了不成?”

元宁一惊,遽然松手,手臂下滑伸手握住了苏鹤亭的手,拉着他快速闪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让他去卧室等着,自己迈步走到外面,“张婶。”

张婶正好举着蜡烛迈步进了堂屋。

“大姑娘,我还以为你出去了。”张婶不疑有他,把桌上的蜡烛点燃,“苏大人呢?”

“大约还在睡吧,”元宁状似无意说道,“我看了一会儿书不知不觉也睡着了。苏大人这些日子怕是累坏了,不要打扰他,吃饭再把人喊醒不迟。”

张婶应声,又叮嘱:“天晚了,大姑娘也别看书了,仔细眼睛疼。”

元宁谢了她的好意,张婶就出去了,伯钟他们一会儿也要回来了。

元宁也没把蜡烛移向自己房中,只是把门帘挂了起来,如此这般,房中便不至于太黑暗。

苏鹤亭原本是想在元宁的床上打个滚来着,毕竟两情相悦满心激动难以释放啊。

可是一想到,元宁还带着两个妹妹同睡呢,就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