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剖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有见证人,”苏鹤亭为她详细解释,“虽然我是一县之主,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只经我一人之手便可以的。

“我这七品芝麻官,在文武百官之中,算是末等了吧?但七品之下,还有八品、九品,他们也有辅佐、监督之责。

“日常理事,我也不能罔顾他们的意见。惠民之事,乃是天庆县的大大事,我自然不是一言堂,不管是哪一项工程,都是经过半数以上的官员赞同才推行的。

“便是这一次我垫付银子,也都是和他们商量过的,他们还联名给我打了欠条。

“所以,就真的只是垫付,不是白出的。”

元宁这才明白过来,“如此就好,不然,你若是走到哪里,就掏银子,便是有座金山银山,也不够挥霍的。

“虽然你为百姓谋福祉,是好事,但绝对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因为,你根本就不够填窟窿的,弄不好,把自己折进去,还会惹得一身骚。”

苏鹤亭郑重说道:“你放心,我还没那么傻。就算是不为我自己考虑,也要为将来的家人着想。我一个人苦一点倒无所谓,总不能连累妻儿也凄风苦雨。”

听他说到“妻儿”,不知怎的,元宁心里就有些别扭。

苏鹤亭这个人还是很细心妥帖的,对一个人好的时候……自己只是他一个朋友,他几乎都事无巨细全都考虑妥当了。

他是本土人,没有那些先进的思想。

以他的性子,也不是会朝三暮四的,所以将来若是成了亲,大约就是一个忠诚的好丈夫,为了让妻子放心,大约也是不会再与自己这个外人有什么交集了。

只是这么一想,心里就不停地冒酸水!

明明是她认识他在先的,凭什么后来者的那个女人要独占他?

但若是她继续与苏鹤亭来往,那女人会不会诋毁他们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

他们固然正大光明,无避人之处,她倒是无所谓,可苏鹤亭毕竟是在仕途上拼搏的人,官声不容玷染……

那么将来,她该如何自处?

这个时代虽然能够三妻四妾,但她朱元宁是那种肯屈居人下与人共侍一夫的人么?

当然不是!

她朱元宁是那种会与别人的男人不清不楚的人么?

当然不是!

她朱元宁是那种胆小怕事,有什么想法都憋在心里的人么?

当然也不是!

纠结了片刻,元宁抬起头来,眼神中流露出毅然之色,她直截了当问道:“你的亲事是你父亲做主的?”

苏鹤亭原本正在喝水,听见这个问题,一口水差点直接呛进气管里去,咳了几声才好些,却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我问你,”元宁绷着小脸儿,缓缓问道,“你的亲事是谁做主的?”

苏鹤亭也认真回应:“我自己。”

元宁一愣,“你不是……”

“他会给我参考意见,”苏鹤亭淡淡一笑,“但是我自己的事,我还是能自己做主的。当初他也应承过我,若是我看上了哪家的女子,他会尽量为我张罗,不论对方是什么出身。”

苏大丞相也有自己的伤心往事,所以他从来不勉强儿女的婚事,当然,若是儿女相中的另一半人品有问题,又另当别论。

元宁深吸一口气,问道:“那你可有心仪的女子了?”

苏鹤亭认真看了她一眼,面上微微发热,自己心仪的女孩子不就在面前么?他眸中带着绵绵情意,轻轻颔首:“有的。”

元宁的心却微微一沉,垂下眸子,不再言语。还说什么?难道她能去拆散人家?她的人品还没那么卑劣!

良久之后,苏鹤亭见她不问,便往她身边挪了挪,“你怎么不问我心仪的女孩子是谁,什么时候认识的?”

元宁心里满不是滋味的,把头别过去,冷淡地道:“没兴趣!”

苏鹤亭共有往她近旁挪了挪,露出缅怀之色,“我与她也是机缘巧合之下认识的,说起来已经有一年多了……时光荏苒啊!

“在遇到她之前,我是真的不知道心动是什么滋味,也没想过要成家,毕竟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这些事不做完,哪有心思去想成家的事!

“但遇到了这个人,我才知道,原来,这两者是不矛盾的,可以兼顾的……”

元宁的一颗心仿佛在酸水里浸着,那滋味……她真想爆喝一声,让他别再说下去了,可嗓子眼儿里仿佛被填了一团棉花,愣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苏鹤亭瞟了她一眼,目光温软,声音也极为温柔,“只是她年纪还小,我一直不敢贸然提出来,唯恐唐突了佳人。”

说完这句,他便含笑凝望着元宁,眼中的柔情浓得化不开。

从元宁的态度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姑娘是想跟自己说些什么的,但剖白这种事,怎么能让女孩子来?何况,原本也是自己对人家动情在先。

元宁仍旧没有吭声,但是鼻子酸酸的,眼眶涩涩的,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她忍住了。

苏鹤亭发出一声无声的叹息,慢慢说道:“可我也很害怕,毕竟这个女孩子实在是太优秀了。我能看到她的好,别人也能,我真担心,有朝一日会有别人捷足先登。

“所以,我原本就打算最近一段时间对她剖明心迹。为了她,我可以等,也愿意等,多久都没关系。”

元宁咬紧了唇,泪珠儿都挂到了睫毛上,看吧,她看人还是挺准的,这个人不用情则已,一用情定然是如山如海的!

苏鹤亭接下来的话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远在天涯,“这个女孩子对我有救命之恩,援手之德,是我的良师益友。”

咣!

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元宁傻在了原地。

苏鹤亭的话却仍在继续,“但我钟情于她,并非因为这些。因为第一眼吸引我的品质,是她的独立坚强和果敢。

“虽然她年纪尚小,但是表现出来的一切,却从未让我把她当成一个小孩子来看。在旁人看来,或许我对一个年纪这样小的女孩子倾心,是有些怪癖的。

“但我不这样认为。她好,她值得,这就够了,别人怎么看我,都无所谓。我说了,我会等。等她长大。就算是她现在看不到我也没关系,迟早有一日,她会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