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 > 第一百七十章 暖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回想起苏鹤亭穿上棉衣合身的模样,元宁的嘴就合不拢了。

那衣裳自然是时下流行的款式,不过细微之处,元宁稍稍做了改动,这样穿起来会更舒服些,不会显得笨拙。

时间过得真快,好像只是发了个呆的功夫,张婶就告诉她,可以吃饭了。

等到了外面,才发现,弟弟妹妹们都回来了。

她把季秀喊醒,让她在屋子里稍等一会儿,自己过去喊苏鹤亭起来。

苏鹤亭在伯钟他们放学回来的时候就醒了,不过就是想享受一下被元宁喊醒的感觉,所以还在装睡。

伯钟很懂事,看到苏鹤亭在自己这边的炕上睡着,就带着弟弟妹妹在院子里打拳。

元宁挑帘子过去,看苏鹤亭侧着身子,一动不动,呼吸平稳绵长似乎还在沉睡。

她伸手在他肩头推了推,却还是有些不忍,这人说的轻描淡写,但不知道怎么劳累呢,要不然能睡这么沉?

苏鹤亭慢慢睁开眼睛,含含糊糊问:“什么时辰了?方砚,准备公函……”

元宁又是好笑又是心疼,“没有方砚,是我。”

苏鹤亭这才把眼睛完全睁开,看到元宁之后,失笑道:“是我睡迷糊了。”

他原是和衣而卧,因此也没什么可避讳的,坐起身来就开始叠被子。

元宁按住他的胳膊,“放着吧。等会儿吃了饭,你若是不急着回去处理公务就再睡会儿。”

苏鹤亭巴不得这一声呢,顺势就收回了手,下地穿鞋,“我都睡迷糊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没关系,还早呢,”元宁推着他去洗脸,“水都准备好了,就在屋子里,不用出去。可别这样蓬头垢面和他们见面。”你可是他们的偶像呢!

苏鹤亭洗了把脸,整理了一下衣衫头发,跟着元宁一同出去。

院子里的伯钟等人一见他都高兴坏了,围过来七嘴八舌问好。

苏鹤亭弯腰把季秀抱了起来,一一回答他们的问题,态度十分可亲。

元宁帮着把饭菜摆在了饭厅里,就招呼他们过去一起吃。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的,落座的时候,苏鹤亭是挨着元宁的。

张婶和刘嫂子十分知趣,今日的饭菜格外丰盛。

苏鹤亭当然已经很饿了,不过却没顾着自己吃,而是先给元宁布菜,然后照顾这一帮小的。

元宁忙道:“别这样惯着他们,让他们自己来吃。”

即便是最小的季秀,也会自己拿勺子吃饭。

苏鹤亭笑笑,便只给元宁一个人布菜了。

叔毓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笑嘻嘻说道:“长姐也不是……”

话没说完就被伯钟反手捂住,瞪了他一眼,“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元宁这才发现,自己从开始吃饭就没自己去夹过菜呢!苏鹤亭总是能及时准确把自己爱吃的菜夹过来。

她脸上又有些发热,用手肘碰了碰苏鹤亭,“你自己吃!”

苏鹤亭见她脸红了,低头笑了笑,这才开始自己吃饭。

他虽然不是狼吞虎咽,样子也不难看,可吃饭的速度却非常快,尽管是最后一个开动的,却是第一个把第一碗饭吃完的。

元宁筷子一顿,又用手肘碰了碰他,“你吃慢一点,这样对肠胃很不好。”

苏鹤亭答应一声,自己添了饭,放慢了吃饭的速度。

元宁想了想,夹了一条鸡腿给他放进碗里,然后又给弟弟妹妹们每人夹了一点菜,“你们都辛苦了,一定要吃好,但不要吃撑。”

苏鹤亭心里甜滋滋的,眼神往她这边一溜,见她神色如常,耳朵尖却仍然是红的,心里就更甜了,原来他不是单相思呢!

这顿饭,也就吃的格外香甜。

吃过饭,略消食,元宁就打发弟弟妹妹去午睡。苏鹤亭原本有一肚子话要和元宁说,但伯钟和叔毓都缠着他问问题,他也只好带着这小哥俩先去睡了。

季秀之前睡了一觉,这个时候一点都不困,可仲灵还是需要休息的,元宁便带着季秀去了自己的工作室,拿着新做出来的玩具哄她玩儿。

苏鹤亭原本就是打算略躺一躺,等小哥儿俩睡着了之后自己就起来,谁知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等伯钟他们起来要去上学了,他才跟着一同起床。

送走了弟弟妹妹,张婶也有时间帮忙带孩子了,元宁便端了茶水去堂屋,问苏鹤亭,“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虽然两人心意相通,但是窗户纸什么时候捅破,还需要好好斟酌一番,所以苏鹤亭便一本正经说道:“之前不是跟你说了那些事?我是准备告诉你后续的。”

“那倒不必了,”元宁笑了笑,“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我也没兴趣,知道你已经处理好了就够了。不会留下什么后患吧?”

尽管说了没兴趣,她还是忍不住关心。

苏鹤亭心里发甜,脸上自然而然就带了笑容,“放心,一切都很顺利。只不过,会在朝堂上掀起轩然大波而已。”

元宁瞪了瞪眼,“就着你还这么云淡风轻?”

苏鹤亭一阵轻笑,“我只负责搅乱一池春水,至于怎么烦恼,那是他们的事,与我何干?”

元宁哑然,“你倒是洒脱!”

苏鹤亭又笑,“不是我的洒脱,而是,这些事情一旦抖搂开,便不是我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能插手的了。我又何必庸人自扰?

“至于后续怎么处理,圣人自有决断。便是朝臣们也不敢胡乱置喙的。

“押解犯人进京也不由我负责了,会有专门人来接手。不过经历了这一场大乱,我想,应该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幺蛾子了。”

元宁松了口气,“这就好。”

苏鹤亭又叹了口气,“只不过,我虽然不想出风头,可是被迫处在了风口浪尖上,想不出风头也难。大约……往后要往上升一升了。”

“还没见过你这样的,”元宁挑眉,“升官还不高兴?”

“是不怎么高兴,”苏鹤亭摇了摇头,“我说过,我要在地方上做出来一番政绩的。要稳扎稳打。”关键在于,他不知道会被调任到哪里去,他不想跟元宁离得太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