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平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出了人命案。

天庆县原本就不大,自然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县城。

好在,翌日,县衙就贴出了安民告示,说是已经将不法之徒缉拿归案了。

刚刚营造起来的恐慌氛围,很快又消散了。

只是最初的两三日,街头巷尾还是没什么人。

又过了两三天,街面上才慢慢有了胆大的人,——也不见得全是胆大的,也有那迫于生计不得不出来的小生意人。

有人试探着出来走动、做买卖,发现果真风平浪静的,出来巡视街道的差役们脸上的表情也十分轻松。

有那胆子特别大的,就主动去跟差役们攀谈。

差役们干脆拿了铜锣出来,一边敲着,一边告诉县城里的百姓可以正常出来了,之前有贼匪闯入县城为祸,不过已经被县尊大人全都缉捕归案,无一漏网。

一连数日不能出门,谁不憋闷?

百姓们小心谨慎,一点点试探着外出,发现果真风平浪静之后,才慢慢都走上了街头。

待到天庆县城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已经又过了两天。

秦掌柜等人归来,也让元宁更加确信外头没事了,才放心打发弟弟妹妹去上学。

季秀一个人在家里,刘嫂子有些受惊过度,呆呆笨笨的,厨房里那一摊就指望着张婶一个人,实在是顾不过来照顾她。林大娘偏生又感染了风寒,怕传染给孩子们,执意让林越把她送回家去了。

元宁便把手头的事情暂时都放下了,自己陪着季秀玩耍,还给她做了风车、风铃、沙包。

季秀玩得十分开心,玩累了,就趴在长姐肩头睡着了。

元宁把季秀送回去安顿睡好,就去琢磨该怎么改良一下自家的取暖系统。

想要做成水暖是不大可能的,毕竟现在的冶炼不过关,用铁器的话,一两年就全都锈坏了,而且也没有压力泵。

正琢磨着,院门处传来了敲门声。

张婶正忙着抽不开身,便喊了一嗓子:“大姑娘,你去看下门吧!”

元宁走到门边,先问外头是谁。

“是我。”门外是苏鹤亭微微带笑的嗓音。

元宁赶紧去开门,心慌意乱之下,门闩都掉了下去,刚好砸到脚面上,她疼得“嘶”了一声,差点跳起来。

苏鹤亭声音一绷,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没事。”元宁把所有的门闩都取下来,把苏鹤亭让进来,重新上了门闩,“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没事了,特来报个平安,免得你牵念。”苏鹤亭如是说。

元宁咬了咬唇,“谁……谁说我牵念了?”

苏鹤亭见她面上微红,带着一股子娇羞,不由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等看到她走路不大对劲,忙伸手扶住了她的胳膊,“这是怎么了?崴脚了?”

“没有……”元宁颇有些懊恼,“门闩掉在脚面上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苏鹤亭一直搀着她进屋坐下,顺势蹲在她面前,“我看看。”

元宁把脚一缩,别说在这个年代了,就是在原来的年代,也没有女孩子随便让男生给看脚的,“我没事。”只觉得双颊火烧一般。

苏鹤亭也察觉到自己一时心急,做出了不妥行为,也有些不大自在,干咳了两声,退后几步,在一旁坐下,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元宁低着头,小声说道,“就是刚砸到有点疼,现在已经好多了,应该没事。”

“要不然,”苏鹤亭还是不放心,“你回房去看看,若是无碍,大家也就都放心了。”

元宁只得起身进屋去了,留下来,两人这样默默相对,更觉尴尬。

张婶送了茶水点心进来,一看堂屋里只有他一个人,不免奇怪,“大姑娘呢?”

“我,”苏鹤亭随意扯了个谎,“进屋拿东西去了。”

张婶并未多心,放下东西,客气了两句,便又回厨房忙活了。

元宁回房脱了鞋袜,仔细查看,脚面上只是略红了些,都没肿起来,可见并无大碍,重新穿上鞋袜,下地走了几步,也不怎么疼了,这才从新出来。

苏鹤亭坐在那里,手肘撑在桌面上,手背托腮,正在闭目养神。

好些日子没见,她原本以为苏鹤亭会消瘦不少,毕竟他面对的可不是什么小事,需要耗费的时间精力肯定不少。

但这么一看,除了有些疲惫之外,似乎没什么变化?

这人还是那么英俊……

眉如峰聚,有如剑走势,眼睑低垂,睫毛如鸦羽,鼻如玉柱,笔直挺立,薄厚适中的唇微微抿着,稍微有些干燥起皮,却并不影响形状的美好。

这样端详了一阵,元宁觉得自己的心跳不争气的,狂躁起来。

往后退了退,担心那人睡着了受凉,就回房打开柜子拿了一件厚棉衣出来给他盖在身上。

只是这么一个小动作,苏鹤亭便被惊醒了,睁开朦胧的双眼,眼波柔缓,还没看清眼前之人,唇角就先浮现了笑容,“我睡着了?”

元宁低着头快速缩回手,“是呢,这些日子,怕是累坏了吧?”

“也还好,”苏鹤亭以手掩口打了个哈欠,“就是最近两天赶着做公文,睡得有些不够。”

元宁有些心疼,“要不,你先睡会儿?”

苏鹤亭略一思索,便点头答应了,大势底定,他有一段时间的松闲日子了。

元宁立刻去了伯钟他们那边,把炕桌挪到边上,给苏鹤亭铺好了被褥,喊他进去歇着。

才走出来,就看到苏鹤亭站着正拿着那件棉衣在身上比划,看她出来,便抬眸,喜滋滋问道:“这是给我做的?”

“给伯钟做的!”元宁脱口而出,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不是欲盖弥彰么?

苏鹤亭呵呵笑着,“我才不信!伯钟哪能穿得下!”

“快……快去睡吧,”元宁过去推了他一把,“等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苏鹤亭顺势往那边走,摸着身上的棉衣,颇有些爱不释手的意味,“早点叫我起来,我还有话要和你说。”

元宁胡乱答应着,等他进去,便把门帘放了下来,转身回了自己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