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生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来的路上,林大娘也恍恍惚惚听了一耳朵,只是没有事实根据她也不敢乱说,只是带头烧香拜佛,“这满天的神佛会保佑咱们的!”

当初天庆县盗匪横行,苏大老爷来了之后不也很快就肃清了?

她相信,在苏大老爷面前,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元宁越发心神不宁。

又担心外头不太平,干脆跟秦掌柜说了一声,给铺子里的工人、伙计放三天假,这三天之中若是外头太平无事,再继续来上工。

秦掌柜在外头住,对外面的事情也略有了解,听见元宁如此安排也就放心了,还再三叮嘱铺子里的伙计工人们一定不要在外面走动。

好似,当初盗匪横行的时候,也是这般紧张来着。

那时候,有钱人家也要装穷人,穷人家也是闭门不出的,唯恐冲撞了那些比衙门里的差人还凶悍的人,给自己来一个吃不了兜着走。

之前的县令也就是有事没事出来抖抖官威,其余大多数时间全都龟缩在县衙里,粉饰太平。

不说别人如何紧张,如何祈求上苍。

元宁心神不宁,担心不已,做活儿也不能集中精神,差一点伤了自己,干脆就放下了那些东西,回到房里督促着弟弟妹妹做功课,自己也拿着一本书在看。

这样过了小半个时辰,仲灵终于忍不住了,走过去,默默帮她把拿反了的书正过来,又退回自己的位子上若无其事练字。

如今他们就在元宁这边的大炕上,摆开两张炕桌,坐下他们五个绰绰有余。

季秀还不到启蒙的时候,元宁就给她拿了一个空白本子让她涂涂画画。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静的让人觉得心中不安。

元宁往后靠了靠,眼睛盯在书上,只觉得眼前是一团墨,根本就无法形成文字反映在脑子里。

思绪早就飘到了苏鹤亭那里。真不知道他那边情况如何了。也不晓得他的计划顺利不顺利。

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轻叹。

伯钟搁下笔揉了揉手腕,扭头问道:“长姐,你在发愁什么?今日为什么我们不用去上学了?”林家小叔叔说是苏大哥让他去接他们回来的。

“外头不大太平,”元宁把书放下,“你们都歇歇,喝点水,下去活动活动。大人的事,你们少问。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

几个孩子原本打算凑过来一探究竟,听她这样一说,又全都散开了。

元宁把书放下,扭头看着窗外……

呃,窗户是关着的,毕竟现在已经天凉了,窗户之上是略带晦涩的光亮。

下地走出去一看,天阴沉沉的,风吹来,面上有些微凉意,湿湿润润的,像是在下雨,却连雨丝都见不到。

张婶和刘嫂正在厨房里忙碌着,那边隐隐传来糕点的香气。

季秀已经跑了过去讨吃的,不多时捧了一个碟子出来,小心翼翼迈步过来,高高举起,“长姐,吃!”

元宁低头看了看,原来是做成各种花型的点心,香气诱人,令人垂涎,小丫头就已经露出了眼巴巴的神色。

她莞尔一笑,摸了摸季秀的头,“姐不吃,你们吃吧。”

季秀到底年纪小些,不知忧愁,高高兴兴端着糕点去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分享了。

元宁倚着门框,站了一会儿,一直到感觉身上凉浸浸的起来,才转身回去了。

张婶给送了热茶过来,大家伙儿吃了点心喝了茶便继续做功课。

元宁也重新拿起了书,靠坐在火墙边上,仍在出神。

“长姐,”伯钟拿着书凑过来,问道,“这句话怎么解?”

元宁低头看了看,摇了摇头,“我也不懂,你先记下来,等过几天去学堂问先生,或者……”

“问苏大哥?”伯钟笑着抬头问道,“说起来,苏大哥是不是有日子没来了?”

元宁心中突地一跳,脸上渐渐有些发热,随意打发了伯钟,把手按在了心口。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满脑子里都是苏鹤亭?

原先还没有察觉,如今被伯钟这么一发问……

难道说……她对苏鹤亭已经……

这么一想,脸上就更热了,忍不住丢下书双手捂住了脸颊。

好在弟弟妹妹们都很专注,没人注意到她。

有些事情啊,就不能想,越想就越觉得心虚。

她只觉得自己全身都烧了起来,实在是没法继续在这边待着了,便悄悄下地,回房去了。

对着镜子一照,哪怕铜镜里照出来的人影是发黄的,仍然可以看出她面颊通红。

微微垂下眼眸,元宁觉得自己的心跳也擂鼓一般,越跳越快.

两世为人,她还是第一次找到心动的感觉。

突然又想到不久之前和苏鹤亭一起去乡下,两人相拥而眠的经历……

整个人就更加热得厉害了。

仲灵悄悄走了进来,在她身后问道:“姐,你怎么啦?不舒服吗?”

元宁有些慌乱地转回身,“没……没有。”

仲灵把手搭在她额头上,担心地道:“怎么这样烫?”

“没事,”元宁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来,“大约是方才热水喝多了。你回去做功课吧,我想点事情,就来。”

仲灵还是不大放心,“姐,你若是哪里不舒服,可不要瞒着我们。”

“放心吧,”元宁笑着在她脸上轻轻掐了一把,“小管家婆!”

仲灵这才转身回去了。

元宁做了几次深呼吸,又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趟,总算是把方才的额热意给消了下去。

想着该做点什么分散精力才好。又一琢磨,仲灵渐渐大了,知道爱美了,往后也该给她多添点首饰,首饰多了,就需要有个收纳……

得,干脆去画首饰盒的图纸好了!

于是她便去工作室找了纸笔回来,也没和弟弟妹妹们挤炕桌,就在地上的桌子上铺开纸张,开始画图。

首饰盒很简单,她很快就花完了。

灵感一来,便又顺手画了个衣柜的图纸出来,这个更加省地方,而容量大。

画好之后,弟弟妹妹的功课也差不多做完了,领着他们出去活动了一阵子,就该吃饭了。

刘嫂子已经从那种极大的惊恐之中挣脱出来,只是后遗症还在,不怎么敢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