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坚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罗大娘从基本的扎马步开始,让他们稳扎稳打。每天必须要扎够一个时辰的马步。

然后便是练习呼吸吐纳的法门。

元宁以身作则,头上顶着一本书,蹲站在弟弟妹妹前面。

苏鹤亭说的没错,她练功起步晚,所以困难比弟弟妹妹大得多,头一天就被罗大娘罚了。

她却一直咬牙坚持着,还跟弟弟妹妹笑着说:“这些苦吃下去,来日就是甜的!”

不得不说,榜样的力量是强大的。

有了元宁以身作则,几个小萝卜头表现都还很不错。

就连张婶和刘嫂子,有空的时候也跟着拉开架势,陪着练。

罗大娘也不是一味严厉,还在他们蹲马步的时候,跟他们讲一些忠臣良将的故事。

元宁倒也罢了,几个小的听得津津有味,也不觉得练功有多苦。

叔毓还叫嚣着:“我长大了,也要做大将军!”他跟元宁央求,“长姐,我不是念书的料,我能不能不念书了?我就跟着罗大娘好生练武,行不行?”

都不等元宁否定,罗大娘便跟他说:“你以为当上大将军的人都是不识字的?你错了!越是那种叱咤风云的人物,越是学识过人的。

“便是最初不识字,也要强迫自己去学。因为这世上还有一种书叫做‘兵书’,学了兵书会了兵法,了解之前的战例,行军打仗的时候就能少走很多弯路。

“所以,自古以来,很多大将军不光打仗是一把好手,而且卸了甲还能诗能文。

“像你所说的,不念书只练武,那就叫做武夫,只有武力没有脑子,充其量做个大头兵,不会成为你想成为的大将军的。”

“啊?”叔毓张大了嘴巴,“真……真的?”

“我骗你一个小孩子对我有什么好处?”罗大娘反问,一边纠正了伯钟的错误。

叔毓扁了扁嘴,“那我还是好好念!我一定一定刻苦学习,将来成为大将军!”

罗大娘轻轻点头,“记住你今天的话,若是有朝一日想要荒废……也看一看,你长姐的不易!”

“是!”叔毓大声应道,“我记住了!”

伯钟抿紧了唇,他是当大哥的,也要给弟妹们做出表率。

他比弟妹们都大,对过去的苦日子记忆犹新。若没有长姐的夙夜忧劳,也不会有他们今日的衣食无忧,除了能念书,还能练武。

若他们辜负了长姐的一番苦心,还算是个人么?

就连最小的季秀,也跟在最后,一丝不苟练习。

元宁练功有点晚,她练功确实有点早,不过能够提前耳濡目染也是好的。

张婶在厨房里一边摘菜一边跟刘嫂子说:“这一家子难怪能兴旺起来,从最大的到最小的,都是肯吃苦的。”

“关键是还聪明啊!”刘嫂也忍不住感叹,“我都没见过比大姑娘更聪明能干的人!你想,做姐姐的都这样了不起,底下的弟弟妹妹能差到哪儿去?”

张婶叹息,“只可惜,他们父母早亡……”

刘嫂子笑着推她:“你老又开始了!得啦,咱们赶紧做饭吧!要不来不及了。”

她是自知不配,要不然这么能干的姑娘,她还真想说给自己的儿子做媳妇。

可惜呀可惜!

元宁的日子简单而充实,每天一早起来,先和弟弟妹妹一起跟着罗大娘练基本功,,吃了早饭就去做研究,不到吃中午饭的时候不出来。

下午也是一样。

晚上临睡之前跟着罗大娘学吐纳之法,再练一刻钟基本功。

也根本就没时间去关注外头的事了。

也叮嘱了张婶和刘嫂子,出去买菜要快去快回,不要在外头耽搁。

但人爱热闹是天性,何况刘嫂子本身就是个爱八卦的人。

这一日她从外头回来,脸都是白的,哆嗦成一团,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张婶把她拉进厨房,让她挨着灶火坐下,一看,提出去的菜篮子都没带回来,“你这是……怎么空着手就回来了?”

刘嫂浑身颤栗簌簌发抖,张婶又给她倒了一杯热水让她在手里捧着。

幸亏是元宁之前让人烧制的那种大杯子,正好捧在手里,可以暖手。

过了好一会儿,刘嫂才断断续续说道:“张婶……外头,出……出大事了!”

张婶见她吓成这般模样,便搬了个小板凳挨着她坐下,轻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死……死人了……”刘嫂露了个哭脸,“死了好多人啊!呜呜呜呜……”

张婶吓得手也僵了,“这是怎么说的?你倒是说清楚啊,怪吓人的!”

刘嫂摸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张婶,我不是出去买菜么……就……就菜市口儿那块儿,一追一逃,出来两伙儿人,就在大街上亮了家伙。

“买菜的卖菜的,大家伙儿全都吓得躲了起来,大街上就这两帮人,又是刀又是棍的。

“等他们打完了,我们出去一看……”她的眼泪又下来了,“满地都是死人……”

张婶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从小板凳上跌下来,“怎……怎么会这样?”

元宁今日不知如何有些心绪不宁,原来她带着保温壶进去,一上午都不出来喝水,但今日她不停喝水,水壶里的水很快就喝完了,所以来厨房倒水。

才走到门口就听见这两人的对话,她只觉得脑袋晕了一下,忙伸手扶住门框,定了定神,问:“刘嫂,就是菜市口儿?”

刘嫂仿佛丢了魂儿似的,动作都比平日慢许多,缓缓转过头去看着元宁,想笑一下,笑容却比哭都难看,“大……大姑娘……我……”

那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她根本不敢去回想!

元宁深吸一口气,“好了,不说了。张婶,麻烦您给她煮一碗定惊茶。等晌午伯钟他们回来,让他们不要去学堂了。”

才说到这儿,林越便护送着伯钟他们回来了,连自家老娘也送了过来,跟元宁叮嘱:“外头有点儿乱,我娘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让她过来跟你们住两天。”

元宁自然无有不允。想问他出了些什么事,林越却急匆匆走掉了。

也因此,她更加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