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重生种田之长姐威武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体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牺牲?”苏鹤亭咀嚼了几遍,觉得这个词儿虽然新鲜,用起来却十分恰当,“嗯,这些人的确要做弃子了。”

“对犯人看管不力是一重罪,”元宁喃喃说道,“致使上官在自己家中遇害,自己却毫发无损,这又是一重罪,两者相加,你就算是有靠山,也逃不过一死了?”

“不止。”苏鹤亭摇了摇头,官场上的黑暗面,远不止元宁想象的这么多。

元宁忍不住攥紧了手指,“敌强我弱,敌暗我明,你……岂不是很危险?”

看着她绷紧的神色,苏鹤亭很是受用,却又不忍心她为自己太过担心,“你放心,我没那么弱。既然已经知道对方的诡计了,我自然有办法规避风险。”

可元宁还是不放心,“既然对方不惜牺牲朝廷命官,也要泯灭证据,就说明背后的大老虎不可小觑。你这一次再成功躲避,他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我是怕……事情会愈演愈烈。”

“对他们而言,”苏鹤亭倒是镇静得很,“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为了区区一个偏远小县的几个犯人,惹起这么大的轰动,别说高坐金銮宝殿的皇帝陛下了,就连言官们也会盯紧了这里。

“可不要小看了御史台这些御史,他们虽然只是一介书生,但铁骨铮铮,而且也自有自己的一番手段。

“别说朝廷官员了,连陛下都不愿意招惹他们。此事愈演愈烈,御史们便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反而有助于天理昭彰。”

元宁拧紧的眉心并未因此放松,话虽如此,但苏鹤亭付出的代价还会少?她怕他也会因此伤筋动骨。

苏鹤亭声音突然温柔起来,“你放心,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元宁垂头不语。

苏鹤亭倒了一杯茶,轻轻推过去,“我已经跟父亲写了信,请他调派一些人手过来,大约这一两日就能到了。”

元宁抬眸看他。

苏鹤亭耸了耸肩,“虽然,原则上我不想让他插手,但有些事毕竟是我现在应付不来的,需要他施以援手。我不是那等迂腐之人,不懂变通。”

元宁稍稍放心,“不管怎样,还是不能马虎大意。”

苏鹤亭竟有一种错觉,眼前这情形,很像是做妻子的叮嘱丈夫……

他神色语气也就更为温柔了,“是,你放心。”顿了顿,又道,“我听说,你又研究出来了新的花色,还有新的染布技巧?”

“是呀,”元宁微笑颔首,说到这个很有成就感,“我打算把染坊再扩大一些,不然的话,真的是要供不应求了。只不过,选址不准备继续放在县城里,虽然这样离铺子的确是近一些,但成本也太高了。所以我打算在近郊买块地盖房子,如此这般也能是符合我要求的。”

苏鹤亭自然是全力支持的,却也不忘开了一句玩笑:“审批方面,我可是不会通融的。”

元宁也跟着笑了起来,“你放心,我们除了是合作伙伴,我还是你治下的良民,自然会一切都奉公守法的。”

苏鹤亭哈哈一笑。

元宁顺势留他吃饭。

若在往日,苏鹤亭是一定不会拒绝的,但今时不同往日,他还有一些部署要坐,“下次吧。”又不忍看到元宁面上的失望之色,很快补充道,“你那新染出来的布若是有适合我的,也请你帮我做两套衣裳。”

他低头掸了掸身上的衣裳,“说起来,我也有两三年没做过新衣裳了。”

这些衣服都是当初从京城里带出来的,出门自然要穿体面一些,日常在家就是穿旧衣裳的。

元宁忍不住一阵心疼,忙道:“往后,你一年四季的衣裳就都交给我好了。我虽然不大会做针线活儿,可铺子里不缺这样的人。”

苏鹤亭点头应下,就站起来告辞。

元宁让他稍等,跑去厨房,问张婶可有什么现成的吃的。

张婶拿出两碟点心,“这个是才蒸出来的,还热着呢。”元宁立刻让她找食盒装起来,提出去交给苏鹤亭。

“你也是个让人不断操心的,”元宁叮嘱道,“就算是再怎么忙,也别忘了照顾自己的身子。”

苏鹤亭脸上笑意盈盈,“好,我知道了。你也别送了,今儿天不好,好像要下雨。”

“下雨就要冷了,你棉衣够用么?”元宁反应极快。

苏鹤亭紧了紧身上的大氅,“是有些薄了。”

元宁记在心中,“你先回去吧,出来太久了是不是也不好?”

苏鹤亭心中微微有些遗憾,这姑娘怎么就不快点长大呢,若是早点长大,他早点娶回去,便能朝夕相见了……

可又不得不承认,这样亲眼目睹着她一点点成长起来,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送走了苏鹤亭之后,元宁立刻就去亲自挑选布匹,选好了之后,让人送去绣娘那边,让她们裁剪缝纫,给苏鹤亭一口气做了三套棉衣,还不包括外面的袍子、大氅。

他们这里的布料有的不够瞧,毕竟他们走的是中低端路线,太高档的丝绸锦缎基本上就没有。

元宁为此还往外跑了两趟,才把自己所需要的全都买齐。

然后便是跟秦掌柜商量扩大生产范围的事。

他们如今手中的钱积累了不少,想做点什么都是绰绰有余的。

“秦掌柜,您老有经验,所以在外头买地建房子的事,我想交给您去办,趁着现在还没上冻,如果买好了地,正好破土动工奠基。盖房可以等到来年春天。”

秦掌柜也正要和她说这件事,“我原打算是想跟姑娘商量着再在城里租房。咱们铺子里的买卖好,还有隔壁县的人过来趸货,所以已经真的是供不应求了。”

“我是觉得,租了房不如自己买了房,这样虽然短时间来说花销大一些,可毕竟就永远是咱自己的了呀。”

“是这么个理儿。”秦掌柜笑着答应,“那么,东家,回头我就去办这件事,不光是奠基,看看能起多高就起多高。”

罗大娘到了之后,元宁也就不考虑再请家教的事了,而是和弟弟妹妹一起,开始每天跟着罗大娘练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