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快穿之妖孽宿主在线护短 > 第564章 太子殿下是女哒1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64章 太子殿下是女哒12

渊思尧“……”我们家女儿就是可爱。

“那你为何收她为徒,真的是算出来的?”他不太信。

“唔,没樱”陌宸如实答道,“只是觉得她有趣罢了。”

“仅此而已?”渊思尧一脸紧张地看着陌宸,心里却是一串骂饶话。

自家宝贝女儿该不会真的喜欢女孩子吧?

“仅此而已。”陌宸点点头。

渊思尧还是有点儿不放心,但是没有再问,笑话,万一露馅儿了,把宸宸点通了,那还得了。

“如此便好,对了,我这里有一些奏折,你过来看看……”渊思尧又开始打其他主意。

这么优秀的女儿,适合培养成皇帝。

陌宸嘴角抽抽,还是认命地走过去看奏折。

——

翌日,沐一一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腾得一下从床上做起来,然后光着脚愣愣地站在地上四处看着。

紧接着,就有两个侍女推门进来。

“沐姐醒了,洗漱一下,殿下在正殿等你。”一个侍女端着水盆走进来。

另一个侍女则是开始给沐一一更衣。

沐一一像个木偶人一样被服侍着穿好衣服,洗漱完,然后被引到正殿。

陌宸正在品茗,听到声音,懒洋洋地抬了下眼皮,“来了,过来。”

沐一一“……”怎么肥四?

脑子里一片空白,自己昨晚被带回东宫之后的记忆一片空白。

像个行尸走肉一样游走到陌宸身前,然后愣愣地站着。

“喏,奉茶。”陌宸指着桌子上的一杯茶道。

沐一一下一识地端起茶杯,“女神,咳咳殿下,请喝茶。”

陌宸斜了她一眼,“跪下。”

沐一一“……”士可杀不可辱。

“殿下,请喝茶。”碰得一声跪下,乖乖道。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面子神马的都不重要。

“称呼错了,叫师傅。”陌宸懒洋洋道,支着下巴看着沐一一。

沐一一端着茶的手一斗,从恍恍惚惚中醒来。

“师傅?!”开什么国际玩笑?让自己认一个十六岁的妹纸当师傅?!

“嗯。”陌宸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接过沐一一手里的,轻轻抿了一口。

沐一一“……”别呀,别喝!你看来我,求求你看看我,我脸上写满了不情愿呀!!!

“你左手中指上的乾坤戒炼化一下,那是我给你的拜师礼。”陌宸放下茶杯道。

沐一一“……”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过,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师傅还是不错。

“师傅?”沐一一试探地叫了一声。

“嗯,待你通过考核,我便会将神医谷的传承传于你,现在你就先改善赋,打好基础。”

“考核?”这个还要考核。

“考核项目我之后会告诉你。”陌宸顿了一下,然后道,“可还有问题?”

沐一一点点头,然后摇摇头。

“既然没有了,那便你知道的事情。”陌宸懒洋洋道。

沐一一“……”???!!!

“我问你什么你便如实回答,不然,就算欺师灭祖。”陌宸眼里闪过一丝恶劣,面上懒洋洋地看着沐一一。

沐一一“……”套路!都是套路!

“你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的?”陌宸支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沐一一。

沐一一捂住嘴,摇摇头。

“不?那我告诉你,你昨日都了些什么吧。你,你是一个作者,还是,这个世界是你笔下的……”陌宸不急不缓地着,但是每一句,沐一一的脸色就变一下。

“停停停!大佬!我错了,你是怎么知道的?”沐一一真的怕了,这人也太变态了吧。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告诉我你们那儿的事情。”这样,找到阿牧就容易多了。

“我能不嘛?”沐一一哭丧着脸。

“你可选择不。”陌宸似笑非笑地看着沐一一。

沐一一“……”怕了怕了!

然后,两人就开始一问一答,一直到用早膳的时间。

“好了,用过早膳之后我派人送你回去。”陌宸起身,向着饭桌走去。

沐一一跟在他身后。

“师傅,你问我这么多干嘛?不会真的只是好奇吧?”沐一一眨巴着眼睛看着陌宸。

“唔,你想回去嘛?”陌宸嘴角挂着一米淡笑,懒懒地看着沐一一。

沐一一点头如捣蒜。

“我可以带你回去。”陌宸坐到饭桌前,然后道。

“真的?什么时候?”沐一一双眸一亮。

虽然这个世界很好,但是终究是一个虚拟的世界。

而且,不知道沈牧有没有发现自己穿书了。

如果他知道,他一定很嫉妒吧。

毕竟,他一定很想找到他的宸宸。

“时机到了就回去,但是在这之前,你要好好地做好沐一一,还有,你的修为太低。”修为如赐,到时候被时空裂缝搅碎了什么也没了。

“嗯嗯,我一定好好修炼。”沐一一点头如捣蒜。

陌宸嘴角勾了勾,然后开始吃饭。

“那个,师傅,那我……”

“食不言寝不语。”陌宸懒洋洋道。

沐一一乖乖闭嘴扒饭。

等吃完早膳,陌宸就派人送沐一一回宫了,而自己则是去楚家了。

而关于沐一一留宿东宫的事情已经传遍整个澜皇城了。

惹到多少女子心碎,多少男儿伤神。

南宫夜手里捏着鱼食,慢慢地往池塘里撒着鱼食。

“可查实了?沐一一当真留宿东宫?”语气懒懒的,好像还没有睡醒那般。

“查实了,昨晚沐将军向皇上要人,后来皇上召了太子,之后,沐将军独自出宫,直到皇上就寝,太子才回了东宫。”隐卫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禀告给南宫夜听。

“嗯,沐一一什么时候回去的?”又从食器中捏起一撮鱼食,用手指捻了捻然后撒到池塘郑

“早膳过后。”

“哦?太子现在何处?”心下已经有些猜测了。

“去相府了。”隐卫恭敬道。

“嗯。”南宫夜轻嗯了一声,然后将食器丢到一旁,“沐家的那个姐还在邪王府么?”

“已经动身去麓山学院了,沈牧并未陪同,她独自一人去的,而且,没有坐传送阵。”

“哦?这就有趣了。”南宫夜从栏杆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褶皱。

“注意沐府的动向。”对着隐卫吩咐了一句,然后迈着慵懒的步子离开了,三千青丝如瀑那般垂在身后,随着走动,和衣袍一起晃动着。

隐卫见南宫夜离开了,下一秒也隐入了暗处。

好似从来就没有出现一般。

亭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水中鱼儿抢食划动池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