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改甜换地苦修仙 > 第118章 没办法,那就只能硬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18章 没办法,那就只能硬拼

当苏甜甜异想天开的又分离出一丝神识,试图去感知这音功的奥妙。她觉得这音功大概就是发出的音频不同,赫兹不同,震动的频率不同。如果找到这其中的规律,自己不但可以破解音功,还能升华音功为自用。自己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是吧?

可是她太冒险了,对无知的事情,好奇心是会害死猫的。

当苏甜甜的神识一接触到螺旋的音功光波,就觉得神情一呆,这音功竟然有迷惑人心智的功能。看来自己一直用金光佛咒保护着识海清明是对的,否则受此迷惑,下场可想而知。这时她是从心底感谢一心法师了。要不是他的毕生积累精华都给了自己,恐怕自己也修不来这金光佛咒护体。

知道了这螺旋音功有迷惑人的功能,苏甜甜更是把识海防护的密不透风,可是当她想要收回这一丝神识时,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丝神识竟然被螺旋音波吸引住了。不但抽不回来,还有越胶越紧的趋势。苏甜甜试图拽出来,可是突然的发现螺旋音波竟然一个猛涨,沿着这缕神识向自己识海飞速扑来。

苏甜甜大惊,急忙壁虎断尾,切断这一丝神识。疼痛瞬间袭来。神识的疼痛和身体的疼痛不同。这种疼痛是一种灵魂深处的疼痛。由于猛然受挫,苏甜甜有着片刻的停滞。就是这片刻的停滞,让对方抓住了机会,一个大浪淘沙扫过来,把苏甜甜当头罩下。

苏甜甜能清晰的听到台下的惊叫声。他们大概都以为自己这回是不死也得重伤了吧?

苏甜甜看着铺天盖地的音刀巨浪兜头罩住自己,心里暗暗叫苦。可这时候是不能慌乱的,只要这时候慌乱了,就会六神无主,被音刀当头切成碎片,那就必死无疑。

苏甜甜麒麟目焦急的发现,这竟然真的无路可逃了,怎么办?

没办法,那就只能硬拼。

苏甜甜当机立断,一个融合了仙界旋风锁的清风锁魂当即使出,只不过这次旋风剑芒中间锁住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变了模样的清风锁魂,把苏甜甜紧紧的护在中间,几乎是滴水不漏。而一道道剑芒也调转了方向,一致对外,远远看去,苏甜甜就像一个刺猬一样。她并没有与头顶的音刀硬拼,因为她明白自己的实力是拼不过对方这个筑基后期修士的。她只是用剑芒护着自己不被音刀所伤。从而一个侧飞。直直的向音刀的来源处,那名素女宗修士杀过去。

这叫兵行险着,擒贼先擒王。

见到苏甜甜这诡异的,不要命的打法。素女宗修士傻了眼。拼死不是她的目的。她也没有这么大的魄力。就在她一愣神之间,苏甜甜裹着一团剑锋已经到了跟前。她来不及调动音刀相护,只是匆忙拿起瑶琴抵挡。

“叮叮咚咚”一阵乱响。瑶琴二十五根琴弦全数碎断。素女宗修士一口血喷出,跌下了擂台。同时铺天盖地的音刀砸落在擂台之上,一时间尘土飞扬。苏甜甜趁乱收了变态的清风锁魂。累得满头大汗的喘着气,身体颤抖的站在擂台边沿。

台下围观众人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满天的音刀笼罩,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里面的情景。都在感叹这次比赛出现的第一个死人。甚至还有人鄙夷不屑的说:“这是她自找的,一个筑基初期女修,想方设法的进入新秀榜,有什么用?还不是早早地断了仙途?这就是无知的下场!哎,可叹,可悲乎……,隔,隔。”

然而他的“乎”字还没有落下,就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他竟然让自己的口水抢住了,不住的打起隔来,再不敢多话。

苏甜甜是被一清剑凌霄峰的大师兄华锦年给背下擂台的。

华锦年刚打过一场,回休息室路过这里,正看到素女宗修士对苏甜甜使出音刀巨浪。他不由顿住脚步,手中不由捏了一瓶丹药,想第一时间救下这位宗门师妹。

当苏甜甜颤巍巍的站在擂台边上时,他心中相当震撼,能够从必死之局中挣出生路,还能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这里,这位小师妹不寻常。绝不是众人议论的什么投机取巧之辈。就是投机取巧了,那也是一种能力。所以看到这位师妹虽已力竭,还倔强的站在那,他就抬腿走了上去。

“能走吗?”华锦年问。

苏甜甜看到这位师兄,不认识,但是穿着青丹宗内门服饰,就苦笑着说道:“动不了了。”

她现在腿都在打颤呢,能站着就不错了。

华锦年蹲下身,说道:“一清剑凌霄峰华锦年。上来。”

这华锦年大名鼎鼎,苏甜甜当然听说过。这众目睽睽的也不会有人冒充一剑峰的大师兄的。苏甜甜放心的趴在这位大师兄的背上,任人家把自己背回了休息室。

苏甜甜坐在休息室,她很感激这位同门师兄,都说一清剑凌霄峰和二清间雷云峰的师兄师姐都是鼻孔朝上看人的。今天苏甜甜觉得这可能是误传。这位大师兄不就很好吗?虽然冷着脸,可临走还送给自己一瓶润神丹,这可是四阶疗伤丹,很贵的。

苏甜甜吃了丹药,打坐一个大周天,身体才恢复了一些力气。因为今天的比赛已经完了,所以她也不急着恢复灵力。鉴于今天自己的状态,她得去看看自己的师兄师姐们,别到时候他们身边没有自己人,还得别的峰的同门照顾着。师傅又不在,还是自己嫡亲的师兄师姐在身边的好。

苏甜甜看了看筑基期这边,每个擂台下面都有青丹宗同门在下面守着。她想了想,转身去了练气期那边。师姐可是有很多仇人的,就是自己宗门女修也不能放心呢!

苏甜甜找了一圈,没看到师姐在擂台上,就转身去了练气期的休息室。

练气期修士也是取了前一百名,不过这一百名修士不是新秀榜,而是叫红榜,不知道为什么不是青榜,或者蓝榜。

红榜青丹宗的休息室外,苏甜甜皱着眉听着里面吵嚷嚷的声音。

“哼,好运?好运不常在。说不定下一场你就倒霉了。”这是一个尖尖的女生。

“就是,听说素女宗发话了,一定要让你那小师妹苏什么甜的尝点苦头。你还有心打坐?还是快去筑基那边看看吧,说不定能赶上给你师妹收尸呢?”这是一个哑哑的女声,声音透着一股女播音员的磁性,很是好听,说出的话却极为歹毒。

苏甜甜听不到师姐的声音,有点担心,以师姐的脾气不可能忍得了这么挤兑的,难道是受了伤?

这时又一个女声响起:“我说你们有意思吗?平时我也不喜欢氿朗雅,可是现在我觉得她比你们强得多。你们不是青丹宗的弟子吧?怎么一个个说话向着外人?挤兑自己同门,自己人比赛输了你们很开心?要不要我把你们的行为告诉长老?这可是犯了宗规的吧?”

苏甜甜一直没有听到师姐的声音,担心的抬腿进了休息室,在一个角落里看到坐在阵法中,闭着眼睛,平心静气打坐恢复体力的师姐一眼,不由纳闷,师姐这是也修炼了清心诀不成?今天怎么这么沉得住气?

观察了师姐并没有受伤,气色红润,运气通畅。苏甜甜这才放心的坐在一边,看了刚刚说了公道话的女修一眼,冲她点点头,微笑示意。当她的眼光看向另外几人时,却渐渐冷着来。

这几人心怀叵测,趁着师姐打坐说话尖酸刻薄,这是要让师姐走火入魔吗?

苏甜甜冷冷的说:“你,还有你。滚出去。自己去长老处领罚。以后离我师姐远点,如果再让我看到或者听到你们诋毁我师姐,诋毁我,我不介意废了你们。”

休息室一下子安静下来,被点到名的两个人脸涨得通红。可是在苏甜甜筑基期的威压下,愣是乖乖的出去了,至于有没有领罚,苏甜甜也懒得管。她只是好奇的看着师姐。

自己来了这么一会了,师姐还没有反应,应该是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难道师姐关闭了五识?想到这里,苏甜甜不由失笑,看来师姐聪明的很呢?

氿朗雅的确是关闭了五识,在阵法中修炼,不怕被打扰,可是这讨厌的几个女修,总是在她修炼时轮流说话刺激她,所以来得时候,二师兄教了她这个方法。关闭五识,安心比赛,夺得练气期魁首玉牌,看谁还敢小瞧?

所以这一天她过得很是平静。

苏甜甜知道了真相也笑起来,连夸二师兄聪明。

素女宗驻地:

三个带队长老都脸色阴沉,今年素女宗是无缘魁首了。十个魁首名额,竟然连一个也夺不到手。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以往,虽然素女宗势力单薄,但都会出一两个魁首顶着,换回些利益,使得宗门有持续发展的动力。可是今年,竟然这么早就惨败出局,三个修士,竟然同时败在一名筑基初期修士手下,还都是神识受损,对于以音功,神识攻击见长的素女宗来说。这简直成了各大宗门之间的一个笑话。整个素女宗的人都无脸见人了。

“师姐,我带着弟子们先回宗门吧。再待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哎!好,你们都回去吧,我和阿花留下来,看看能不能争取点好处,哪怕是多一分修炼资源也是好的。”

“你回去,就画出苏甜甜的画像,然后张榜全宗,让她们记住今天的耻辱,记住这个人。这个给了我们耻辱的人。让大家都打起精神来,这一次的失利不是永久的失利,总要有一天,我们会光明正大的灭了苏甜甜。”

“对,这方法好,就用这个苏甜甜激励我宗的气势。你回去告诉掌门。我和阿花会努力争取更多的利益的。不过最好让丹长老修书一封给封长老。”

说着三人对视一眼,都明白这是让丹如琢行驶美人计,毕竟飞仙宗是第一大宗,封长老的话可是举足轻重的。

就这样,苏甜甜在不知不觉间,竟然就这样走进了素女宗的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