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845章 与中宫一较高低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845章 与中宫一较高低

楚月问起潼关城那边的坊剩

她大表哥一家子已经去那边两三年了,期间都是不曾回来过。

“潼关城一切也都好,但让两族和平贸易,还有通婚和平共处,这可不是什么容易事,不过你那个大哥倒是有手段,就目前来维持地不错,今年你妹跟妹夫一家子也过去?”秦娇妤道。

“嗯。”楚月颔首。

“不用担心,一切都好。”秦娇妤道。

“没担心,就是过问一下。”楚月笑笑。

两人聊的时候,六公主起床了,被奶嬷嬷抱过来的时候,姑娘就朝楚月伸手了。

“哎哟,长得像她父皇啊。”秦娇妤直接就接了过来,高欣:“宫里也有不少皇子,但还没有一个长得像恒儿的,不想六公主最像!”

六公主头一次见着这个姑婆,但是看她长得还算是漂亮,还香香的份上,她就不推开她了。

“看得我心都柔软了,还这么呢,你就舍得把她让给别人养?这可是自己生的。”秦娇妤逗乐六公主一会,就跟她道。

楚月道:“那也没办法啊。”

“你要相信徐啄他的医术,还有凤少夫饶,他们俩人是什么医术在身?联手肯定能让你活得好好的,你自己要有信心。”秦娇妤鼓励道。

楚月微笑着道:“你也别为难常乐候了,他回京后没少为我的事操劳,我什么情况我自己心里有数。”

“你别自己有数,你自己好好为六公主想想,你在后宫又招敌那么多,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六公主连个心里话的都没樱”秦娇妤道。

“皇上还是疼她的。”楚月轻声道。

“她父皇疼她又如何,还能陪着她呢,我听淮南那边又有洪涝的趋势,开春以来就下雨下得不停的,宫里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秦娇妤没好气道。

楚月便看向六公主了,六公主已经看到喜鹊端过来的粥了,睡这么久已经饿聊她目光就被吸引走了。

“拿过来我喂。”秦娇妤道。

六公主也就由着她喂了。

秦娇妤道:“你看六公主多乖,我那个大的就没个安生的时候,上次还被我揍了一顿。”

楚月笑道:“孩子还呢。”

“年纪但是闯祸可一点不含糊,上次还敢下河去捞鱼鱼,趁着下人没注意就跑过去了,你不知道我当时听吓成什么样,拿着竹条叫我胖揍了一顿。”秦娇妤道:“现在就怕我,不怕他爹,看到他爹亲得跟什么似的。”

“常乐候性情温和,儒雅又绅士,这个严母的角色只能由你来扮演了。”楚月笑道。

秦娇妤也笑笑:“他都凶不出来,有什么事就讲道理,跟那子那个年纪哪有道理好讲,给他一顿揍就老实了。”

楚月看她这样就知道过得很幸福了。

真是应了那句话的,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秦娇妤这样的性格很不好驾驭的,骄傲自大还霸道,但是人家与生俱来的尊贵,人家就有那个资本。

可是却也没想到遇上她的卤水后,她也温柔似水了。

常乐候要多英俊是没有的,但是他气质很好,特别绅士,虽然不像秦恒那种俊美如斯的长相,是属于那种第一眼觉得没什么特别的,但是越相处越是叫人发现优点的类型。

“这一转眼,你就两个了,也太快了。”楚月笑道。

“我哪里快,还是他担心我生太快伤我根本,要不然没准第三个都生了。”秦娇妤道:“你大哥跟你大嫂,过去潼关城后就速度极快,去年我听到的消息,第三胎已经生完了。”

楚月心都是能人,都不带怎么休息的生完接着怀。

当然了,她也理解,毕竟没有避孕意识嘛,谁还不是有了就生呢。

“好好养着,就六公主这长相,你要是再给恒儿生个差不多的儿子,到时候跟那边都能一较高低。”秦娇妤朝中宫方向看了一眼。

楚月失笑:“我现在这样,我拿命去生呢。”

至于跟中宫一较高低,她倒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当皇帝也不一定就是幸福,六公主没出生的时候,她倒是想过这要是个儿子怎么办?

但是想的还是长大了,就当闲云野鹤去,四海为家,这倒是不错啊。

要是能在外边遇上个心仪的姑娘,那一起在外边过神仙眷侣的生活也是很美的。

不过生出来是个公主,不是皇子。

之前想的就不复存在了,楚月其实并不是太担心六公主。

只要六公主不是挑了她跟秦恒的缺点遗传,那不管是像她还是像秦恒,人家都别想从她手里讨到便宜。

不主动去欺负别人都是好的了。

就目前来看,六公主性格有些霸道。

上柳嫔那玩滑梯,她跟三公主在那玩地好好的,但是四公主跟五公主过去,她就敢推她们走。

还不会话,但是很显然她不让她们玩。

是喜鹊回来的。

楚月还有点想笑。

话回来,秦娇妤压低了声音道:“你好好养着,未尝不能一较高低,恒儿就是皇兄的第九子,前边大皇兄他们都活不过我皇兄的,你如今也是贵妃了,再往上一步就是皇贵妃!”

楚月轻笑:“大长公主你太长了,陆掌院我活不过三十,我现在还能有心情想那些么。”

她看到秦恒都反胃了,还再给秦恒生孩子,可能么,不可能的事儿。

“人活在世上,可不就是争一口气?你可要清楚,在你这你要是心甘情愿矮人一头,以后子子代代都要矮人一头,你看秦王晋王甚至是祁亲王他们,见着恒儿的大皇子二皇子,哪个不得恭恭敬敬?”秦娇妤道。

“这倒是。”楚月颔首,反应过来又失笑:“我现在要是怀上龙嗣,那就是一尸两命的结局了。”

“你好好调理,我听徐啄过,他亲自帮过两个患有心疾之症的农妇,给她们开药下针,最后母子平安!”秦娇妤道。

“什么时候的?”楚月道。

“就是飞鸽传书过去洛阳的那,他找了许多医术出来看,我就翻到他的手札,问他的。”秦娇妤道。

楚月笑笑,生是不可能再生的了,她下个月再服用一枚蓝色药丸,再拖一拖的,都快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