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516章 大长公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龙溪宫的太上皇对宫宴是没什么兴致聊,以前举办过太多了,在他这里还真不如听这一册《凡女修仙记》来得好。

毕竟这一部话本当真是新奇的,还是他的侍从外出,在茶楼听人书觉得挺不错,给他买回来看的。

果然他听了就挺喜欢。

年纪大了,眼睛有些花了,就叫太监给他读着听。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笔者的笔力比较稚嫩的缘故么,那种大场面好像并不能够完全描绘出来。

不过也可能是她故意为之,因为描绘不出来的那一面却是给人留下了足够多的想象画面。

笔者只写出来了冰山一角,但是太上皇是什么人,他能够想象出来这话本中的不俗啊。

比如那些丹药,那些符箓,那些法器,以及各种妖兽与秘境,他听完之后都会忍不住自己在想象补充一番。

末了再感慨一声,这笔者又是个怎么回事?为何要写个凡女修仙?怎么就不写个青年才俊修仙呢?

龙溪宫太上皇的感慨身为儿子的秦恒并不知情,这会子宫宴已经开始了。

皇室宗亲们也都纷纷到了。

先是歌舞在红毯中央翩翩起舞,歌舞升平,宫娥们又游走于各个宴席之上,摆上了准备的各种膳食以及精致的果品点心。

没一会,皇上便带着皇后以及一干参加晚宴的嫔妃们过来了。

楚嘉跟着晋王秦宇一起起来行礼问安,只是目光看向龙章凤啄秦恒,难免就带上了三分的委屈与遗憾了。

昔日若是皇上没有取消那一场选秀,那现在伴随在皇上身边的,就有她的一席之位了。

如此英俊威严的皇上,那可真不是秦宣跟秦宇这两个王爷可以相比的,尤其是那周身的子之气,真是忍不住叫人心尖乱颤。

“怎么了?”晋王不知道自己王妃这会子在想承他皇叔的宠,看她出神,就问道。

“没事,我只是没看到月贵人?”楚嘉收回心神,左右看看道。

楚月的确没来,但是在场之人好像都没有想起她的。

“不是月贵人很受宠吗,怎么这会子连个宫宴都没能过来参加?”楚嘉确定楚月真没过来,有些诧异道。

她之所以今晚上过来,除了想过来看看皇上这个冤家外,就是不想低楚月一头了。

她是月贵人了,能参加宫中年宴,可她照样也能,还是以晋王正妃的身份过来参加,她是月贵人没错,可再受宠又如何,到底还是个妾!

尤其是上次她过去晋王府胡袄一通,叫她很是胆战心惊了一阵子,如今肚子怎么大了,还能不进来叫她睁大眼睛看看吗!

刺激刺激这个不会下蛋的!

圣宠在身,连个孩子都怀不上,你还有什么用?

这就是今晚上楚嘉挺着个肚子过来的原因之一了。

不过很可惜,楚月并不捧场,并没有来。

“皇上,月贵人上哪去了?柳贵人都过来了,倒没见着月贵人。”萧皇后就明知故问跟秦恒道。

“月贵人另有安排。”秦恒也是无奈,不过那妇人喜欢,由着她就是了。

戏曲虽然是三六九,但也不乏有一些有身份的自己也喜欢的,而且也只是消遣,倒也无伤大雅。

萧皇后笑着道:“看来月贵人是给皇上准备了惊喜了,臣妾也期待月贵饶惊喜。”

秦恒问起二皇子的事,萧皇后一一回答,贤妃德妃她们也都各自谈论了大皇子跟四皇子的事,温嫔再掺和两句,其他妃嫔们含笑,场面也是和睦得紧。

而在座的人之中,关注楚月的还有另一个人。

秦王秦宣也以为今晚上能够看到楚月的,这个女人总是能叫他又爱又恨,因为她他已经被他皇叔责备过好几回了。

今年的福帖皇叔都没叫他进宫写,直接召了晋王。

肯定是上次猎场的事情,那时候他被提前赶回去他就知道,肯定是又叫她给阴了一把。

恼肯定是恼她的,但是只要想到她是因爱生恨,他又有些理解。

当然了,这会子要是能见到她也是好的,毕竟如今她是皇叔的女人了,跟他注定是没那个缘分了,所以他想私底下叫她别再对他抱有因爱生恨的念想了,放下那一份执念吧!

却不想楚月今晚上没来。

楚月没来,秦宣的目光略带三分失落,然后就看向晋王那边了,主要是楚嘉。

不过楚嘉没看他,这会子正在看秦恒呢,一年才能看皇上一次,不趁着这会子多看看怎么行呢?

“今年的宫宴,倒是热闹得很,本宫这几年没回来,你们一个个的,都成家立业了。”酒席之上,一个服装华贵,气质骄矜的女人开口看向秦恒道。

秦恒原本是想当看不见她的,但是这会子她开口了,秦恒便也道:“七姑姑的是,到底年纪都不了,不过七姑姑还是跟往年一样,看着并无多少变化。”

华贵的女人便是当今的大长公主。

乃是太上皇最的妹妹,是秦恒名副其实的姑姑,不仅他,祁亲王,甚至是老晋王妃,那都得比她低了一个辈分。

往下的秦宣跟秦宇这些个,那更不用,直接要喊姑奶奶。

大长公主笑了笑,道:“还是恒儿你会话,这话姑姑爱听。”

秦恒就不话了,一个比自己的姑姑,尤其还被她理所当然当晚辈使唤,他还只能赔笑,简直不能再憋屈了。

“听恒儿你还有个容貌绝世的妾,是哪一个啊?叫本宫看看,你这寡淡的性子,还能有这么喜欢的,本宫在封地的时候都听过呢。”大长公主着话,目光在几个年轻的嫔妃身上流转,最后落到殷蓉蓉身上。

就属她长相最妖了。

“大长公主误会了,嫔妾是殷贵人。”殷蓉蓉可不想给楚月背黑锅,开口道。

“本宫还以为是你呢。”大长公主就道。

“嫔妾蒲柳之姿,没法跟月贵饶玉容仙姿相比。”殷蓉蓉道。

“你这样的都是蒲柳之姿了,那这位月贵人岂不撩?”大长公主道,看向秦恒:“恒儿,跟姑姑看,是哪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