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一笔东来 > 第五十一章 胜负之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东方白猛一咬牙,浑身的源力也是犹如潮水般爆发而出,一股若有若无的风劲也是在那银光冷面的剑尖上萦绕着,无影剑诀的精髓,便是借助风之大势,让自己的剑快到极致。

虽然如今的自己还远远不能理解那种东西,但情急之下也是能使出些皮毛。

“轰!!”

一枪一剑毫无花哨地撞击在一起,那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如水波一般四散出去,东方白虽然借助风势挡下了对方如此恐怖的一枪,但是枪中蕴含的暗劲却是无孔不入,肆虐的劲道如同锋锐的暗器一般指入东方白的身体,

一瞬间,东方白有种被万般凌迟的错觉。

虽然觉得体内一阵气血翻涌,但是在东方白的极力压制下,情况总算是控制了下来。

“嗯,竟然真的顶住了,”

东方白心中是又惊又喜,在他的感觉下,先前自己体内气血之力的大幅增长,应该是极大增长了自身的防御能力,想不到连这种内劲都能抵挡得住。

“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

中年男子模糊的脸上好像露出了一丝赞赏之色。

有了这种感受,东方白也是觉得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应该不是单单由这座五行源塔而伴生的东西,而是应该一个活生生的人,因为他有情绪的存在。

“小子,再来!”中年男子长枪如龙,也是再次朝着东方白袭来。

东方白抬剑迎上,两人之间竟是相互拆解了起来,出招速度虽然不快,但是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着不俗的恐怖源力。

中年男子的源力明显比东方白更加精纯,所以几乎一直是光影男子在进攻,而东方白只能坐着防守或者闪避。

虽然自己有气血加持剑身,无影剑诀的领悟也是到达第二重,可每一招还是接得有些勉强,如果不是自己的风云九踏有了突破,恐怕此时的他已然是被对方斩于枪下了。

“砰砰之声接连不断,”

两人之间已经斗了数十个回合,肆虐的源力也是开始侵袭在两人脚下的平台,破碎的大理石地板碎屑随意可见。

在这样激烈的碰撞中,光影男子毫发未伤,但是东方白却总是棋差一招,如果不是先前的他被海量的气血之力改造了身体,防御力大增之下,恐怕早就被那雄浑的枪势给震得不能动弹了。

“轰!”

又是一记对轰,东方白却是再也扛不住,身体直接倒飞出数十丈距离,单剑点地,起身擦掉了嘴角浸出的鲜红。

好在体内并无大碍,有强大的气血之力支撑,东方白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伤势正在不断好转。

虽然没有大碍,可关键是,如何才能胜他呢?

“既然气血之力能够使用,那先前自己所得到极大强化的精神力是否也能够作为武器呢?可问题是眼前这个中年男子的精神力似乎不弱,一旦自己的策略不奏效,那自己可就真的再无机会了!”

东方白的脑海中在进行着无数的头脑风暴,可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办法。

光影男子久攻不下,眉头也是微皱,显然对自己的表现不太满意,“你的持久的确是我不曾预料到的。不过你别忘了,我的境界虽然被压制,但还是有诸多的手段可以对付你,再这般拖下去,你的机会更加渺茫。”

光影男子再度提枪而来,气势竟是越发凶狠。

东方白还是没有放弃,一直在挥动手中剑,竭力抵挡着。

如此坚毅的心性,不但让那光影男子吃惊,即便是那五行青莲也是有些愕然。

他本来以为东方白会因支撑不住而败北,可是想不到他竟如此顽强,内心坚定程度,让人汗颜。

不知不觉间,东方白也是开始习惯这种境遇,可在这种高压之下,东方白对于自身却是有了新的感悟。

凭借着生生不息精神力对于气血的引导,东方白似乎抵挡得越加从容。而在东方白身体强大的韧性之下,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似乎更占据上风。

一直斗招下去,光影男子竟然有些慌了,那就是自己的枪势好像逐渐被对方的气势所压制住。

一个低等界的修者竟然能表现得如此出色,这让他有些自惭形秽。

逐渐地,东方白也是开始主动进攻起来,凭借这越发娴熟的风云九踏,又有着不俗的恢复能力,明明对方的战斗力远强与自己,可对方就是无能为力。

“就算是在五行试炼第一关吸收了海量的气血之力,也不至于这般强悍,难道这小子有着隐藏的神体?”光影男子眉头微皱,“必须要一击必杀,否则拖下去,不一定是谁先坚持不住,”

“只剩下那一招了,不过使用那一招的话,对我如今这具身体也是有着极大的负担。”

“看来胜负马上就要高下立判了。”

这样想着,那男子光影突然也是枪势回舞,整个人都好似顿住了一般。

“枪起!”

砰,

有大量的源力从那光影中涌出,那蕴含的能量甚至让周围的空气都产生了如水纹一般的波动。

此时的东方白竟然有种从心底里无力抵挡的错觉。

“情况有些不妙。”

东方白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除了依靠他强大的气血能力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对方的攻击并没有达到那种极为夸张的程度,可现在,还真是有些不好说。

“嗯?不对,他的光影身躯好像有渐渐暗淡的趋势。”

东方白也是发现对方使出这一招,对于自身的负担也是极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