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从当战神开始 > 第166章 禁足二十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66章 禁足二十年

听话中意思。

他们先前的谈话,这是一字不漏的被帝世天听在了耳中?

此刻,李思杰一家,没有哪一个不心神巨颤的。

那些话,暗地里他们敢说,当着李召城父子的面他们也敢说。

甚至如果幕家真的南下后,他们还敢当着帝世天的面说。

但他妈现在,

帝世天是一位上将军啊!!

别说再谈什么豪情壮志了,他们此刻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在这样的存在面前,幕家,只能称小小的幕家,算不得什么。

而他们,更是低微如尘埃。

一瞬间,所有的梦,全都破灭了。

“我家将军让你们接着聊,听不着吗?”唐通眼中寒光一闪,一把漆黑的手枪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他如何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北海城中,竟然有如此胆大包天之人,胆敢想着联合外人对他将军下手。

而见李召城父子态度,这些人还曾经受过他家将军的恩惠。

真是一群白眼狼,忘恩负义都能玩的这么理直气壮。

啪!

这一下,更是将吓得四人头皮发麻,当场跪地。

这尼玛,一言不合就掏枪啊。

而李召城父子,见唐通拿出枪来,也是满脸的紧张。

毕竟李召凯一家再怎么过分,那也是他们的亲人,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一旁的李小乃直缩身子,仿佛想不明白,这两个看似那么亲切的叔叔为什么会这么可怕。

而这一幕,恰好被帝世天看在了眼里。

多么单纯的孩子啊,可惜,生在了这么一个家庭。

当下,帝世天对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别怕,叔叔只是跟他们开个玩笑。”

完后,对李明辉招手道:“把孩子带下去。”

李明辉呆滞的点了点头,然后抱着李小乃出去了。

“起来,接着刚刚的话题聊,帝某不想再多做重复。”这时,帝世天再次将目光落在了李召凯一家身上,他五指合拢语气平淡道。

一句话,风轻云淡,就连半点动怒的意思都没有。

但越是这样,越是让几人胆战心惊。

没有人怀疑,如果再这么沉默下去,等待他们的绝对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李思杰抿了抿发干的嘴唇,虽说帝世天已经开口让他起身,但他不敢。

如同狗一般趴在地上的身子,瑟瑟发抖。

终于,在巨大的压力下,他想出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说辞,“帝先生,哦不,帝将军。

我刚刚喝多了,说的都是胡话,您别忘心里去,在您面前我就是一条狗,那敢取代您的位置啊。”

帝世天盯着桌上的酒杯,轻笑道:“你的意思是,酒精作祟?!”

李思杰一听连连点头,顺杆直爬,“对!对!就是酒精作祟,才让我胡言乱语,但这绝非我的本意啊。”

上一秒的豪情壮志,这一刻直接变成了胡言乱语。

“可帝某却时常听闻,人只有在酒后,才会吐出真言。解释一下,解释不通,帝某会告诉你后果。”

帝世天拿起一只酒杯,然后松手,啪的一声落在地上,玻璃渣子碎的满地。

看着地上那尖锐,锋利的玻璃碎片,李思杰仿佛明白了帝世天口中的后果是什么。

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后,李思杰才颤声道:“帝将军,酒后吐真言,这句话当不得真。您想啊,这人喝多了,思绪都是乱的,思绪乱了,这脑袋也就不清醒了,他怎么可能说真话呢。”

帝世天沉思起来,随后点了点头,“说的好像是那么个道理。”

一句话,让李思杰一家四口大松口气,听这意思,是对这个解释比较满意,不打算深究了?

“我记得你刚才说,幕家给你们李家送了那么多钱,是因为看中了李家在北海城的地位,要在南合关扶持一个代表?”这时,帝世天又问。

闻言,李思杰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个话题,所以一时,忘记了回答。

“嗯?!”

帝世天眉头微挑。

李思杰吓的连忙道:“这只是我的猜测,以李家如今在北海城的地位,迟早都会进军南合关,而松山那边的市场暂时没人接管,一旦幕家助我李家拿下了松山,就等于打下了进军南合关的突破口。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根本解释不通,幕家为什么要给我李家送那么多钱。”

说完这些话,李思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突然瞪的老大。

果然,下一秒就见帝世天笑着说了,“虽然只是猜测,但你这思路很清晰啊,你刚才说,喝多了的人思绪都是乱的,可现在看来,你还是很清醒的嘛!”

砰!

没给李思杰继续解释的机会,唐通瞬间而动,一把提着他摁在了帝世天面前的玻璃碎渣上。

“啊!”在外力的压迫下,玻璃瞬间就刺进了李思杰的膝盖中,让他痛苦的惨叫了起来。

套路,都他妈是套路!

见李思杰落到了这样一个下场,另外跪在地上的三人全身冰凉,差点吓的倒下地上,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就是他们。

本以为是一次简单的家庭谈话,却不想引来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欲望这个东西,真的能把人带入深渊。

这时,帝世天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李思杰,“幕家之事,是因帝某而起。但总归来说,并没有因此让你们有半点损失,反而,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在这一点上,帝某认为没有对不起你们的地方。

可你,却对现今拥有的一切还不知足,心里竟然打着联合他人打垮帝某,取代帝某的位置?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一番话落下,直接让李思杰面如死灰,看着鲜血流个不停的膝盖,他真的很想哭喊一声,这他妈还不算惩罚?!

不过,他们也从帝世天的话中捕捉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这次幕家对他们李家的打压,准确来说是在针对帝世天。

“原来,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幻想吗?”李思杰失魂落魄的呢喃,没想到事情最终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哼!你李家有那点值得四九城一流家族幕家的看中?!

如果不是我家将军连斩幕家两人,而后小爷又一战旗插在了幕家门前,令幕家封山二十年。

幕家怎会白白给你们送钱?!难道,你李家长的白些?”这时,唐通冷哼一声,说出实情。

闻言,李家众人再次大惊。

连斩幕家两人?!

一道战旗,让幕家封山二十年?!

这…

太恐怖了点吧。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幕家为什么会白白给他们送钱了。这根本就是被帝世天吓的,跟他们李家半毛钱关系没有。

“我不想死啊!求求您,别杀我!”听后,李思杰只感觉一股凉气冲进脑门,全身的汗毛都跟着炸立,痛哭着跪地求饶。

这时,他也想起了不久前李召城对他说的那句,跟帝先生作对,可是会死的。

如果当时他放在了心上,又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李召城脸上闪过一丝不忍,最终还是站了出来,叹息道:“帝将军,还请您看在他年龄上小的份上,不要取他性命。自明浩去了之后,我李家就只剩下两位男丁了。”

李召凯一家瞪大了眼睛,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李召城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为他们求情。

这就是,做人之间的差距吗?

“放心,他不会死。”

帝世天摇了摇头,但很快又说了,“不过,他既然曾幻想当幕家的狗一起打垮帝某,那就跟幕家一样吧,禁足二十年,否则,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