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最佳女婿 > 第328章 三个亿的零花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28章 三个亿的零花钱

才本站地址s

两人被莫名其妙换了最好的套房,享受着最好的待遇。

唐总的助理悄悄问道,“老板,我们也不知道他什么来历

要不要查一下”

唐总狠狠地瞪了助理一眼,“有病”

“怎么就不涨一点眼力

能让三大家族如此卑躬屈膝,心翼翼伺候的会是普通人吗”

“如果让人家知道你在暗中调查他,还想不想混了”

三大家族进入酒店后,可都是有监控视频的。

他们的行为已经证明了一切,自己再去做这种动作,岂不是脑子进水

对唐老板来,巴结一个这样的人物只不过是损失一点利益,如果真能搭上人家的这条线,这辈子也受益无穷。

可何平凡却不想占他的便宜,两人也没有去酒店吃饭,而是出来随便逛逛。

安如意有些好奇,拿了那张银行卡去银行的at查了一下,输入密码后,她张了张可爱的嘴。

何平凡甚至都没过来看一眼,安如意把卡还给他。

“你拿着吧”

何平凡并不在意,他觉得自己手上有几千万够花了。

上次那一大笔钱,他也给退了回去。

安如意拿着卡在他面前晃了晃,“三个亿哎真的就这么送给我了”

何平凡不以为然,“这有什么”

安如意把卡塞到他口袋里,“你拿着当零花钱吧”

三个亿的零花钱如果让人听到了,也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

安如意的确不缺钱,大港一战,她拥有了六百亿的资金。

对于她这样的才少女来,钱算什么

两人走进一家餐厅,随意地点了十几个菜。

简单点,也别太浪费,反正兜里揣着三个多亿呢

刚刚上菜,一名戴着口罩,墨镜,抱着孩的女子神『色』紧张地走进来,在何平凡两人不远处坐下。

“咦

那不是高铁上遇到的那位大姐吗”

安如意见孩面熟,便朝何平凡了句。

“要不喊她一起过来吃吧,反正我们两个又吃不完这么多。”

何平凡点点头,安如意就过去喊她。

在这里碰到熟人,对方也很惊讶,不过她倒没拒绝,痛快地坐到何平凡这一桌。

“好巧,这都能碰上你们。”

“今我请客,你们不许跟我抢啊。”

大姐摘下口罩后,『露』出一张挺精致的脸。

上次在高铁上何平凡并没怎么仔细瞧人家,如今近距离观看了几眼,总觉得有些熟悉,却又不知道在哪见过。

当然,并不是高铁上那次。

孩子也挺乖的,很可爱。

叫他吃饭,他就乖乖地吃饭。

一个电话打进来,大姐接着电话,显得特别激动,“嗯,嗯,好的,我知道了”

看她的眼里居然闪着泪花,两人暗自诧异。

“乖儿,快吃,咱们马上就能见到爸爸了。”

她抱着儿子开始喂饭,何平凡两人对视一眼,也没话。

喂完孩的饭,她又戴上口罩,墨镜,“不好意思,我得走了,你们慢慢吃,单我买。”

安如意哪能让她买单,本来就是碰巧遇上,喊她一起吃个饭而已。

结果她非要抢着把单买了,安如意也很无奈。

看她带着孩匆匆离去,安如意耸了耸肩,“为什么我们总能碰到这么多好人”

“还一个个都那么有钱。”

自从进京以来,送手串的,送三个亿的,送总统套房的,请吃饭的,哎何平凡拿着手机在看朋友圈。

北漂的日子有人发了一条这样的朋友圈。

何平凡一怔,突然想起好久没有跟卢弯弯联系了,这几太忙,都没时间想其他的。

既然到了京城,当然要去看看她。

他给卢弯弯打了个电话,关机。

这个时候挺早的,她就睡了

何平凡收起手机,跟安如意一起走出饭店。

“快,快跑,乖儿”

两人正往酒店方向走,巷子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刚才离开的那位大姐摔倒在地上,正冲着五岁的儿子挥手大喊。

“抓住她”

背后十几名男子追上来,很快将母子俩人堵住。

一名男子冷声道“贱人,还想跑”

“乖乖地跟我们回去吧,夫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来人,把这个野种带走。”

一名男子大步过来,抓起孩的脖子直接拎了起来。

孩吓得哇哇大剑

何平凡跟安如意走近,“你们这是干什么”

一名目带凶光的男子转身盯着两人,“子,没你们什么事,走开。”

何平凡淡淡地道,“如果我们不走开呢”

对方神『色』一凛,“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完,就要朝两人走近,另一名男子沉声道,“黑子,别多事。”

他朝其他人喊道,“走”

“慢着”

何平凡喊了句。

黑子愤怒地转过身来,“你是不是想死”

何平凡冷笑一声,悠然道,“我看你今气『色』不好,恐怕有麻烦啊”

“面相凶悍之人容易惹事。”

“草”

对方暴怒,“跟老子装什么比”

他冲过来,一拳砸向何平凡。

背后那名为首的男子摇了摇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年轻人至少会被打断好几条腿。

何平凡站着没动,只是伸手一抓,对方的拳头就象被吸住了一样,推不动,抽不回去。

咔嚓隐隐传来一声骨头的脆响,黑子啊地惨叫一声,本能地跪在何平凡面前。

他的拳头已经被何平凡捏碎了。

为首的男子一愣,脸『色』大变,明显警惕起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

何平凡目光一拧,“放开他们母子。”

“否则我不保证你们能活着离开。”

为首的男子略一迟疑,不甘心地道,“这位兄弟,我劝你最好别『插』手,别惹祸上身。”

“如果把你们全部杀掉,是不是就没事了”

何平凡并不在意,漫不经心地道。

为首的男子捏了捏拳头,衡量着得失,狠声道,“我们走”

他还真识时务。

黑子被两名同伴架走,何平凡和安如意走近那对母子。

“大姐,你们没事吧”

大姐抱着儿子,紧张地摇了摇头,“谢谢,谢谢”

她看着何平凡,满脸感激。

何平凡打量着四周,“你们两个的处境好像很不安全,要不跟我们一起回酒店吧”

大姐有些犹豫,正好她的手机响了,她接了个电话,带着哭腔了几句。

很快就有一辆黑『色』的奔驰开过来,车上下来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大姐看到对方,抱着孩子扑进他怀里,嘤嘤地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