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醉流年之澜清 > 第184章 河洛天书(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4章 河洛天书(下)

“不会的,怎么可能,你骗我!”澜清大声嘶喊出来。

守界者不知道澜清看见了什么激动成这样,但它知道天书不会有假,那些事哪怕人力强硬扭转也一定会发生,就连天道也只能补救,而无法改变一切。

“河洛天书既然预言就一定会发生,世间一切生灵都无法更改,更遑论欺骗!”

澜清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一个劲安慰自己这是假的,她才不相信呢,他们明明都好好的,怎么可能?

“不要急,还有呢!”

澜清愣愣的看着画面,原先的星历大陆渐渐浓缩成一个小点,仿若星辰般闪闪发着光,可是很快它的光芒就暗淡了,竟然变成了一粒平平无奇的沙子。

这里似乎是浩瀚星海,无数星辰星星点点点缀其中,一条如纱巾般飘逸、由星辰形成的长河在其间穿梭,为其增添了亮丽一笔,一切都很美,美的让人窒息。

这里其实算是一处沙盘,因为强大的灵力所以使得它格外真实美丽。

一身着月白色流仙长裙的女子款款走来,鎏金朱钗点缀在盘成髻的青丝间,眉如远黛,杏眸微挑,肤如凝脂,略施薄妆,肩若削成,腰若约素,恍若九天仙子落入凡尘,不染丝毫尘埃。

她很美,美的不真实,但是那张脸好歹也让澜清喜欢了那么久,又怎么不熟悉,那不就是她在茗渊大陆时的脸蛋吗,只是这会儿那张脸因为张开而更加清丽,也更加绝世!

澜清看的不明白,怎么感觉脑子里有一团乱麻,明明有点思绪可就是差那么一点,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由使劲敲了敲脑袋,忽然一阵钝痛袭来,疼的弯下了腰。

可是那画面没完,她必须现在看,她有一种预感,那个人很快就会出来,而且这些…以后绝对看不了,天机石只能用一次,且机缘难寻。

戴着漆黑铁质面具的男子这时走了过来,虽然只能看见一双眼睛,可是那眼中却是难得的情意。

“清儿…”

“你不该出现!”女子冷冷说完甩袖出去。

“他已经死了!”

女子顿了顿脚步,“他没有!”

“不,你忘了,当初可是你亲自动手的,那一剑正中他命脉!”

“你胡说,不是的!”女子摇了摇头,脸色很是难看,身体不由自主的轻颤后退,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

“清儿…慕流年就真有这么好?值得你付出一切?你忘了,我们才是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男子大声说出来,眼中一片不甘!

“祁昭,你忘了,是你先利用的我,先抛弃的我,当初的那点情谊早就没了!”女子说的狠绝,眼中一片厉色。

“不是的,我可以解释!”

“呵,解释?你恐怕是坐在高位上久了都忘了我性子,你觉得还有必要吗?”

“自然有!”

“呵,一如既往的狂妄自信,你不要忘了,就算你已经是域主了,可三千大陆不是独你一人才是域主,而且……我已经没什么不可以舍去的了!”女子说着转身大步离开,步伐虽紧但神态却如同以往般从容。

那上面展示出来的自然只是一幅幅动态画面,澜清看的很是莫名其妙,这个场景似乎很熟悉,可同时又很陌生。

很快画面一转,女子行走在一片空白之中,对,就是空白,周围什么都没有,但是她的每一步下都有一朵冰莲出现,然后莲花散落在空间中,化为这里的空白。

就是那里似乎有些熟悉,待澜清看见那熟悉的一团光亮,守界者?

澜清悄悄看了看它,怎么会有它?

女子似乎交给它什么东西,嘴角勾起清浅的笑容,然后身形一转瞬间消失。

画面翻过就是一片繁华大陆,慕府,先是一个肉乎乎的小男孩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精力很是旺盛,一群丫鬟婆子追在他后面,场面很是滑稽。

这时小男孩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小厮,那小厮自然不敢真挡在他前面,顺势闪人。

小男孩小跑到一个穿着小花裙扎着两个小苞苞的小女孩面前,他把手中的小风车递给她,然后趁她不注意抢走了她小苞苞上的小花铃,然后……

小女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脸委屈状,哭着扑进迎面走来的娘亲怀里,然后……

总之之后两个小毛孩子就是各种斗智斗勇,“相亲相爱”,同时也“狼狈为奸”。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澜清看着已经自动变为一本书的河洛天书,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抽,你丫是故意的吧!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明显前后不连贯!前面还灭大陆呢后面就换片大陆,还不完整?

越想越气,澜清恨不得手撕了它,还是一边大守界者眼疾手快拦住了她,否则真撕了不就是暴殄天物、毁坏至宝?

澜清吸了吸鼻子,眼中还有之前的泪意:“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解释什么?”守界者在装糊涂,还装的如此明显,因为它竟然在笑,不要问澜清。是怎么知道的,看它那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光芒,呵呵哒!

“你的目的…我知道你不会说,可是那天书上…真的都是未来发生之事?”

守界者:你知道就好。

它轻咳一声,缓缓道:“严格来说是这样,可是不排除个例,比如…也可能是某些已经发生的事,天书所有者某些内心深处埋藏的过往!”

“?”

“额…反正暂时这样吧,你不是急着回去吗,赶紧去吧!迟了可就什么都来不及了!”它说着就把澜清直接送到尽头出口处,只需要一步就能彻底离开这里!

可是澜清总觉得有些不安,她似乎忘了什么,但没等她想起来就被一下子推了出去,然后再一醒来,就变成那痴痴傻傻的样子了。

果然,灵魄少了就是会出问题,脑子不好什么都是扯淡。

还有寒毒转移,灵力损伤,要不是澜清确实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昏迷了两年,流年都怀疑她被人掉包了!

当然,这些内损一时不好察觉,以至于澜清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不过傻也有傻的好处,至少流年感觉还是傻兮兮的澜清可爱,会那样心里眼里只有自己一人,也只能看见自己一人,会全身心的依赖自己。

好吧,不想打击沐流年的是其实是他想多了,对于现在的澜清来说,其实只要换个对自己没什么敌意的人她都会这样,不拒绝不表示,新奇懵懂的看着周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