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漫威世界的光之巨人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索科维亚基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九十八章 索科维亚基地

“我想那位大人和斯特拉克男爵或许也算是熟识,若是他肯出面,那要让男爵让出这颗龙蛋想必也不会太难……”

理查德感觉有点懵。

不是等会儿,斯特拉克男爵不是那个九头蛇头头么?

就复联2里那个关着绯红女巫和快银双胞胎俩,被美国队长一脚踹晕的那货?

理查德感觉他是越来越好奇这关于沙福林的谣言已经自个儿生根发芽成了副什么模样,怎么跟九头蛇又扯上了关系……

眼见说得差不多,村上随即掏出了照片递到理查德手里:“这就是我们所拿到的那张照片。”

龙骨龙蛋什么的其实理查德压根没半点兴趣。首先龙骨只能拿来续命又不是真能让人不朽,其次他也不见得要用这玩意儿才能长生不老。

不过既然人家都拿到脸上来了,他还是随手接过来瞥了一眼。

然后他瞬间怔住了。

那确实是一颗相当大的蛋,通体白色,圆滚滚的,外壳上还有着些古怪的纹路。虽然看照片不大好判断,但初步目测应该不在一个成年男人的个头之下。这个怪异巨大的蛋确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龙这种生物。

但理查德觉得这蛋,怎么看着好像有那么点眼熟啊?像是在哪里见过的感觉。

他脑海中迅速回忆过了前世看过的那堆杂七杂八的漫画电影,然后好像联想到了些什么……

应该……不会吧?

理查德改变主意了。他觉得有必要去亲眼确认一下这蛋是不是他所想的东西,这事关重大。

沉思片刻后,他抬起头问:“那么你说的这颗蛋,它在哪?”

见对方似乎提起了兴趣,村上急忙说:“它上个星期刚刚被运输到了某个绝密的基地里,之后我们一直关注着它的动向。我们十分确定它应该还没有被移动。至于那座基地的地址……是在索科维亚。”

理查德听到这地名的瞬间眼皮下意识地跳了一下。

索科维亚……

……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啊。

……

索科维亚的九头蛇基地,而且正巧还是在斯特拉克男爵的辖区里。所以要么就是这位男爵在索科维亚不止有一处基地,要么就是这基地正是电影里出现的那一座——被复仇者连根拔起、男爵城门大开摇着白旗在门口等候的那个。

这么说按照电影剧情的话绯红女巫和快银双胞胎俩应该也被关在这儿,只不过现在还远没有到复联2的时间点,装载着心灵原石的权杖也还不在男爵手里,那兄妹俩这会儿也不见得在。(电影设定女巫比快银晚出生12分钟)

不过无所谓,反正理查德本来也就不是去跟原作人物混脸熟的。

有村上提供的具体地点,想混进这九头蛇基地还是挺容易的。考虑到沃德特工可能已经向九头蛇透露了他奥特曼的身份,而如果不是必要他也懒得去惹九头蛇的麻烦,所以这次行动还是以潜入打探为主。

他只是想去确认一眼那个蛋是不是他所想的那个东西,只看一眼就出来,不惊动任何人也不惹任何麻烦……嗯,如果情况顺利的话。

果然正如他的猜测,这座基地正是在复仇者联盟2里出现的那座。它的地址坐落在深深的山林之间,复杂的地形使得此处易守难攻。再加上斯特拉克男爵手里的能量武器、能量护盾等一系列黑科技装备,任何军队想强攻这座基地都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不过当然了,那帮能飞能抗能输出的超级英雄例外。复仇者让斯特拉克的高科技基地看起来就像山头上拿着土枪打家劫舍的山寨土匪……

这基地防御森严是森严,然而对理查德来说都没差。他潜伏着绕了基地半圈,逮到两个回基地路上落单的特工,迅速无声地出手打晕了落在后面那个,神不知鬼不觉就附到了那人身上。

理查德冒充这特工轻而易举就混了进去。他还抽空看了眼这特工的证件,叫什么乔布斯·盖茨,哎哟还是个挺有财气的名字。然后再一看证件职务,行动专家,五级特工。

应该说不愧是跟神盾局不分彼此的组织嘛,居然把神盾那套官僚主义分级制度都给抄过来了。这就像总公司发现下头地方分公司的管理制度好,于是上头老板大手一挥,决定公司上下全部推行。于是九头蛇也学着神盾开始搞什么特工分级制。

只不过他记得神盾直到六级才勉强能算是高级特工,六级以下的基本全部都是小鱼小虾米,放剧里都是龙套级。而这堂堂乔布斯·盖茨竟然才只有五级,真的是对不起他这么霸气的名字。

言归正传,理查德现在就顶着这张脸进了九头蛇基地。这两位特工或许是刚完成什么外勤任务回来急着汇报,反正前面那位队友全程黑着个脸一声不吭地就带路在前面走。

这次行动不像上回摸进罗斯的基地,神盾把全套攻略和地图都给他备好了,他还需要跟着地图走就完事。但手合会可没神盾那么给力,他在这地方人生地不熟,进门就两眼一抹黑,整张地图都是黑的全靠自己探索。于是他决定先不动声色,等摸清状况再开始浪。

跟着前面那特工进了一间办公室,一个看起来像长官模样的男人似乎早就在这儿等着他们了。那人站起身,指着他们两个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他口齿不清情绪也激动,理查德没能听出他在骂什么,但听起来八成是办事不利或者犯了什么重大错误。

理查德就在那笑呵呵地听着。骂就骂呗,反正骂的又不是他,而且他也不赶时间,等这货骂完他就能出去自由地搞事了。

但没想到这还没完。男人骂够了,在房间里背着手踱了两圈步,随后用让人发毛的眼神盯了他们两个片刻。

“你们知道该怎么做,自己去吧。”

理查德一脸懵逼。啥?要怎么做?

身边那位老哥神情凝重地行了个礼,然后扭头就出门去了。理查德不明就里,但也先有样学样,跟在他后面出去了。

很快他就知道这是要做什么了。

那位老兄笔直走进了间一看就画风诡异、光线也昏暗的房间。房间四周的架子上堆满了各式各样时常出现在间谍电影里的残酷刑具,中间还摆着两张电椅。

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向两人打手势示意了一下,就像在说,随便坐,挑个你们舒服的姿势。那模样活像个准备给你剔头的理发师。

前面那位特工老兄毫不犹豫便挑了张电椅坐下了,还十分自觉地给自己扣上脚环戴上了头盔,甚至以一副奇怪的眼光看着理查德,就像在奇怪自己这队友怎么还不坐上去。

这会儿理查德当然看出这是要做什么了。他当时就惊了——现在的九头蛇特工觉悟都如此到位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