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龙王殿 > 第625章 你让我松手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5章你让我松手的

“区区蝼蚁,也敢称神?这世间的神,只有一个!”萧阳身体化作幻影,出现在赵谦身前不到三厘米的地方,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赵谦。新

在萧阳猩红的目光下,赵谦的脚步,下意识的后退。

萧阳一伸手,卡住赵谦的喉咙,将赵谦举起。

面对现在的萧阳,赵谦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他没了双臂,周身,有一股无形的能量压迫着他,让他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萧阳一步迈出,在他踏出这一步的同时,整个塔顶大厅四周的墙壁,被一股无形之力击打,统一全部裂开,无数碎石从塔顶四周向下砸落。

萧阳头顶的花板,没有了支撑,也砸落下来,一块巨石,对准躺在那里的孙岚砸去,如果砸准了,以孙岚的身板,绝对会被砸成肉泥。

对于这一切,萧阳就如没看到一般,他就这么举着赵谦,走到了脚下平台的边缘。

那快要落到孙岚身上的巨石,突然之间化为了齑粉,包括落向萧阳的巨石,再离萧阳一米左右的时候,就变成了粉末。

萧阳看着赵谦,头一歪,“你,你配称神么?”

“你你”赵谦盯着萧阳,艰难的开口,“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谁?”

“吾乃”萧阳的瞳孔,越来越红,“上古邪神,烛阴,这世间,唯一神祗!”

萧阳手臂用力,死死捏住赵谦的脖颈,赵谦整张脸,涨的通红,却没办法做出任何抵抗。

“住手!”一道大喝声,从这塔顶部的入口传来。

一道红『色』身影,站在入口处,看着萧阳。

“够了,萧阳,你身为神隐会一员,主动对氏族开战,违反规定,将受到神隐会制裁。”

“神隐会?”萧阳脸上『露』出浓郁的不屑,“这种东西,也配制裁我?”

“你大胆!身为神隐会一员,蔑视神隐会,跟我回会中伏法!快快放了你手中的赵家人!”红『色』身影紧紧盯着萧阳。

“好啊。”萧阳咧嘴一笑,突然松手。

他本就站在这塔顶的边缘,赵谦被他提在空中,当萧阳手一松,赵谦直接从六十多米高的空中栽落,赵谦浑身力量都被萧阳束缚住,从这掉下去,除了死亡之外,再没有别的可能。

“你!”红『色』身影浑身一震。

“我可是听了你的话,才放了人呢。”萧阳呲出一口白牙,“这条人命,可要算在你的身上哦。”

萧阳完,纵身一跃,跳下高塔。

红『色』身影连忙冲到高塔边缘,却看不到萧阳的身影,只能看到面目全非的赵谦,此刻摔在地面,鲜血渐的到处都是。

一夜的血战,让赵家县的上空,都弥漫着一股猩红。

喊杀声,足足持续了一夜,白池六人,将赵氏仅剩的两名族老全部斩杀,整个赵家宅院当中,已经被尸体堆满。

凡是赶来宅院的赵氏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当微微亮时,喊杀声彻底停了下来。

整个赵家宅院所在的范围,彻底被封锁,没有任何人能进来,有专门的人,来处理这方面的事情。

光明岛的人,悄无声息当中便离开,通过各个渠道,前往岛上汇合。

孙岚一家,被安排上了一架飞机,飞机上,有专门的心理医生,外科医生,来对这一家三口进行调节,昨晚的事情,对他们这样的普通人来,实在是太震撼了。

孙岚是未来在那座高塔上发现的,高塔顶层彻底坍塌,不用想,都知道萧阳昨夜与人在那开战,未来找过去时,只见到孙岚的身影。

心理医生在开导完孙岚的父母后,又道“两位,昨晚的事情,我希望你们烂在肚中,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在你们未来三年的生活中,我们的人会时刻盯着你们,一旦你们暴『露』昨晚发生的一切,我想那后果,是你们不愿见到的,这个消息,希望你们也带给孙岚女士。”

此时,孙岚还陷入昏『迷』当中,孙岚父母对视一眼,都下意识点零头。

“如此最好,对于昨晚给三位造成的精神压力,我们会拿出一千万作为补偿,稍后会打在孙岚女士的账户中,希望三位,遵守约定。”心理医生微微一笑。

孙岚父母明白,这所谓的补偿,就是封口费了,能拿到这钱,那绝对是看在萧阳的面子上,否则以这些饶做法,想要自己一家的命,还不是轻轻松松。

最主要的是,在孙岚一家的眼里,昨的冲突,都是萧阳为了帮助他们,对于昨晚的事,不用别人多,他们打死也不会往出泄『露』一句。

“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多。”孙岚后妈重重的点头。

“合作愉快。”

赵家县城郑

一道红衣身影,以及一道麻衣身影,出现在赵家宅院。

“啧啧,这子的手段,还真狠啊。”麻衣身影戴着一顶斗笠,正是当初送给萧阳神隐会令牌那人。

“你招的人,捅出这么大篓子,你打算怎么处理?”红衣身影有些不满的冲麻衣身影道。

“处理?为什么处理?”麻衣身影发出疑『惑』的语气,“昨晚死掉的那人,身上有觉醒血脉的迹象,赵氏违反规定,滥用禁术,你要清楚,如果不是萧阳,这一次,可要算在你疏忽职守,你不谢他,还要问我怎么处理?”

红衣身影袖袍一甩,“这种没大没的东西,让我谢他?他算什么玩意?而且,他昨晚,可是公然侮辱神隐会。”网首发

“呵呵,随你便咯,反正这一次,萧阳他,大功一件,你的侮辱一事嘛,年轻人,对会里没有归属感,可以理解。”麻衣身影发出一声轻笑,挥了挥手,离开这里。

红衣身影独自站在原地,紧紧捏拳,昨晚发生的一幕,不停的浮现在脑海,萧阳那狂妄的笑容,对自己不屑的眼神,都让他心头涌起无尽的怒火。

“一个初入御气的辈,也敢这么张狂?好一个光明岛,我要看看,你有何张狂的资本!”红衣身影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