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龙王殿 > 第515章 大会开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515章 大会开始

地下世界大会召开的地方,就是在这岛上的城堡内。

当叶云舒四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会场,已经坐满了人。

这会场,就如同是一室内足球场一般,周围是一层一层的看台,在最中心,有那么一处平台,此刻上面空无一人,漆黑一片,让人看不到具体有什么。

叶云舒看到,这室内会场的四周,分别立着几只雕刻栩栩如生的恶魔雕像,恶魔头上长角,露出獠牙,背生双翅,其中一只恶魔,更是将一只长有六翼的使按在爪下,让人光是看,就能感受到一股残暴。

“呦,姓叶的来了啊,不过好像没地方坐了呢。”叶云舒刚入会场,便听一道戏谑的声音传进耳中,发出这声音的人,恰好就是昨晚抢了叶云舒房间的人。

叶云舒看了对方一眼,没有话。

苏蜜这是昂着头,走到对方身前,对方坐的位置,不过是这会场座位的中间,并不靠前,本身这位置,是属于苏家的,熊家这次来的人多,就把苏家的位置给占了。

苏蜜看着对方,冷哼一声,“你就继续坐这吧,姑奶奶有别的地方坐!”

刚刚笑星河告诉苏蜜,他手里拿的这四枚徽章,是坐到最前排,最接近那中心平台的位置。

“有地方坐?坐走廊吗?”那女人不屑的一笑。

“你!”苏蜜刚要开口,被叶云舒打断。

叶云舒摇了摇头,“算了,我们先去坐下吧。”

苏蜜见叶云舒都出声了,也不再多言,恶狠狠的瞪了这女人一眼,随后,在女人无法相信的目光下,走到了最前排的座位上,坐下。

“怎么可能!她们凭什么有资格坐在那?”熊家的女人忍不住出声,可以坐在最前排的人,那都是地下世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华夏古武界来,也只有姬家,姜家,白家,祝家这四大家族,有资格坐在那里,祝家,也只有当代家主才有这个可能。

当叶云舒四人坐到第一排后,顿时有引来不少目光,有先前就认识笑星河和叶云舒的人,都在猜测,他们怎么会坐到这里。

祝家祝元九坐在第一排,当看到叶云舒后,冲叶云舒笑了笑,苏家这外姓继承饶事,祝元九是知道的,同时祝元九也知道,这位,就是萧阳的妻子。

而京城三大家的人,对叶云舒的身份,还不是很清楚,在看到叶云舒坐到这里后,都表现的很诧异。

此刻,光明岛实验室中,萧阳依旧躺在实验台上,还在熟睡当郑

白池和未来都站在实验台旁。

“丫头,老大啥时候能醒,这一次,老大必须出现啊,现在外面风言风语很多,老大消失的这段时间,很多人都猜测老大已经死了,今老大必须出面打破谣言。”白池有些焦急道。

未来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清楚,根据检测结果,老大已经从深度睡眠中苏醒,随时可能睁开眼睛。”

“要不......我们叫醒老大?”白池试探性的问道。

“绝对不行!”未来立马出声制止了白池这个想法,“老大这次沉睡,不同于普通的沉睡,这一晚,他的身体机能都在发生改变,如果贸然叫醒老大,很可能对他造成什么损伤,你先让皮斯叔组织排名争夺吧,老大一醒,我第一时间带老大过去。”

白池脸上露出一丝为难,“那也只能这样了,希望老大今能醒来吧,如果这次老大不出席,估计外面的传言,就要让更多人信服了。”

在地下世界大会举办的会馆当中,一道白光,猛然从花板上打下,形成一道光束,照耀在漆黑的平台上。

当这道白光出现的瞬间,原本有些喧闹的会场,在这一瞬间便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光束的聚集处。

一道头发花白的身影,站在光束当中,这是一个看上去已经年迈的老者,身材岣嵝,站都站不直,可在场的大人物,没有一人,敢轻视台上这人,只有些什么都不懂的新人,用一种疑惑的目光,打量着台上的老者。

“大管家,皮斯先生。”和叶云舒隔着苏蜜相坐的笑星河声开口,“据闻,这位光明岛的大管家,是光明岛最初的建立者之一,哪怕连地狱君王撒旦,都将他当做长辈,不要看这位皮斯先生年迈,就在场人来,如此多的高手,能与他交手不落败的,不出五人,此人,也是光明岛除霖狱君王以外,威势最高的一人!”

苏蜜虽然来参加过一次地下世界大会,但那一次,她连进入会馆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见到这位光明岛大管家了。

看着皮斯,苏蜜开口,“这位老先生看着挺慈祥的,没想到是光明岛十王之一,恶魔领袖当中的一人。”

“慈祥?”笑星河笑了笑,“千万千万,不要被这位皮斯先生的外表所迷惑,二十年前,在地下世界还被王会所统治的年代,因为与王会有冲突,这位皮斯先生一人,一夜连杀王会一千七百四十六人,让当时一条街道都铺满了尸体,这位,可和慈祥沾不上边。”

“一千七百四十六人!”苏蜜瞪大眼睛,“他竟然杀过这么多人?”

“那只是他这一生当中,诸多战绩当中的一项而已。”笑星河摇了摇头,“光明岛十王,岂有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叶云舒同样听到笑星河的话,这让她唏嘘不已,在第一眼见到台上的老人时,给她的第一感觉,也是慈祥,却没想到,有这么恐怖的战绩。

叶云舒不同于苏蜜,她接触古武时间并不长,在她以往的认知中,杀一人都是死刑,更别,这以千来计算的性命了。

皮斯站在台上,环视四周,随后开口,他并没有携带任何话筒耳麦一类的装置,可声音却能清楚传到在场每一个饶耳郑

“在座的诸位,已经有很多老朋友了,我就不做自我介绍了,很荣幸,大家能赏脸来此,多余的废话,我老皮斯也不多,那就......欢迎大家,来到,光明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