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龙王殿 > 第60章 我没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60章 我没笑

萧阳和韩温柔乘坐警车来到了一片建筑工地,路上,警员给韩温柔汇报着情况。

“事发地点就在工棚区,死者是两名建筑工人,当时有目击者看见两人在屋内,火势发展的速度太快了,消防队来的时候,人已经救不活了。”

警车停下。

建筑工地当中,已经拉起了长长的隔离带,当时目击大火的包工头和十多名工人都在接受着警方的调查,逐一对着口供。

萧阳看到,在眼前,有着一间被烧的焦黑的工棚,火焰残留下来的灰烬散落在工棚旁,在不远处,平铺两张白布单,遮盖着死者的尸体。

“去看看。”韩温柔拉开隔离带,走了进去。

萧阳站在隔离带外,这边看看,那边转转,因为是韩温柔带来的人,也没人管他。

焦黑的工棚旁,站着一名青年干警,当看到韩温柔来后,干警脸上露出一副喜色。

“温柔,你来了。”

“发生这么大的案子,你好像显得很高兴?”韩温柔有些神色不悦的看了青年一眼。

青年脸色一变,收敛了不少,解释道:“我这不是因为见到你才开心的么?”

“吧,什么情况?”韩温柔根本不理会青年的示好,一双眼睛在焦黑的工棚上扫视着。

“根据调查,以及工人们提供的信息,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这次失火是意外造成的,直接通知家属来认人就行了。”青年脸色轻松的道。

“意外?你从哪点看出这是意外了?”韩温柔露出不满的神色,“这些工棚,都是铁皮搭建,屋内设施简陋,三张铁质双人床,哪怕是有人在屋子里点火,都不会让房屋在短时间内燃起,你觉得,这是意外?”

“这......”青年张了张嘴,没有话,他虽然来得时间早,但根本没用心调查案件。

“焦华,你当警察,就是这么当的?口供都在哪,给我看看!”韩温柔训斥了一声青年,大步走向隔离带外。

韩温柔一脸气氛的走出隔离带,从警员那拿来刚刚录好的口供,慢慢的看着。

萧阳在一旁来回踱步,看看烧焦的工棚,又看看那些录口供的工人,嘴里喃喃道:“真是低级的谋杀手法。”

韩温柔站在那,翻看着民警刚刚记录的口供。

“现在这个时间,是开工的点,这两人为什么会待在工棚里?”韩温柔面带疑惑,叫来一名工人,问道。

这名工人告诉韩温柔,这两人最近都有些中暑,多会在工棚内休息,着火的原因,可能是两人在床上吸烟引起的,工人了一件事,就是死去的这两人,曾经有一次因为在床上抽烟,不心燃火,把被褥都点着了,当时发现的及时,所以没出什么大问题。

“把工头找来。”韩温柔将手上拿着的口供记录交到一名警员手里,命令道。

这工地的工头,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不到一米七,身材有些肥胖。

“警官,你找我。”

“我问你,今着火的时候,你在哪?”韩温柔看着工头。

这时,萧阳也走到韩温柔身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工头,将目光锁定在工头的左手上。

“警官,我今原本去甲方那一趟,这不听出事了,就赶紧跑过来了。”工头挺着圆滚的肚子,脸上也带着不爽,“这两人,上次就差点把工棚给点了,这次又闹出这事来,你,这工还怎么开!”

“这人谁啊?”青年干警焦华从旁边走了过来,推搡了一把萧阳,“去去去,谁让你进来的,没看警察办案呢?一边去。”

“我带来的。”韩温柔声音响起。

“温柔,你带来的?”焦华颇为意外的看了韩温柔一眼,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充满敌意的看了萧阳一眼,“温柔啊,你也知道,这办案呢,无关的人可不能随便进来啊。”

“我也这么觉得,那我先走了啊!”萧阳冲韩温柔挥了挥手,作势就要往工地外走去。

“站住,谁让你走的,呆在这!”韩温柔一把拽住萧阳后衣领,用力一拽,就把萧阳拽到自己身边,这暴力的模样,无愧警队女暴龙的称号。

萧阳擦了把额头的汗水,无奈道:“警官,我这还有事呢,啥时候才能走啊。”

“案子查清了,你跟我一块走,我还有事问你!”韩温柔开口道。

焦华站在一旁道:“温柔,这案子就这样了,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死者因为中暑,在床上吸烟的过程中,可能因为睡着,不心点燃床铺,引发火灾,导致身亡,刚刚那些工人都了,死者之前就有这方面的前科,而且当时正在开工的点,没有人及时发现也正常,要我啊,这连个人就是咎由自取!案子可以结了。”

“噗嗤!”

站在一旁的萧阳没有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焦华一脸不满的盯着萧阳。

“没啥,没啥。”萧阳连连摆手,“我就是想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而已。”

韩温柔盯着萧阳看了两秒,“姓萧的,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没啊。”萧阳使劲摇头,那脑袋跟拨浪鼓一样。

“有就!”韩温柔越看萧阳,越觉得这人神色不对劲,那笑容中,夹杂着的,是嘲讽!他在嘲讽谁?

萧阳沉吟两秒,“是有一点发现,不过我了,你可得让我离开,我今真还有事呢。”

韩温柔一把抓住萧阳的衣领,扬了扬拳头,“你敢跟我讲条件?”

萧阳嘿嘿一笑,“警官,这本来就不是我分内的事,你要不同意,我也不能逼你啊。”

“你!”韩温柔瞪着萧阳,以她的直觉,能够感觉出来,这次的工棚着火,绝对不是意外那么简单,可眼前的东西,确实让她没有什么头绪。

韩温柔见萧阳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恨得牙痒痒,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和这个男人打交道了,每次都能他被气个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