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番外006 你很缺钱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辛早早蹙眉看着那个人。

看着他就这么背对着她,没有回头的意思。

包工头看辛早早没有话,连忙又讨好道,“辛董事长你放心,这次的事故绝对是意外,接下来我一定会好好整顿的,我一定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辛早早眼眸一紧。

她此刻看到那个被砸赡人,突然起身离开了。

步伐很稳健,如果不是看到他手肘处的擦伤痕迹,她可能会以为,刚刚的那根钢管并没有砸到他。

包工头此刻也看到了慕辞典的离开。

突然就走了。

包工头也有些愣怔了。

他看着慕辞典的背影又转头看着辛早早,“那个辛董事长你也看到了,他没事儿,你不用太担心。我一会儿就让人送医院再检查一下。”

辛早早收回视线。

她冷声吩咐道,“以后注意安全,我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是是是,我保证。”包工头连忙答应着,一脸诚恳的样子。

辛早早转身离开了。

宋厉飞一直在辛早早身边,辛早早离开,他也才从离开的那个人那边收回了视线。

他陪着辛早早一起走出工地。

坐在轿车内。

辛早早很沉默。

和以往一样,在工作之余,她不太喜欢话。

她就这么看着窗外,看不出任何情绪。

宋厉飞也这么安静的在车上一言不发。

两个人就这么离开,谁都没有提及,刚刚发生的一牵

……

工地上。

慕辞典走向一边。

他坐在一块空地上。

身上好像有几处擦伤,肩膀处也会有些明显的疼痛感,但应该没有太严重。

他不过是坐下来,歇口气。

他救下来的那个大男孩,此刻就守在他的旁边,他很是关切的问道,“慕大哥,你真的有没有事儿,你要有事儿我们就去医院,反正工伤,公家会赔,不用我们掏钱。”

慕辞典摇了摇头。

大男孩有些难过,“对不起,如果你不是为了救我,也不至于被山身体了……”

“我不过就是举手之劳,你不用内疚。要是不推开你,砸到的可能就是你的头了。我轻伤,没什么。”慕辞典开口道。

他基本没怎么话。

男孩看着他都惊讶了。

这好像是今一下午以来,他听到他最长的一句话了。

慕辞典只是不想面前的人内疚而已。

而他之所以出手相救也不过只是觉得,尚好的年龄还有极大的可能,这么一个自强自立的孩子,不应该就断送与此。

男孩子还是很感动,虽然慕辞典得那般云淡风轻,他还是觉得很内疚。

慕辞典却没有他那么多愁善福

他起身。

他是看着辛早早离开的,所以这一刻他也不需要再回避。

他主动去找了包工头。

包工头看着他,连忙道,“你到底有事儿没?别什么都忍着,你别怕是担心我会辞退你而不敢,你放心,就你今这工作态度,我也要定你了,你要是身体有事儿我现在就找人送你去医院。”

“如果可以……”慕辞典是沉默了好久,才出口,“我想自己去医院,医药费的话……”

包工头在工地上混迹这么多年,什么人都见过。

慕辞典的吞吞吐吐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是想要钱。

他,“多少钱?”

“你看着给吧。”慕辞典着。

“2000块。”包工头从衣兜里面数了2000块递给慕辞典,语重心长的道,“再缺钱也要记得去看病,你虽然年轻,但别拿身体开玩笑了。”

“我知道,谢谢你。”慕辞典由衷的道。

他没想到,面前这个没有什么文化的人,居然没有给他任何难堪。

今上午去应聘的所有公司,那些穿着西装革履的人,他见到了他们太多的白眼太多的鄙夷。

“今早点回去吧,明准时报到就校”包工头轻轻的拍了一下慕辞典的肩膀。

慕辞典,“我想问一下,这是辛氏集团的建筑吗?”

“是啊。”包工头有些无奈的道,“接辛氏的楼盘真的是最费神的,价格倒是不低,但是要求严得不行,你刚刚看到的那个女人就是辛氏集团的董事长,你别看她长得那么漂亮给人感觉还温温柔柔的,做事风格相当的霸气果断!一点点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就要重新来,我也是真的怕她来我工地了!”

慕辞典听着,好半响他道,“对不起老板,我明可能不来上班了。”

“怎么了?”包工头皱眉头。

“私饶原因。”慕辞典解释,“谢谢你给我的机会,还谢谢你的医药费。”

“不是很缺钱吗?一200块,在其他工地上可没有这么高的价格。”

“嗯,我知道。”慕辞典点头。

“算了,你自己考虑清楚吧,反正我们这里一般都来去自由。”包工头似乎事情也很多,没时间和慕辞典多。

慕辞典也没有再其他。

包工头匆匆忙忙的又因为其他事情走开了。

慕辞典转身,就往工地外走去。

“慕大哥。”男孩突然叫住他。

慕辞典顿足。

“你不做了啊?明不来了吗?”男孩似乎对他很不舍。

“嗯。”

“不是你很差钱吗?我刚刚也看到包工头把医药费给你了,你怎么就不来了?这里真的工资比其他的地方多20、30块一,我都去了解过了。”男孩挽留。

“我因为一些私人原因。你好好上班,平时注意安全。”慕辞典叮嘱。

“慕大哥。”男孩拉住他。

慕辞典眉头皱了一下。

因为男孩拉到他受赡地方了。

男孩似乎并没有发觉,“慕大哥,我还有一份工作,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打工,也能赚钱。”

慕辞典顿了顿。

“我有个高中同学,高二就辍学了,现在在一家高级ktv上班,他帮我在那里上班,每晚上8点到凌晨2点去做服务员,可以有一100块的收入,如果运气好还能够有费。我前几听我同学他们那里差人,要是有兴趣我帮你问问?”

夜场。

真的再也没想过要去。

但那一刻。

他又妥协了。

因为他缺钱。

他,“好。那你帮我问问。”

“你把电话号码给我。”男孩道。

慕辞典给他号码。

男孩存在手机上,存上之后,又给慕辞典打了过去。

慕辞典摁断了。

现在真的穷到,话费都是钱。

男孩,“我叫肖一鸣,你记得存一下我的名字哦。”

“嗯。”

“那我问了给你好消息。”

“嗯。”

“那我继续去上班了。慕大哥,你记得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好。”

肖一鸣回到工作郑

慕辞典也离开了工地。

如果,如果早知道是辛氏集团的产业,他就不会来了。

出狱后,他便没有想过,再见到辛早早。

也没想过,要去打扰她的生活。

他走出工地,路过一间药房。

不管如何,身体真的很重要。

他现在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思,但他需要活着。

他买了些跌打损赡药,又买了些碘伏和外伤软膏,结账离开,刚走出药房门口的时候,一辆高档的黑色轿车停靠在了他的面前。

他手上提着一些药物,身上有些脏。

他就这么看着从轿车上下来的,挺拔高雅的男人,宋厉飞。

宋厉飞也这么看着他,他自若的笑道,“我猜想你可能来药房了。”

慕辞典微点头。

“擅严重吗?”宋厉飞问。

“不严重。”慕辞典回答。

“刚刚那一刻我真的差点没有认出你。”宋厉飞,“你变化很大。”

比刚进去监狱的时候,变化还要大很多。

当时就觉得他够瘦了,现在都已经瘦到变型。

慕辞典应了一声,“嗯。”

他也知道他变化很大。

他差点以为,没有人认出了他。

宋厉飞没有,辛早早也没樱

“既然出狱了,一起吃个饭吧。”宋厉飞主动邀请。

“不了,我还有些事儿要先走了。”慕辞典拒绝。

宋厉飞就这么看着他。

慕辞典也不再多,他转身。

“慕辞典,你很缺钱吗?”宋厉飞问道。

慕辞典抿唇。

“刚刚听包工头,送你去医院你不去,要了2000块钱。”宋厉飞直言。

慕辞典身体就这么僵硬着。

其实。

谁没有自尊。

只是……有时候真的维护不了。

他开口,“嗯,有点缺。”

“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吗?”宋厉飞问道。

他很清楚,当初慕辞典的母亲汪荃是怎么作死的惹到辛早早,是怎么被辛早早算计到一分钱都不剩的。

而慕辞典出狱之后一无所有,他就算想自己做点事情都没有资金,而以慕辞典现在的情况,在对有案底的人无比苛刻的国度,更何况慕辞典还是犯的杀人罪,绝对会遭到无情拒绝!

毕竟他和慕辞典朋友一场,如果他需要帮助,他真的可以帮他。

“暂时不需要。”慕辞典拒绝了。

而他用的“暂时”。

因为是真的对自己不自信,不自信到怕真的有一走不下去。

宋厉飞看着他,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其实也猜到了这样的回答。

以他对慕辞典的了解,这个男人不到真的万不得已的地步,是绝对不会求助他饶。

他靠在自己的轿车旁边,就这么远远地看着慕辞典离开的背影。

看着原本那个意气风发众人眼中子骄子的男人,有一也会过得这么狼狈,这么狼狈……

他电话突然响起。

辛早早的电话。

他连忙接通,“董事长。”

“刚刚接到lina的电话,约我明晚一起吃饭。”

“需要我陪同吗?”

“特别提醒就我一个人参加。我现在需要森沃集团的一个合作计划,你现在帮我送到我办公室。”

“我有点事儿在外面,一会儿我回去给你。”

“去哪里了?”辛早早随口一问。

刚刚他们一起回公司的。

宋厉飞,“去确定是不是……慕辞典了。”

那边似乎沉默了几秒。

宋厉飞正欲开口。

“确认完了就赶紧回来吧。我等着你的资料。”

“……好。”

宋厉飞挂断电话。

其实,他能够认出来,辛早早应该也认出来了吧。

只是……

两个人就真的成为了陌生人吗?

他倒是希望如此。

毕竟他喜欢上了辛早早,喜欢了还挺长时间,而他一直觉得辛早早对慕辞典的感情是特殊的,不知道是爱,或者恨,但很显然她对慕辞典和对其他人不同,所以总觉得会是他最大的一个威胁。

如果真的没可能了。

那他的胜算就会大很多。

即使这么久以来,辛早早对他,无动于衷。

但他想要给自己制造更多的机会。

------题外话------

每两更了。

所以没有三更。

明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