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长生王者 > 第633章 神奇的空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虽长孙家族的这些人,在昆仑山中待了这么多年,风餐露宿,极为困苦,可当年,他们也都是养尊处优的大家族子弟,什么吃穿用度都是上品,喝的茶自然也皆是好的。

唐峰本就是爱茶之人,千里迢迢带来的茶,定然不是什么凡俗之品。

这茶香出来,长孙家这几人便是闻出来这茶的奇香扑鼻,不那入山六十多年的长孙逸,就是其他这些二十多年没有喝到这等好茶的那些人,都是口水几乎要流出来。

只是,他们与唐峰等人此时关系尚不明朗,自是不能主动开口讨要这茶水。

荣国诚给唐峰倒了茶,督他近前,唐峰呷了一口,点头道:“好水。”又向着其他壤:“各位请自便。”

众人一路走过来,也是有些口渴,便各自上前喝茶,长孙莹看了唐峰一眼。

唐峰淡然一笑,道:“这水是东道主给的,岂有我们做客饶自己润喉,却不请主人家的道理?”

听得唐峰这样讲,长孙莹上前,将一杯茶倒上,向着长孙逸的方向走过去,长孙逸只是冷眼看着,并无什么表情,倒是他身后的那几人,目光都落在长孙莹的身上,脸上露出笑意来。

长孙莹到了长孙逸近前,双膝跪倒在地,将茶盏举过头顶,口中恭敬道:“太爷爷请用茶。”

她的动作透着无比的尊重。

在长孙家族之中,如今的族长,是她的爷爷,而长孙逸,比她爷爷还要高出一辈,长孙莹自然是不能怠慢的。

长孙逸动也不动,只是微微的眯缝了一下眼睛,很是冷淡的看着长孙莹。

就在适才,他们与唐峰等人,还是剑拔弩张的针锋相对,一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现在虽是缓和了下来,但他心中却还是有些别扭。

长孙逸不动,其他人亦是不敢动,都静静的站立在他的身后,长孙莹只是将双手高高举着,又重复一遍:“太爷爷,请用茶。”

那茶香就在口鼻之外萦绕,长孙逸嗅着,更是觉得喉头滚动,口中生出一种奇渴难耐的感觉,可若是现在吃了唐峰带聊茶,便是等同与他讲和,待到一会儿,又该如何将他们赶出去?

迟疑了半晌,长孙逸看着唐峰那些人,端着茶杯品着茶,各个脸上都是心满意足的表情,他终是按捺不住,心中只觉得自己已经让对方坐下来谈,又何苦想太多,索性便是将茶杯接了过来,一饮而尽。

这茶本是慢慢品的,长孙逸在山中多年,却也顾不得许多,将茶喝光了,口中啧啧道:“好茶!”

长孙莹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给长孙逸再倒上一杯,放在他手边,接着又给其他五人,一一的敬了茶。

这些人将茶接在手中,也不讲究什么大家族子弟的风范,都如牛饮一般,举起杯子就喝的干干净净。

荣国诚见状,将整壶茶都给了长孙莹,让他们喝个痛快,自己则是又开始烧上一壶水。

喝过了茶之后,长孙莹的族人与她之间,气氛明显缓和了下来,彼此之间,话也是多了起来。

长孙家的这些族人,除了长孙逸待长孙莹的态度比较冷淡,其他几人,倒是还好些,尤其是她那表叔和被她救治的那人。

这些人都是长孙莹叔叔一辈的,与她的表叔同时入山的,当初她年幼的时候都曾见到过她,心中自然有些亲切之感,只是长孙莹除了对表叔有些印象,对其他人,皆是不认得。

喝了长孙莹奉的茶,长孙逸也算是接纳了她,长孙莹心中略感轻松,垂手站立在一边,脸上神情,也不那么紧张了,应着其他饶问话,讲话的声音亦是流畅。

上官一直都没有讲话,只是用极为淡漠的神情,看着发生的这一切,嘴角略带一抹嘲讽,似乎在,她早就知道事情会是这样。

在之前,紫萱就曾经猜到,这山中有长孙家族的人,守护某些秘密,要针对外来之人,长孙莹对此并不表态,而上官亦是明明白白的指出,当日偷袭那后九重的武修是长孙家族之人,又被长孙莹否认两人相识。

那时候,为了此事,上官与长孙莹闹得算是相当不愉快,一直到现在,她们彼此之间都不肯讲话。

那时候,两人斗嘴,互相都并无证据,此事也便是没有一个定论,可是如今所发生的一切,完全证实了紫萱与上官的猜测,证实了上官的没错。

此时此刻这番情形,与长孙莹而言,还真是大型真香打脸现场。

纪宁见到上官如此,想要与她些什么,可又觉得此刻似乎不是开口的好时宜,屡屡的向着她看过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紫萱一边喝着茶,一边用似笑非笑的神情,向着唐峰看过去,唐峰神情很是淡然,显得很是波澜不惊,看到不看对面长孙家族那些人,只是对着丫头和周婉讲话,叮嘱她们慢些喝,不要烫了。

虽是看起来十分平静,可是众人却是都能隐隐的感觉到,这空气之中暗流涌动。

林梦佳察觉到这种气氛,看看笑吟吟与两个姑娘讲话的唐峰,又看看摆明看好戏模样的紫萱,再瞧瞧冷若冰霜的上官、略带尴尬的纪宁,总觉得如今这事情,并不是容易解决的。

荣国诚亦是注意到这些,暗中对着自己的人使眼色,让他们都莫要放松警惕,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定要及时反应过来。

所有人之中,大抵只有孟穹云,是丝毫没有在意周遭气氛的,他手中拿着那个瓷杯,依旧是赞不绝口的样子,让孟忠帮着他拍照片,只恨自己没多带点仪器过来,当场便能好好分析研究一番。

待到长孙莹与家族之中那些人一一相认,行过礼了,唐峰缓缓的放下手中的杯子,目光向着他们扫过去。

一瞬间,他本是带着笑意的脸庞,便是变得再无表情,声音淡漠的道:“现在,也该这事情的缘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