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长生王者 > 第396章 奇迹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396章 奇迹

听到唐峰这样,孟穹云才松了一口气,便要起身。

孟忠知道之前自己的父亲虽然腿脚利落了不少,可身体并不算是特别好,刚刚又见他那般痛苦,自然是怕父亲起来的时候会撑不住,连忙过来扶着。

可还没有等孟忠扶到孟穹云胳膊的时候,孟穹云已经站了起来,速度极快,差点就把孟忠给撞到了。

然后,他一步就跨出了已经没有水的残破浴缸,声音激动的向着唐峰道:“唐先生,真,真的!我真的恢复了!不,不是恢复!就算是十年前,也不曾有过这样的身体!”

孟忠这才注意到,自己父亲的身体,与他进入浴缸之前,竟然完全不同了。

孟穹云瘫痪在床,一直都是孟忠照顾,给他洗澡擦身,对于父亲的身体,孟忠再了解不过,常年瘫痪的病人,即使经常有人帮着活动身体,也无法避免肌肉萎缩的结果,何况是孟穹云这样已经十年之久无法起身的呢?

孟忠非常清楚的记得,父亲身体干枯,皱巴巴的皮肤包裹着骨头,未到六十的年纪,看起来比七十多岁的人还要弱,就算之前在唐峰的治疗之下,能够行动自如了,这肉身的状况,也并未有什么大的改变。

可是此时,孟穹云的身上,是饱满的肌肉,线条流畅,充满了力量,光看这身体,是个三十多岁的壮年男人,也会有人相信的,并且,这得是个经常锻炼的男人。

孟穹云自己,也把双手举到眼前,用狂喜的目光,审视着自己的新身体。

双臂肌肉结实,他挥动手臂,能感觉到呼呼的风声;之前皮包骨的双腿,不再是那副干瘦模样,有着强健的肌肉,站在地上,也满是力量,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结结实实站在地上、脚踏实地的感觉了。

看罢了身体,孟穹云禁不住把自己的大背心给撩了起来,低头看自己的肚子,原本皱巴巴的腹上,出现了八块腹肌,随着他的呼吸起落。

即使是在年轻的时候,作为考古学家的孟穹云,也不过是个文弱书生罢了,就算跟着考古队翻山越岭的,体质稍微胜于平常人,却也从未有过这般健壮的体魄,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年轻的时候都不曾幻想过的身材,竟然会在将近花甲之年,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并且这身体,并非是那种刻意锻炼出来的肌肉型身材,仅仅是个花架子,这肌肉不光是看起来健壮,还结结实实的充满了无限的力量,他一握拳,都能感觉到手臂的力量向着掌心汇聚,似乎挥拳打出去,能砸倒一面墙。

不过现在,孟穹云可不敢贸然尝试了,他已经踢漏了一个浴缸,看上去便是价值不菲的,他可不想再多赔一面墙。

孟穹云看得欣喜若狂,孟忠则是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看到了什么?刚刚进入浴缸的父亲,还是一个大病初愈的老人,看起来还带着几分病怏怏的样子,可是走出来的,居然是个堪比二、三十岁年轻饶壮汉。

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孟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现在还是一家科研单位的研究员,从来都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神仙妖怪,可是眼前发生的这事情,若是让他来形容,那便是只有一个词了:神迹!

这真真是神仙才能做到了!简直就是大变活人啊!

唐峰无视掉父子二人心中的震撼,他径直走出了浴室,孟穹云也连忙跟了上来,喜滋滋的道:“唐先生,接下来,您有什么安排呢?”

他自然是记得当初唐峰对他过的话,也清楚,唐峰能够这般帮助自己,是因为需要自己带路去昆仑山,现在,唐峰已经兑现了他的诺言,也便该由他来报偿这份恩情了。

孟忠站在原地,又呆呆的看了一眼那浴缸,才跟在二人身后也进了客厅,此刻他看向唐峰的目光,已经完全没有帘初的怀疑,取而代之的,是震惊与信服,还带着几分崇拜。

唐峰并不理会孟忠,他这种眼光,他见得多了,也不觉得奇怪,只向着孟穹云道:“你去搜集一下相关的讯息,最好能找到当初的地图,我要安排一下家中的事情,用不了多久,我们便可以出发了。”

“没有问题,唐先生,这就交给老朽吧!虽然这十年来,老朽身体形同废人,可是这脑子却是没有废掉,这些年来老朽对昆仑山的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怀,也是查阅了不少资料的,有了不少发现,待老朽整理好,一并交给唐先生。”孟穹云面带着喜色,对着唐峰极为恭敬的道。

孟穹云当年也是国内有名气的考古学家,与一个团队进入昆仑山脉,不仅毫无收获,反倒是几近全军覆没,自己也身染顽疾,也算得上他人生之中的滑铁卢。

他心中对于此事当然是不能释怀的,对于自己见到的那些怪异事情,也是想要搞清楚,故而这许多年来对于昆仑山的事情,他倒是一直都没有懈怠。

唐峰点了一下头,这般是最好的,他对于昆仑山之中的情况,只是心中隐隐有些念头罢了,对于其中具体状况却是一无所知,有孟穹云这样精通的人在,倒是省却了他不少工夫。

“不过,”孟穹云稍微隐去了一丝喜悦之色,微皱着眉头,又向着唐峰道:“唐先生,我之前对您所的,是句句实情,这其中凶险万状,还望唐先生多加考量。”

所谓的凶险,无非是那条蛟蛇罢了,唐峰不以为意的道:“这件事情,不消你操心,你只要带路就好。”

“是,唐先生,我自然是会尽心带路,也并无怀疑您能力的意思,只是,”孟穹云踌躇了一下,暗中观察着唐峰的脸色,似乎在掂量着该怎么才不会引起唐峰的反感,犹豫半晌,才道:“只是希望唐先生做足了准备,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才不至于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