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长生王者 > 第188章 自私的林大小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8章 自私的林大小姐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188章 自私的林大姐

道文生涩,学习起来,比之华夏文字来,都要难上许多。

但是,学习道文,这却又是修行的根本,乃是踏入修行世界的第一步。

这世界上,虽然有捷径,但是,这捷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走的,他当初二十多岁方才接触修行,若非是得到了那位大能的传承遗泽,就算是得到再多的灵丹妙药和高深功法,也是断然无法踏入修行大门的。

可这捷径,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走的。

有舍有得。

他就是因为走了捷径,所以,在后来的修行之路上,多了许多的弯路,比之旁人来,艰辛了许多,若非他有大机缘,怕是,金丹化婴后,便驻足不前了。

所以,哪怕能够灌顶,但是,但凡大宗门之人,是严禁大修士为门内弟子灌顶的。

也是因为如此,各宗门弟子,在踏入修行之门前,都得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这道文。

虽然这个过程苦涩艰难,但是,对于他们未来的修行之路,却有着太多的裨益,足以让他们受用无穷。

道。

这是唐峰交给自家闺女的第一个道文,也是所有修行者学习的第一个道文。

地苍茫,神仙鬼怪,一切,都离不开这一个道字。

只这一个道字,便包容了这世间的一切,据,在星空之中,有古老的大修士,只参悟这一个道字,便跨入了那至高境界,几乎要飞升为仙。

当然了,这只是传,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也明了这道的重要性。

修士的文字,修士的语言,都是晦涩的。

最起码,对于地球人来,这种语言,是有些晦涩难懂的。

唐峰非常有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教着丫头,教她如何识别,如何发音这道字。

这个过程,注定了是要不断反复。

好在,丫头还没有启蒙,大脑思维还没有固话,否则的化,再去学习道文,就要困难许多了。

房门外,林梦佳静静的站着。

隔着那虚掩的房门,听着房间内,唐峰那一遍遍的声音,还有丫头鹦鹉学舌般的稚嫩诵读声,心中,百种的滋味。

唐峰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带着一种磁性的魅力,落入耳朵里,让你有种要沉醉其中的感觉。

但是,那发音,却让你根本听不懂,就仿佛在听书。

她不知道,唐峰教给自己女儿的究竟是什么,不过,作为大家族出身的女子,她却明白,像这种晦涩的东西,定然非常重要且非常的古老,若是自家闺女能够掌握,定然受用无穷。

在门口驻足许久后,她心中叹了一声,转身离开。

书房内,那晦涩的声音还在继续着。

转眼便是两个时,中途,林梦佳担忧自家闺女,往楼上去了两次,不过,她都没有踏入书房内。

有一次,孔庆华想要跟着她一道上去,被她很无情的拒绝了。

甚至于,家里的保姆想要上楼去整理房间,都被她给撵下了楼去。

人总是自私的。

现在的林梦佳,无疑是自私的。

在她看来,唐峰教导林瑶瑶,那是父女间的传承,理所应当,而其他人,没有资格,学习那些属于唐峰的东西。

林梦佳这般作为,让孔庆华心中有些不高兴,也让她心中越发的好奇起来。

书房内。

唐峰坐起来,脸上的严肃消失不见。

“今就到这里,这两日,你要时时温习今所学习的,切莫要遗忘掉。”看着丫头,他开口叮嘱道。

丫头手里捧着那写着道文的宣纸,重重的点头。

“等到明日,我便再带你去泡药浴,吃那些星星,好不好?”

听又要去吃那些星星,丫头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脸蛋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连连点头。

算算世间,距离上次丫头泡药浴,也已经有些日子了,也该是进行第二次药浴了。

这药浴,对于他来,没有任何用处,但是,对于普通人来,却是有着巨大的好处,反复浸泡药浴,不仅能够增强体魄,更重要的是,可以被动的吸收灵气,从而更快速铸就道基。

“行了,去跟大白出去玩吧。”唐峰伸手在丫头的头上抚摸了一下,笑着道。

丫头跳下椅子去,朝着卧在旁边的大白找了招手,大白吼了一嗓门,这一人一狗,便高高兴心出了书房去。

书房内,便只剩下了唐峰一个人。

他伸手将桌子上写着道文的宣纸拿起来,灵气波动间,这宣纸彻底的粉碎掉。

这个时候,林梦佳从外面走进来。

看着那在唐峰手中化作粉碎的纸张,心头一禀。

“怎么,舍不得瑶瑶了?你这一次次的往楼上跑,是怕她累着吗?”看着林梦佳,唐峰带着几分打趣的味道问道。

“我不是那种没有眼力的女人,虽然,我知道,瑶瑶跟着你学习那些东西,会很累,但是,我更明白,这对她会有莫大的好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林梦佳很是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缓声道。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林梦佳无疑是个开明且有眼力的女人,出身于大家族,这眼力普通女人所不能比的,她之所爱,自然是要为自己女儿绸缪久远。

“今后一段世间,我会很忙,我已经跟张伯打过招呼,今后,瑶瑶随你学习的时候,任何人不得靠近书房,张伯打从我的时候便照看我,他是可以信任的人。”林梦佳继续道。

听到林梦佳突然的这番话,唐峰都楞了一下。

不过,他是何等的人,很快,便就明白了林梦佳的意思。

想到此,他不由的一笑。

现在的林梦佳,就像是一个吝啬的地主婆,捂着自家的东西,生怕别人偷走。

道文何等的生涩难懂,若是随便一个人,只靠着扒墙角就能够偷学会,那这世间的修士们,岂不是都要羞愧致死了。

当然了,站在林梦佳的角度来,她的顾虑也是没有错的。

人吗,总是自私的,若是不自私,那就不是人了,是圣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