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至尊人生 > 第540章 神秘卷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父亲!”

这时,陈近东在密室之外叫道。

“怎么了近东?”

陈点苍问道。

“刚才,家丁在家中发现了一个古朴的盒子,上面留了一封信,让歌亲手打开!”

陈近东捧着盒子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古朴的木盒,方方正正,上面,正覆盖着一封信。

上面写着陈歌亲启。

“什么人送来的?”

陈点苍问。

“不知道,听家丁,是意外发现,我还特意去问了老温,他的安全监控设施,也根本没有捕捉到任何线索!”

陈近东还是有些紧张的。

毕竟,父亲的魂殿之人,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他们,也接管了陈家的安全工作,可饶是如此,居然还有人可以随意进出陈家。

“嗯?这怪事,最近怎么这么多,难道真的有事要发生么?”

陈点苍脸上带着疑虑。

“歌,既然这木盒是给你的,你打开看看吧!”

陈点苍顿了顿道。

“嗯!”

陈歌带着疑惑,将木盒打开,木盒里面,正安静摆放着一副古朴卷轴。

仔细看,这好像是一副沙漠行军地图。

卷轴上面,似乎还带着一缕缕残沙。

每一个点,上面倒是都标注的清清楚楚。

让陈歌诧异的是,最终地点,好像是在一地宫里面,正中央,摆放着一口大大的石棺!

而这副卷轴,虽然繁密,但好像就像是在可以展现给别人这石棺一般。

“爷爷,是一副地图!”

陈歌看完之后,有些莫名其妙。

到底是谁送的?

“根据坐标,这上面画的,应该就是西北的死亡沙漠,他给歌这副地图干什么呢?还有这副石棺,卷轴上刻意展示出来,看样子,石棺应该是一尊长生棺!”

陈点苍淡淡道。

“长生棺?”

陈近东疑问。

“嗯,这种棺材,我曾在太阳图里见到过,距今大约有几千年的历史,是西域其中一个国家的专利,传闻,埋在此棺之人,面貌无损,永葆姿态!”

陈点苍着,深吸了口气。

“曾经有很多人想要拿到长生棺,但是这么久了,从来没有人真正的见到过,奇怪了,是谁送给我们这样一份大礼?他用意何在?”

“我听莫先生,在南洋寻找太阳盟留下的线索时,就有人在暗中偷偷相助,现在,又有人送来了这副行军路线图,会不会两者是同一人?有一个人,一直在幕后帮助我们?”

陈近东着,跟陈点苍一同将目光看向陈歌。

显然,陈点苍绝对不会认识这样的人。

陈近东就更不用了。

唯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陈歌。

“我师傅秦伯?可是不应该,他没道理藏在幕后,他想要帮我,肯定会出现的!”

陈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要唯一的线索,那就是秦伯了。

但是秦伯也没必要不见自己吧?

“唉,这个问题先不要了,歌,打开信,看看里面都了什么?”

陈点苍问。

陈歌将信打开。

上面,只是很简单的写了两句话。

而看到这两句话,三人全都一怔。

“晴空蚀月水倒流,金花一

落命即休!”

晴空蚀月?晴怎么会有月亮?

水又怎么可能倒流?

陈歌实在是奇怪坏了。

而最后一句话,显然比较好理解。

应该是金花落地的时候,也就是命丧黄泉之时。

“这是的我?”

陈歌自语道。

“看来此人修为境界,是我们难以窥测的,他好像对所有的事情都了如指掌!这世上,真的会有这种高人么?”

连陈点苍都难以置信道。

“那父亲,歌怎么办?看来太阳图上面的预言,十有八九是真的,要不然这位神秘高人送这两句话什么意思呢?”

陈近东着急问。

“嗯,现在好像除了这卷轴,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是想让我们寻找长生棺,难不成,是想等歌真的出事之后,保留歌的身体?但太阳图预言,歌会死于分尸!”

陈点苍摇头。

“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从现在的这两件事来看,此人好像并无恶意,歌,既然他让你去找这长生棺,想来是有他的想法,你怎么考虑?”

陈点苍问。

“呵呵,反正我也活不久,既然他想让我去找,那我不妨去找找看,正好,我现在正想提升实力,突破半宗师境界,这也是个外出历练的机会,一旦一切顺利,那圣水之约,我便有了资格参加!”

陈歌道。

陈歌心里的直觉非常强烈,圣水之约,就是太阳盟秘密的关键点,所有的答案,似乎都集中在了圣水之约上面。

现在自己距离真正的宗师,只有半步之遥,无论如何,都要参加!

如果是这般,那预言就算成真也就值了。

“也好,现在来看,似乎只能这样了!”

陈点苍无奈叹口气。

爷孙三人,聊到了深夜。

第二。

陈歌便要出发。

陈家全部族人聚集一起。

正为陈歌送校

海岛之上,魂殿的人正在严格把守。

“岛上的任何事情,都要特殊留意,主上吩咐,现在是陈家的紧张时期,你们要格外认真!”

岸边,温自在正在对几个手下嘱咐。

随后,让他们退下。

温自在背负双手,站在海边,朝着茫茫大海望着。

最近都不知道怎么了,虽然看似平静,但总感觉要有大事发生。

特别是今早上起来,温自在心里,有一种心烦意乱,惴惴不安的感觉。

“嗯?”

他正望着大海。

忽然,他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道微弱的脚步声。

温自在微微侧头:“有什么事?”

他以为手下来了。

“簇,便是陈家?”

没想到身后传来了一道陌生苍老的声音。

温自在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回头。

眼前,是一个孤身嶙峋的老者,他白发苍苍,满脸皱纹。

特别是,他穿着一身淡雅的素衣,却是少了一条胳膊。

温自在不由紧张起来。

他怎么过来的?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阁下是谁?来岛上找陈家又是何事?”

温自在看他不凡,微微鞠躬道。

“我……宗师莫苍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