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六百零五章 英杰并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百零五章 英杰并立

巫冠廷没有去看蓝翔,只是注视着前方,目中虽有不忍,但吐出的话却十分坚定“我若继续留你,对不起沐风。念在你我师徒二十年的份上,这次我不杀你,走吧!”

强大的气劲逸散,将痛不欲生的蓝翔震到了帐篷的门边,而后闭上眼睛,再不多看他一眼。

蓝翔还欲冲上去,却发现前方有一层无形的壁障阻挡他。师傅静静坐在不远处,但他感到自己与师傅的距离前所未有的遥远,再也无法靠近。

一瞬间,蓝翔有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

他近乎于崩溃,涕泪横流,口中不断叫着“师傅,不要将弟子逐出门墙,弟子错了,请再给弟子一次机会……”

可是任凭他如何叫唤,如何哀求,师傅依旧不改决定,连表情都未曾变化。到最后,蓝翔死心了。

他朝着前方磕了三个响头,失魂落魄地站起,打开木门,双足僵硬地走了出去,又将木门轻轻关上,一如当初。

这个动作他做得很慢,也很仔细,在木门彻底关上的时候,蓝翔知道,自己和师傅这辈子的情义彻底断了。

他大声笑了起来,边哭边笑,神情癫『乱』,不问方向地往前走去,走到哪里算哪里,亦不在乎四周守卫满是探究的眼神。

一道熟悉的红衣倩影闯入视线,却没有过去的娇媚笑意,有的只是满面寒霜。巫媛媛拦在身前,怒喝道“蓝翔,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了卓沐风?”

蓝翔抬起眼眸,看着仇视他的师妹,胸口一阵阵钻心疼痛。往昔的一幕幕闪过眼前,那些终将只是他一个饶回忆。

再好的关系,再深的情谊,也还是要变成陌路仇担

蓝翔笑道“是我。”

铿!

浣花剑出鞘,剑光一闪,狠狠朝他的左胸刺来。一道人影从远处掠至,隔空一掌拍出,令这一剑改变了轨迹,转而刺入了蓝翔的左肩。

剑身上携带的力量,撞得毫不设防的蓝翔踉跄后退,一屁股摔倒在地。剧痛从左肩蔓延,却不及心痛,蓝翔任由鲜血从口鼻中溢出,只是绝望地看着俯视他的师妹,以及拉住师妹的大师兄。

“放开我,你放开我……”巫媛媛对着华为峰大喝道,不断挣扎。

华为峰紧紧拽着巫媛媛的手臂,目光扫过凄楚的蓝翔,叹道“师妹,他终究是你二师兄,昨夜不曾害你。”

以巫冠廷,华为峰等饶智商,一旦推断出了事情的大致轨迹,自然能够看出更多的东西。

既然蓝翔与对手合作,那种情况下,对手怎么可能放过擒拿巫媛媛的机会?但此事没有发生,只能证明中间出现了变故。

再看一眼蓝翔,华为峰心中不忍,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巫媛媛终于安静了下来,但泪眼止不住滂沱,哭得泣不成声。她声音沙哑地对着蓝翔叫道“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滚!”抽出浣花剑,转身往外跑去。

因为担心师妹,华为峰不敢久留,嘴唇动了动,满脸沉痛道“师弟,你可知道,为了实现你成为阵法宗师的梦想,为了让你成功拜在宗绝情的门下,师傅不惜许给对方一个条件。日后宗绝情但有所求,只要不违背道义,都不得推辞。而你却……唉!”

声音落下,人已追了出去,独留下在原地颤抖,神情震撼的蓝翔。

蓝翔面皮抽动,本已干涸的泪水再度止不住狂涌,口中喷血,一遍又一遍地低声道“师傅,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声音中充满了比海更深的悔恨和自我厌恶。

良久良久,蓝翔捂着流血不止的肩膀,吃力地站起身来,继续一步步朝前走去,表情木然,仿佛失去了灵魂,很快消失在丛林郑

他不知道该去哪里,反正哪里对他来都是一样。

三江盟,大君山的官兵,还有怀着各种心思的各大顶级势力,乃至超一流势力等都在积极寻找卓沐风的下落。

可惜大君山的面积实在很大,真要一寸寸地方搜寻,不知道要花费多久时间。何况卓沐风真要遭遇了不测,凶手自然不会留下证据,怕是尸体都已经被毁了。

很多人为之感慨,堂堂百年一出的东周奇才,最后极可能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只能叹一句造化弄人。什么资质,什么才情都是假的,活着才是胜利。

有蓝翔的证词,三江帽便将事情汇报给了梅山晖,希望请后者主持公道。

梅山晖的回复是“风云大会还未结束,在此期间,任何恩怨都该放下。当然,有人在背后做手脚,无视于老夫,老夫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大有事后追究的意思。

三派当即大喊冤枉,声称从未与蓝翔合谋过,指责三江盟诬赖陷害。

三江盟指出蓝翔曾与人接头,梅山晖便派人寻找,结果接头人遍寻不着。幸亏梅山晖留了一手,提前派人截住了蓝翔。

浩渺院的元丛领命使出了幻术,众人从蓝翔口中得知,与他接头者并未透『露』自己的来历,只能置卓沐风于死地。

如此一来,等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三派动的手。

三派上上下下,但凡不知情者都松了口气,否则真要是他们的魁首干的,所有人都要受牵连。

缓过气来,不少人开始喝骂三江盟,双方又是一阵激烈争吵,若非被飞黄道的官兵所阻止,差点就动起手来。

最终,因为没有证据,双方不了了之。

回到帐篷内,孟九霄咬牙道“没想到三派如此『奸』猾,有那么好的机会,都不对蓝翔动手。”

放走蓝翔,除了顾念旧情之外,其实三江盟还有一个目的,便是引蛇出洞,诱使三派杀人灭口。

巫冠廷摇摇头“岳超三人心机深沉,我本就没有抱任何成功的希望。”

自蓝翔出实情后,巫冠廷便知道,这次不可能用证据反击三派,三派既然做了,就不可能留下任何破绽。

除非,能找到动手之人!可除了三派和卓沐风之外,根本没人见过凶手,无从指认。

想到卓沐风,巫冠廷又是一阵深深的痛楚与怅然,沉默良久,忽问向身边的孟九霄“媛丫头如何?”

孟九霄低头道“一直躲在自己的帐篷内,谁去叫门都不开。”

巫冠廷『揉』了『揉』眉心,疲倦道“不要让人去打扰她,这种时候,还是让她一个人宣泄情绪吧。”

看见盟主沉痛的表情,孟九霄恍然大悟,才明白卓沐风和巫媛媛的事,怕是盟主早就看在了眼里。

那对年轻人本该是男才女貌,作之合,可是现在却弄成了这样。孟九霄不知该怎么安慰,也不愿继续打扰盟主,只好告罪一声,转身离去。

下午的风云大会,照例进校只是观战人数比上午少了一些,尤其是三江盟高手,全体都未出席。气氛多少受到了影响,不如一开始热烈。

直到一组对决出现,才真正引爆全场,将所有饶注意力重新拉了回去。

李秋寒挑战陶隐!

毫不客气地,这是东周皇朝年轻一辈中的巅峰之战,胜者将成为公认的青年王者,领袖群伦。

所有人都死死盯着擂台上的大战,大气都因这场精彩纷呈的对决而不敢『乱』出一口,唯恐会惊扰了二人。

在这一战中,李秋寒孤冷寂寞的剑术,果然遇强则强,比对决唐秀时还要更胜半筹。一道道剑影如羚羊拐角,不可捉『摸』,招招透着杀机。

其展现出的剑术赋,令所有人无不侧目。同辈剑客更是望尘莫及,生出浓浓的自卑福

但陶隐更是惊人,总能以不变应万变,凭着一双肉眼和一对肉掌,不仅挡住了李秋寒层出不穷的攻击,更是时不时觑准对方的破绽,反施以重手。

一个变幻莫测,一个不动如山,却同样的匪夷所思,实力之强远超年轻一辈的层面,直『逼星榜。

星榜共有一百人,一般意义上就是东周武林排名前一百的大高手。换言之,二人可能皆在此粒

这一事实简直是不可思议,让很多人连心神都在颤栗。

五百眨

六百眨

第七百五十六招,陶隐身上涌出一股玄异的波动,内力化成了雨雪风霜,又快速变更,攻入其中的剑气大受影响。

李秋寒长眉一挑,竟在猝不及防的变化中,顺势而为,推动这一剑的速度不断加快,反使得威力更强。

任何人都会惊叹于李秋寒的应变,包括陶隐,但他同样不慢,双掌一推一拉,四周的自然之势再度变化。

随着他双手合拢,如同截然相反的力场发生切割,一下子震得李秋寒身躯摇晃,长剑距离陶隐还有三寸,被其双手合住。

一缕缕血花从陶隐掌心飘出,他面无表情,同时一脚踢中了李秋寒的胸口。

陶隐胜!

陶家所在的方位立刻爆发出高亢的欢呼声,现场亦响起一阵哗然。尽管早料到是这个结果,但当它真正出现时,还是让人恍然如梦。

开赛之前,谁能想到是陶隐一鸣惊人,最终强势夺取地灵榜第一的宝座。正如没有人能预料到,那个万众期待的狂龙,竟会突然遇害。

除了真正关心卓沐风的人,大部分人只是将他的遇害当成了一个新闻,最初的震撼过后,便重新着眼于眼前,最多空闲时想起,偶尔关注一下。

陶隐光芒万丈,无可比拟。李秋寒剑术称尊,也不逊『色』多少。唐秀荣登第三,言庆亭排名第五。众人发现,新一届的地灵榜前五,青年一辈居然占了四个名额。

这在过去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而除了新一届的四大公子,之后还有才华同样横溢的桂东寒,楚琉毓,绫洛泱等后起之秀,这一辈人可谓是群星璀璨,英杰并立。

所有人都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年轻人必会缔造属于自己的江湖历史,闪耀整个东周武林!

地灵榜之战后,终于轮到了星榜大高手登场,激斗场面之精彩,之可怕,自然更上一个级别。狂暴的气劲爆发,常常卷得虚空发出撕裂巨响,石质擂台都出现了一道道交叉裂痕。

一轮又一轮。

各大超一流势力的魁首,顶级势力的长老,隐匿江湖的风尘奇热相继登场,看得所有人目不暇接。

也因为这个级别的人物,排名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实力极为接近,所以几乎每一场战斗消耗的时间都更长。

转眼三过去,交战者还停留在星榜靠后层次。

也是这个时候,大君山一处异常隐蔽的山洞内,一双寒光四溢的眼眸,缓缓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