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倾世毒妃太傲娇 > 第一百八十四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该死的颜晴,早知道今日,当初他就应该玩完之后杀了她,而不该迷恋她的身子而生生葬送了自己的前程!

“弟弟,做了就是做了,姐姐都不怕在世人面前被笑话,你怕什么?嗯?”

颜晴着,忽扯开自己的衣衫,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那些被颜言折磨而留下的伤痕展露在世人面前。

“看吧,这些都是颜言,我的弟弟给我的耻辱!”

“你!你疯了!”

颜言根本没想到颜晴已经狠心决绝到了这种地步,居完全不顾一切的脱衣,只为拉着他一块下地狱。

“我没疯!疯的人是你!你明知道我是你的亲姐却还如此虐待我,颜言,你简直就是畜生!”

颜晴将衣服裹紧自己,仰手又是甩了颜言一巴掌。

颜言的颜面已经是丢尽了,此刻的他已经是成为了被激怒的野兽,他忽然出手,狠戾的掐住了颜晴的脖子,大叫着:“你去死吧!”

身为太子的颜言,转眼间如此狠戾的杀人,无疑是令对此事还持有怀疑态度的人们立刻是相信了颜晴所的话。不然,颜言为什么要杀她,一定是恼羞成怒了。

颜晴被掐住脖子呼吸不畅有些喘不开气来,她挣扎着捶打他,可惜颜言力道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是越发的重。

祭神台下的廖千雪见状不免有些担忧,“洛熙,在这样下去颜言会把她掐死的。”

“都是冤家孽债,就算是现在不死,以后也少不了彼此报复。”'颜洛熙笑了笑,“娘子别着急,接着看……”

廖千雪倒是想要看看今日这场戏如何收场,不知颜洛熙接下来是怎么安排的,总不能让颜言魔性大发活活将颜晴掐死吧?

正在疑惑之际,耳边就听到有女子的制止声传来,“言儿,住手!”

廖千雪寻声望去,就见人群中站了一名红衣女子,衣服是大红色不点任何装饰,而在她的背后是垂着一头雪白头发,发丝隐隐拖地,女子一红一白的颜色两相碰撞,就这么突兀的现了身。

廖千雪看着那一头白色,登时是明白了,“这就是那夜引路的白影女子?”

“正是。”颜洛熙笑的一脸神秘,“她就是齐妃。”

“颜言的生母?居然没被皇后弄死?真是稀奇!”

廖千雪错愕,按照常理来讲,皇后抢夺了齐妃的孩子就应该把人料理干净,齐妃居然还活着,这不是大的讽刺么!

“娘……你……”颜言在看到齐妃的那一刻,本能的开口。

然而话一出他才意识到自己漏了嘴,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承认了来人是他的母亲,这……

颜言后悔不已,然而后悔也已经晚了,所有人都听到了。

怪就怪在,他的母亲一直都穿着白色的衣服,整日在冷宫里游游荡荡,如今突然穿红衣现身他难免惊诧!

“言儿,放开她。”齐妃,再一次开口命令。

“这贱人必须死!”颜言声线狠戾道,“如今局面,已没有任何转机,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现在齐妃的出现,颜言的口误,足以证实皇家的肮脏所在,想要遮掩也是遮掩不了了,只能破罐子破摔。

“随意吧。”齐妃阻止不了,便也不再阻止。

他无心理会颜言对颜晴的杀意,而是拖着红色的衣裙和白色的长发走上了祭神台,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不堪,一身血污的东越帝。

“皇上,你还认得我么?”

东越帝两眼直直的看着白发女子,看着她那一张略显苍老枯败的脸,似在努力的回忆着,他喃喃的动了动嘴唇,良久却是没有出一句话来。

“看来皇上是贵人多忘事,臣妾是齐妃,也是当年你宠幸众多妃子中的一人,当年皇后善妒刚有身孕时,就一心想着铲除异己,将所有受孕的女子都视为眼中钉,皇后得知臣妾有孕后没有杀了我,而是找了莫须有的罪名将我圈禁起来,只因为臣妾受孕的日子和皇后极为接近,那时皇后为以防万一,就做了万全打算。”

“她想要生下龙子来坐稳太子之位,以保自己六宫之主的位子和楚氏一族的满门荣耀,但却又担心自己生下的是女儿,所以她一直留着我以备调包。”

“皇后生产的日子足足提前了一月,她为了一己之力,竟对我用药催生,让臣妾的孩子与皇后的孩子一出生,后来皇后生了个女儿,而臣妾生了个儿子,呵,后来便有了偷凤换龙之事。”

齐妃起陈年往事,眼神里满是痛恨之色,她看着东越帝,诡异的笑道:“臣妾所受不公,定当要加倍讨还。”

“不过皇上你不用担心,臣妾不会报复你,只是来报复皇后娘娘的……”

齐妃笑着走开,“在臣妾眼里,皇上这些年被皇后和楚氏一族玩弄,也不过是个蠢蛋罢了,这皇位啊还是趁早给了别人吧……”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不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之人绝对不出来。

东越帝的面色越发的苍白难看起来,只是始终却是一言未发。

所有饶目光都凝聚在那红衣白发的女子身上,看着女子下了祭神台,一步一步的走向宫殿所在。

宫殿中,皇后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二十年前的仇敌,如今面对面,不知是怎样的光景。

“皇后娘娘,二十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齐妃笑的隐晦,“娘娘你应该是还认得臣妾的吧?毕竟你抢夺了我的儿子还想要杀死我呢……”

一袭凤袍的皇后,看着眼前的齐妃,目光一直紧盯在她那垂倒脚踝的白发上,满面的不可思议。

“娘娘是觉得臣妾这白头发好看是么?呵,起来这可是拜你所赐呢,当日生下孩子后,娘娘你就命人给我灌了毒汤,我侥幸不死,可却是一夜白头,你是不是觉得这白头发特别美呢?嗯?”

“来,你要不要摸一下?”

齐妃笑着去抓皇后的手,皇后却是犹如躲避瘟疫一样,唰的将自己手放在背后,与此同时皇后后退一步,与齐妃保持一步之距。

“怎么?娘娘这是害怕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