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 第三千一百五十二章 她到是消息灵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千一百五十二章 她到是消息灵通

.50z.

言笑消失了四年,这四年时间里,元蓝没找过她一次,似乎彻底当这个女儿不存在一样。

许家也没在提起过,言笑的外婆也是在这段时间病逝的。

至于后来元蓝怎么又开始想起这个女儿的,理由起来很是可笑。

许家做的是香水香薰这类生意,有两个不错在售的品牌,在凉城也算是有名气,家境殷实。

三年前,在国外香水公司的冲击之下,许家的产业受到了波及。

许逸棠为了让公司在行业内站稳脚跟,不得不开始研发新的香水。

可他的团队做了长达两年的研发和调制之后,还是没能研究得出一款让人惊艳的香水产品来。

这可愁坏了许逸棠,他四处招揽人才,甚至自己亲自去全世界各地寻找合适的原料,却始终没能突破这个瓶颈。

就在许逸棠一筹莫展时,元蓝的母亲过世,元蓝回家奔丧。

元蓝在许家的地位并不高,许逸棠原本不打算去葬礼的,是元蓝求了他很久,他才勉强答应的。

在乡下,许逸棠的身份给元蓝长了不少的脸,很是风光。

元蓝也因此一扫年少时的雪耻,很是得意。

许逸棠对她的那些穷亲戚并不喜欢,还十分嫌弃,不与他们接触,一直催促着元蓝赶紧结束葬礼好回凉城。

元蓝在整理母亲遗物的时候,丢到了很多老太太平日里用的东西。

那会儿东西都丢在院子里,许逸棠路过的时候闻到一阵阵奇香,他找了半,发现这奇香是从那堆被元蓝丢掉的东西里散发出来的。

他翻了半垃圾,找到了一个被摔破的瓶子,香味就是从这瓶子里的液体散发出来的。

无奈瓶子上没有任何的字迹,而且瓶子也只是从前那种普通的玻璃瓶,找不到一点的头绪。

许逸棠找了元蓝来询问,元蓝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便叫了平日里和老太太走得比较近的朋友来打听。

许逸棠这才得知,这瓶子里的东西是言笑给她外婆配制的安神水。

老太太上了年纪之后,一直有失眠的问题,整晚整晚睡不着觉,白头痛不已,身体也是每况愈下。

她看过医生也吃过药,但情况都没得到好转。

后来言笑因为在学校闹零事情被迫休学在家,见老太太睡不好觉就来陪她睡。

奇怪的是老太太和她睡觉便能睡着了,一开始老太太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反复试验几次之后发现问题就出在言笑的身上。

言笑自身体就带着淡淡的清香,老太太和她睡的时候,闻着那淡淡的清香就能睡着了。

可后来老太太生病了,她无力再照顾言笑,再加上言笑找不到合适的学校,她只好去找了自己的女儿元蓝,求着她把孩子接回去。

言笑自然是不肯回去的,是老太太又打又骂的,才把她赶走的。

走的时候,言笑把这安神水留给了老太太,是她亲自配制的。

香味和她身上的很相似,但要浓一些。

言笑吩咐外婆,若是睡不着的时候,就把这安神水放在香薰瓶子里散发一下,就好像是她陪在她身边一样,她或许就能睡着了。

后来言笑离开了,老太太又开

始失眠了,她便用了这安神水,免于被失眠折磨的痛苦。

后来言笑失踪,老太太得知后还大病了一场,本想四处奔波去寻找言笑的,却收到了言笑寄来的安神水,并在信里告知她自己过得很好,让她不要担心,也不要与人起自己的事。

老太太知道言笑是犯了事儿才失踪的,便没伸张这件事。

她会定期收到言笑寄来的安神水,都是言笑配置好的。

就像许逸棠现在手里拿着的那瓶,是言笑一个多月前寄回来的。

许逸棠听了这件事,非常的激动,立马让元蓝想办法联系上言笑。

可元蓝这会儿哪里去找言笑的联系方式呢,许逸棠回凉城之后,把残余的安神水拿去了研发部进行分析,想按照这味道的比例去配制一样的安神水出来。

可他们怎么配不出来相同的安神水,总是缺少一些东西,配方永远不对。

许逸棠不得不催促元蓝赶紧联系上言笑,元蓝愁坏了,就在这时,告知他们这些情况的老太太给他们言笑又寄安神水回来了。

许逸棠顾不上休息,带着元蓝连夜开车回到乡下,拿到了那个快递。

快递上只写了个大地名,并没有详细地址,但好在有一个电话号码。

元蓝急忙拨通了这个电话,电话的主人是一家快递发货点,他告诉元蓝,这东西是有人委托他帮忙寄的,他也不知对方的联系方式,只知道对方每三个月会来寄一次这个快递。

元蓝估摸着这个人就是言笑,便让这位快递人员帮她个忙。

若是言笑下次再来寄快递的话,就帮忙转达一声她外婆病逝了,让她回来看看。

元蓝和许逸棠又等了三个月,可算等来了言笑。

她匆匆赶了回来,见到的却是外婆的墓碑。

言笑在墓碑前跪了一,元蓝找了来,要带她回家。

当时的言笑是拒绝的,但元蓝没忘记许逸棠交给自己的任务,不停的劝言笑,还和她道歉什么的,得声泪俱下,很是感人。

言笑以为她真的是良心发现了,便随着她回了一趟许家。

她并未打算久留,只打算看看,并把当年的事情做个了断。

谁知到了许家之后,许逸棠却让她写出安神水的配方。

言笑只觉得可笑,当即就拒绝了。

许逸棠为之震怒,还让人看着言笑,非要她交出配方,才放她离开。

可此时的言笑早已不是从前的言笑了,他们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住言笑?

她又一次消失了。

这一次她走了两年,多多少少听了一些关于许家的情况。

她不辞而别之后,元蓝在许家的日子并不好过,许逸棠为了挽救公司当时的危机,不得不被迫推出新品。

新品的配方,是完全按照言笑的安神水仿制的。

一开始这新品销售很不错,给许家带来了不少的利益。

可时间一久,产品就开始频频出现问题。

不少的用户开始反映这款产品有问题,还有不少索赔的等等,口碑持续下滑,让许逸棠更加焦头烂额了。

这些消息,言笑都上有所耳闻的,不过她无动于衷,只像是在看一场好戏一样。

这一次元蓝不知从哪里弄到了她的联系方式,才找到了她,又开始用苦肉计来骗言笑回去。

言笑岂会不知自己这个母亲的劣根性,她只是懒得揭穿。

再加上她要回来看望外婆,才勉强答应了元蓝的要求回来看她。

这不,言笑回到村里的事情,到底还是传到了元蓝的耳朵里。

她立马安排人来接言笑了,只不过言笑没想到的是,这次来接她的人,居然是许清远。

许清远是许逸棠和前妻的儿子,许家的继承人,长得是一表人才。

当年言笑被接到许家的时候,他一直在国外留学。

许家的人对这个许清远是格外的看重,不惜重栽培着。

这许清远呢,也比较争气,没有那些世家子弟的劣根性,好学上进,从就是名优等生。

原本两人之间是不会有交集的,但在言笑决定离开许家的前一阵,许清远回国探亲了一趟。

算起来,言笑其实欠了许清远一个人情。

所以一大早他出现的时候,言笑没有像对其他许家人那般态度冷淡。

“言笑,好久不见。”许清远坐在车头上笑着跟言笑打招呼。

言笑站在破旧的大门前,眯着眼睛打量着他。

几年没见,他更成熟了一些,面貌上继承了他父亲的好看皮囊,算是个俊俏的帅哥。

若他不是许家的人,言笑可能会调戏一下,毕竟她爱好美男嘛。

可他是许家的人,言笑便觉得没这个兴趣了,她顺了一把自己有些炸毛的短发道,“你怎么来了?”

“阿姨你回来了,让我过来接你。”许清远清清淡淡的解释,脸上依旧是那清隽的笑容。

“她到是消息灵通。”言笑扯着嘴角不屑的哼了一句,转身就回了老房子。

一大早的,她还没洗漱呢,头发乱糟糟,脸也没洗,没一点形象的。

但就算这样,也不减她的魅力,照样魅惑人心。

言笑就着院子里老旧的洗手池简单的洗漱着,还学着从前的样子,蹲在地上拿着漱口杯在刷着牙。

昨祭拜完外婆之后,她又回来收拾了老房子。

到黑才勉强收拾好,比第一晚住进来的时候利索多了。

院子里原本扑着青砖,因为年代太久已经凹凸不平了,那些杂草就是从青砖缝隙里冒出来的,被言笑整理过之后,上面还有着一道道不是很整齐的铲痕。

一些流水的地方长着湿旧的青苔,院子的围墙已经斑驳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四周的房顶上都覆盖着厚厚一层落叶,让井看上去更加的阴郁了。

加上今日的气不佳,阴沉沉的,让整个院子更加灰败。

此时的言笑,穿着珊瑚绒的浅粉色睡衣蹲在那里刷牙,俨然成了这片灰色布景中的一抹亮色,十分惹眼。

许清远就那么细细的打量着言笑,也不催促,仿佛他一点都不着急。

当年第一次在许家见到这言笑的时候,许清远就觉得她不是个寻常的人。

她身上有一种很强的吸引力,深深的吸引着许清远。

(病了两,存稿都用完了,不得不打起精神码字,写得也不顺畅,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