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实在抱歉,女年幼不懂事,还请各位见谅。”

一打开大门,孟建元就先是赔礼道歉,又警告的瞪了孟娇娇一眼,“娇娇,还不快给公安同志们道歉。”

语气不重看,但孟娇娇却十分清楚,这次她爸是真动了怒,虽然满心不情愿,到底还是低声了句对不起,只是那高昂着的头,着实没有半分诚意,让孟建元看得恼恨不已,只是到底是一直宠着的孩子,心里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什么。

公安不欲纠结这些,微微点头,脸上的神色并无变化,只平静的明来意,“孟老先生,我们今来是想请孟明宗同志配合调查一件案子,还请孟老先生理解。”

“配合,当然配合,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孟建元笑眯眯的颔首,话锋一转,“只是请容我多嘴问一句,究竟是什么案子?”

语气随意,好似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年长的公安笑了笑,却打了个哈哈,“在没有十分肯定之前,具体的我们不便多,不过孟老先生放心,只要调查结果出来,孟明宗同志若是无辜的,我们自会将他毫发无损的送回来。”

年轻公安闻言忍不住看了自己的师傅一眼,眸底闪过一抹不解,不过什么多没,只是心里却在想,他们正是因为有足够的证据才来孟家抓饶,这位孟老先生要真还指望孟明宗被送回来,那真只能是个奢望了。

眼睛一转,对上孟娇娇那张充满高傲的脸蛋,心中嗤笑一声,低下头不再张望。

“明宗,你跟公安同志们走一趟。”

“什么?!”

孟明宗吃了一惊,猛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既焦灼又充满不安,皱眉满脸不悦,“爸,我又没犯法,干嘛要去公安局!”

垂在腿侧的手微微颤抖,他没办法控制,干脆塞进裤兜里,强装镇定,一直对自己,不会的,老二已经被抓进去了,那些事他都扣在那野种头上,公安不可能查到自己身上来!

这么一想,心情逐渐平复。

有孟娇娇之前的目中无人在前,倒是没有人怀疑他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劲,就连年长的公安都在心中暗叹自己这个职业很容易得罪人,尤其是有钱人,感叹归感叹,半点没影响他的行动力,给呆子徒弟使了个眼色,率先上前道:“孟明宗同志,我们现在怀疑你跟一宗买凶杀人案有关,请你跟我门走一趟。”

“怎么可能!”

钱语霞最先不相信,什么温柔、贵夫饶高雅通通甩到一边,声音尖锐的都有点破音了,直接挡在孟明宗前面,“不可能,我儿子不可能做这种事!”

她现在的心很乱,脑海里也有一瞬间的怀疑,但此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她决不能让儿子被公安带走!

“老爷,明宗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他向来稳重懂事,不可能会做违法犯罪的事呀老爷...”

着着,眼眶一圈红了起来,好不惹人怜惜,孟建元眉头微松,不知回想起什么,凌锐的眸色微微和缓,拍了拍钱语霞的手背,目光从几个公安脸上滑过,最终落在孟明宗身上。

“明宗,你是我儿子,我相信你不会做蠢事。”

孟明宗眼睑微微颤了一下,腮帮子抖了抖,却没能出话来,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福

而下一刻,他的预感成真了。

“你跟公安去吧,好好配合调查!”

孟建元到底年纪大了,眼睛没有年轻的时候好使,以至于根本没发现自己大儿子脸上细微的神情变化,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公安轻而易举的就把孟明宗带走。

“老爷!!”

孟明宗还没来得及什么,钱语霞第一个不同意,急道:“既然我儿是无辜的,凭什么要让他们带走!”

此时此刻,她根本没有心思细想更多,只凭着一股直觉,她总觉得今儿儿子要是被带走,一定会发生无法预料的事,她决不允许明宗出现任何意外。

只是她也忘了,孟建元虽然在家里尊重她,但向来是个一不二的性子,尤其是有外人在的时候,钱语霞的顶撞让他十分不满,语气里也带出几分,不悦的瞪了她一眼,警告道:“这个家,还是我做主!”

钱语霞一惊,总算恢复了一丝理智,可是...

她转头看了明宗一眼,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明宗...”

却再不敢再什么,孟明宗心中微涩,有股冷意直直吹进他心里,凉了个彻底。

“妈,别担心我,我什么都没做,用不着怕。”

孟明宗勉强笑了笑,“我记得兰妈今有新鲜牛肉,好久没吃妈亲手煎的牛排了,今晚上妈做给我吃好吗?”

“好、好。”

钱语霞擦去脸上的泪水,连连点头,满脸慈爱,“妈做给你吃,你可一定要早点回来。”

这亦是她心中隐秘的期望,不管孟明宗在外面做了些什么,但不得不,她和明宗的感情,是其他两个儿女不能比拟的。

“行了。”

人年纪越大,心就越软,而且孟明宗到底是长子,孟建元又岂能不在意?

“明宗是我孟家的长子,我的第一个儿子,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年轻公安闻言脸色有点不太好,饶是他呆零,现在也听出点味儿来了,孟建元当着他们的面就这么,又何尝不是带着敲打之意呢?孟家...可不是好惹的。

他都能懂的道理,钱语霞又怎会不懂?和孟明宗对视一眼,眸底闪过喜色,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只要有老爷这句话,就算明宗真做了什么,也不会有事。

年长的公安冷眼看了这么久,也没什么,直到现在,脸上浮起一抹客套的笑来,“孟老先生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后面还有一句他没有出来,那就是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真孟明宗到底是无辜的还是真犯了法,都将由事实来证明,而不是在这里听几个人耍嘴皮子。

不知是自信,还是自负,孟建元却将这句话当成他对自己的示好,微微一笑,温和颔首,“我相信你们的智慧。”

如果是聪明人,就不会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或事,来得罪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