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田间宠妻日常:带着空间混七零 > 第994章 一个大大的问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94章 一个大大的问号

“叮铃~”

一片安静中,门铃声格外清晰。

保姆也顾不上躲事儿,快步出去开门,原本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的孟家人,纷纷又‘活了’过来。

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钱语霞看了眼老爷,又看了眼自己两个儿子,最后落在女儿娇美年轻的脸庞上,缓缓绽放出一个温柔的笑来,语气轻松,“这么早上门来的,一定是阿凛那孩子。”

“妈,我去看看!”

孟娇娇一听到司凛的名字哪儿还坐得住,脸蛋红扑颇,起身就要往门口走。

“哼,去吧去吧。”

想到司家的家世,钱语霞眼里的笑意更深了几分,无奈中带着几分宠溺,“就是留着你的人在这,也留不住你的心思。”

女儿和司凛的婚事如今已是板上钉钉,既如此,她巴不得两人能多相处相处,培养好感情。

孟娇娇欢快的笑起来,明媚活泼的笑声充盈着客厅里,一扫之前的静谧压抑,当然,好似有什么事情被之间忽略过去。

孟明耀低着头,眼中的微光一点一点散去,垂放在两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吗,青筋毕露,为什么!

可惜此时无人在意他心中的不甘与愤怒,不占长、又不占幺,更不善言辞讨好,五根手指尚有长短,更何况孟家这样的富豪之家,哪有什么公平道理可言?

当然了,此时失望的不仅仅是他,还有孟娇娇,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她脸上的红润淡镰,眉头紧皱,“你们又来我家干什么?!”

“孟明宗呢?我们有事情需要他配合调查。”

顾忌着孟家的地位,公安话还算客气。

保姆已经飞快闪到一边,眼里闪过一抹庆幸,还好姐在这儿,要不然头痛的就该是自己了,二少爷才被公安带走,今儿公安竟然又找上门来,准也没什么好事,她可不想吃挂落。

不是司凛来找自己,孟娇娇心情已经很失望了,现在这公安又要找自己大哥,她骄纵的性子就上来了,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指了指大门上悬挂着的牌子,冷冷道:“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吗!”

“放肆!”

一个年轻点的公安被气的脸色涨红,愤愤道:“我们这是执法办案,你们有配合我们的义务!”

孟娇娇不以为然,嗤笑一声,拦在门口的身体纹丝不动,半点都没有让他们进来的意思,“你办案就办案?你有相关证件吗?我们孟家的物件每一件都价值不菲,要是什么人都能进来,万一碰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你、你!”

年轻公安到底见过的市面少,被一个年轻姑娘这般羞辱,心里羞愤不已,可又不出话来应付这种胡搅蛮缠的人,他们身上这身制服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时候谁还敢冒充他们不成?

倒是其他几个公安历经风雨,淡然无比,不过从他们微沉的脸色上来看,也不见得心里正如面上这般平静。

“哼!”

见那年轻公安被自己骂的不出话来,孟娇娇心中越发得意,抬着下巴,不屑道:“大清早的就不安生!”

转头就吩咐保姆,“兰妈,还傻站着干嘛,关门!”

“这...”

兰妈纠结又犹豫,左右为难,心中暗暗叫苦,一边是公安同志,另外一边是家里最受疼爱的姐,哪个她都得罪不起。

还是公安见不得她如此可怜,无奈叹了口气,往后退了一步,往旁边站了站,这样一来,门就能关上了。

孟娇娇没想那么多,只当自己赢了,得意一笑,转身就回了屋子,倒是兰妈朝公安们感激的笑了笑。

得,这行人一上班就赶了过来,别没见着嫌疑犯,还吃了个闭门羹。

年轻公安狠狠瞪辽孟家大门,看向自己的队长,苦恼道:“队长,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

队长没看他,脸上平静极了,“这是孟家的大门,也是他们出去的必经之路。”

刚才那姑娘不懂事他也不可能跟她在门口争执,孟家人不可能人人都如那姑娘一般无脑,只是多费些时间罢了,低头看了眼手表,再过十分钟,就是孟建元往日里出门的时间。

不急。

“阿凛呢?”

钱语霞见孟娇娇是自己走进来的,而且脸上也没有半分笑意,心中觉得不对,“怎么没跟你一块进来?”

司凛不是第一次来孟家,那孩子是个懂事的,每次来,都会进屋先拜访她和老爷两个。

“别提了!”

起这个孟娇娇心里就郁闷,气道:“不是凛哥哥,只是几条乱叫的狗在撞门!”

愤愤道:“白开心一场!”

自从订婚之后凛哥哥对她的态度也没有好半分,主动来找她的次数就更少了,前好不容易答应了今陪她去逛街,哪知道竟遇上那几个讨厌鬼!着实可恨。

“狗在撞门?”

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女儿钱语霞还能不了解吗,这话一听就不对劲,正好兰妈也走了进来,干脆问道:“兰妈,刚才你和姐在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我...”

兰妈张了张嘴,不受控制的看了孟娇娇一眼,神情带上几分犹豫,她不知道该不该直接...

钱语霞将她的行为看在眼中,心中那股不对劲的感觉越发明显,与此同时,还隐隐有些不安,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眼神锐利,“!”

这个家里孟建元掌外,钱语霞管内,兰妈又怎么会不怕这位女主人呢,缩了缩脖子,低垂着头避开孟娇娇警告的目光,再不敢隐瞒半分,把整个过程全了出来。

随着她的话,气氛越来越不对劲,透着几分冷意,兰妈不敢抬头,也不敢动,心里忐忑不已。

好像过了很久,也有可能只有几秒钟,孟建元了一句话。

“孟娇娇,你可真是孟家的好女儿。”

语气冰冷,毫无温度。

兰妈心中微松,既庆幸又有点莫名的愧疚,老爷这是问责姐去了。

“爸...”

孟娇娇脸色微白,恼恨的瞪了眼兰妈,这才噘着嘴控诉道:“是那公安太没把我们孟家放在眼里,我才...”

“住嘴!”

孟建元深深看了她一眼,却不想听这些没用的废话,语气不容置疑,“跟我去给公安同志赔礼道歉!”

向来对钱语霞十分满意的他,心中隐隐生出一抹怀疑,儿女被教养成这般没头没脑的样子,钱语霞...真是他认为的那般贤惠聪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