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田间宠妻日常:带着空间混七零 > 第993章 外未平,内难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93章 外未平,内难安

“妥了?”

“妥了!”

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李乾脸上的笑意也不再掩饰,“那孟家老二被直接从孟家带走,门口又有记者盯着,明的报纸上肯定能有孟家的一席之地!”

完还遗憾的叹了口气,道:“就是可惜没办法亲眼看看那位孟老爷子的脸色,肯定十分精彩。”

顾沅淡淡一笑,眸色平静,折了一个孟明兴,对孟家来只是伤零皮毛,筋骨都没动一下,孟家可是有三个儿子,更何况孟明兴既不是正儿八经的婚生子,又不曾真正插手管理孟家事务。

起来,哪怕他这回在铁栅栏里出不来,也只是让孟家的脸面蒙上一层浅浅的灰尘,一阵轻风就能轻易拂去,顾沅勾了勾唇角,这个结果...可还远远不够。

“李乾,按照原有的计划继续实施。”

孟家人总太过于自以为是,又时常在面前蹦蹦跶跶,着实令人生厌。

李乾眸中精光闪闪,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架,微笑点头,“好的老板。”

心中默默给孟家点了根蜡,想了想,又默默灭了,看着窗户外萧瑟的枝叶,叹了口气,凉了,孟家...该破产、啊,不,是该灭了。

李乾跟在自己身边的时间不短,性格虽然偶尔有几分活泼,但为人精明做事又干练,事情交给他,顾沅只需知晓进度,详细的过程却不用在意。

正如李乾所料,第二京洲时报上果然有关于孟明心报道,不过只占据聊一个角落,这还是因为孟家如今风头正盛的缘故,尽管如此,这对孟家尤其是孟建元这个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的人来,无异于被人狠狠一巴掌扇在脸上。

“没用的东西!”

孟建元一向有看早报的习惯,幸好他都是吃了早饭才看的报纸,要不然这会什么好胃口都没了。

啪的一声,桌上的咖啡杯被扫落在地上,那米白色的地毯被染上深褐色的污渍,尤其刺眼,孟建元眯了眯眼,心里那口气堵着他浑身难受,“丢人现眼!”

保姆见形势不对,早就躲进厨房去了,这会儿在场的也只有他们自己人,孟建元倒是没再掩饰自己的神色。

钱语霞是个十足的夫人太太模样,也最是了解孟建元的人,和自己的大儿子孟明宗不着痕迹的换了个眼神,然后微微一笑,抬手轻轻拍抚着他的胸口,温声道:“老爷,别生气了,省的气坏了身子,明宗他们几个孩子可会担心的。”

也亏她心机深沉,孟明宗儿子都十几岁了,在她嘴里还成了个宝宝,不过也能理解,谁还不是个宝宝呢?

孟建元闻言目光就扫了过去,孟明宗三兄妹这个时候倒也乖觉,个个都面露担忧关切,孝顺不已。

尤其是孟娇娇,果然不负她这个名字,故作娇柔的坐到他身边,娇声道:“爸,惹事儿的是二哥,大哥就不了,向来是您的左膀右臂,三哥和我虽然没给能给您帮上什么忙,但也绝不会给家里添麻烦。”

嘟了嘟嘴,一脸委屈,“您可不能这样,因为二哥一个饶错,就把我们归成一类人啦!”

幸亏孟明兴没在这儿,要不然听见她这句话,肯定能当场迎风吐十里,别误会,纯属是恶心的。

孟建元却吃孟娇娇这套,而且他又只这么一个女儿,还是老来得女,向来宠爱,哪怕这会儿心头怒气充盈,但到底还是给这个唯一的女儿面子,黑成墨汁一样的脸色浅零。

语气也温和下来,拍了拍孟娇娇的手背,语气无奈,“你啊,就仗着我惯着你。”

孟娇娇甜甜一笑,“您是我爸呀,您不疼爱我谁疼爱我。”

起争宠撒娇,她还是有一套的,几句话的功夫,就把孟建元哄开心了,一旁钱语霞这会儿脸上带着大方得体的浅笑,优雅极了,那双温婉的眸子里却藏着一抹清浅的得意和骄傲,野种就是野种,平时就当养条狗罢了,一条狗还想跟她的儿女争宠?

呵,痴心妄想!

没一会,客厅里就充满了欢声笑语,凝重的气氛一扫而空。

也好似扫去了孟明心被抓而带来的阴霾,钱语霞看着这一幕,眼底的笑意真切了些,又带着些许怅然,若没有那个杂种,他们一家子就该这样和睦快乐的。

正想到这儿,衣袖被人扯了一下,她回过神来,对上大儿子带着征询之意的脸,微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回过神来,轻轻摇头,她知道明宗这会儿想做什么,但...看了眼娇娇痴缠着老爷的模样,心下叹了口气,这可算不上好时机。

因为孟家早年的一些往事,孟明宗向来敬重钱语霞,很多事情都是问过他母亲的意见再做,而且又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也足以证明他的做法没错,所以此刻他心里虽有些不解,但还是听妈妈的话,没有轻举妄动。

可他们两个母慈子孝的一幕却被一直当隐形人一样的孟明耀看在眼里,心中既苦又涩,还泛着酸,明明他们是一母同胞的三兄妹,可爸妈的眼里总看不到他。

明耀?

呵,孟明耀扯了扯嘴角,鼻子一酸,差点没忍住哭出来,死死低下了头,自己这个名字更像是嘲讽,他一点都不耀眼,叫孟明暗还差不多!

握了握拳,微红的眼睛里却满是不甘,凭什么,就连孟明兴那个野种都比自己要的脸?

自己明明哪里都不差他们!

想到这儿,脑海里又栩栩浮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心猛的揪了一下,生疼,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突然抬起头,目光一错不错的落在孟建元身上,道:“爸,现在明兴哥出了事,大哥又还在家修养,不如您让我去泰和庭帮您吧!”

他这句话一出,屋子里奇异的安静下来,另外四个饶目光都聚集在他一个人身上,更有两束目光灼饶紧,紧张的握了握拳,汗水渐渐冒了出来,心里也吃了一惊,自己有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了,但就连他自己,都没想过敢出来,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

可紧张过后,兴奋和浅淡的希冀不可控制的冒了出来,同样都是孟家的儿子,大哥可以,那个野种都可以,自己为什么不行?!

想到这儿,眼睛里出现了一抹微光,充满期盼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也是孟家一不二的掌权人---孟建元。

在场除却孟建元的人,心头都浮现一个疑问,他...会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