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孟总自己有诚意,恕我愚钝。”

顾沅微微一笑,“我却没看出来。”

孟明兴不怒反喜,他觉得顾沅是被他的话打动了,当即神秘一笑,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份资料出来,“顾老板,这就是我的诚意。”

他相信,等顾沅看了这个东西,一定不会拒绝跟他合作。

资料不算厚,顾沅随意翻了翻,看似随意的动作,实际内容已经了然于心。

微垂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幽光,看来孟家的水,比他之前预计的还要深。

“孟总给的东西很有意思。”

孟明兴嘴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顾沅也勾了勾唇,然而接下来的话,却让孟明兴笑不出来。

“但是很抱歉,我暂时没有和任何人合作的想法。”

孟明兴脸色沉了沉,“顾老板,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究竟是多个敌人好,还是多个朋友好,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不相信顾老板会想不明白!”

这话半是提醒半是威胁,目光落在自己煞费心思弄来的资料上,要不是抱着极大的信心,他如何会给顾沅看这个!

顾沅神色不变,彷佛没有听出来似的,但只要仔细去品,就能感受到他眼底极浅的讥讽。

这位哪儿是把他当聪明人,相反,是觉得他顾沅傻才对,不仅想利用自己去对付孟明宗,还想利用沅芳雅苑如今极好的发展局面,帮助泰和庭房地产立足,呵呵,事儿办的不怎么样,想的倒挺美!

“孟总美意顾某心领。”

顾沅笑了笑,放下手里的茶杯,“不知道孟总有没有听过C国有句古话。”

孟明兴这会儿心情已经不太好了,但没到最后一刻,他还是不会轻易放弃,扯出一抹虚伪的笑容,“什么古话?”

顾沅微笑,“道不同,不相为谋。”

孟明兴脸上的假笑逐渐消失,同时脸色变的微青,咬牙道:“顾沅,你玩我!”

顾沅无辜极了,“孟总,请慎言。”

什么玩不玩的,他可不是那种人!

孟明薪这会儿哪儿还能看不出来自己被耍了,那这三十多年可真就白活一遭!

腾的一下站起来,眼神阴狠,“真是好样的,我孟家的人可不是你能戏耍的,顾沅,你给我等着!”

放完这句狠话,他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待客室的门被甩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足见孟明兴此时的愤怒。

然而,不知道是他太过愤怒以至于忘记了,还是故意的,那叠资料这会儿还摆放在桌面上,令人无法忽视。

顾沅脸上的笑消失,看着空荡的门口,目光幽深,这位,倒是比孟明宗要聪明的多。

也就是这个时候,候在门口的李乾走了进来,他第一眼的目光就落在桌子上,他记得老板进来的时候,桌子上可什么都没有,那么只樱。。

“阿乾,看看这个。”

顾沅指了指那份文件,“孟明兴拿过来的,上面的内容。。。”

勾唇笑了笑,然而眸底却不见半点笑意,“挺有意思的。”

李乾闻言心中也多了几丝好奇,既然老板都发话让看了,他自然听从,“是。”

此时没有别人在,他翻的很慢,看的特别细。

但再慢,也不过五六页,等看完最后一个字,李乾感叹,“的确挺有意思。”

可他脸上的表情可不是这么的,咬牙切齿,眼睛冒着火光。

“老板,这东西是那姓孟的给您的?”

顾沅轻笑,点头,“特意送上门的‘诚意’,你觉得如何?”

“不如何!”

李乾跟顾沅这么久了,对他也有几分了解,心里的火气和些许急切也消了下去,不管泰和庭的人心里打什么主意,老板既然这么淡定,那必然已经有了对策。

倒是那个孟明兴玩的一手好阳谋,“他这是想借刀杀人!”

顾沅笑了,深邃的眸子里也染上点点笑意,“的确,孟明兴跟孟明宗如今窝里斗,泰和庭是他们眼里的香饽饽,谁都不会轻易放手,孟明兴手里握着孟明宗这么多把柄,可惜手底下却没有得用的人,把这件事捅到我这里,也算煞费苦心。”

如果孟明兴在这儿听着这番话,必然会连连点头,他今来找顾沅,谈合作是假,留下这份‘诚意’才是真,不过也不能他就没有别的期望。

比如如果顾沅真的同意合作。。。再比如,顾沅和孟明宗斗的两败俱伤...那他就能渔翁得利了...

顾沅眸色清冷,“正如你所,这是个阳谋,我们工地上出事,是孟明宗收买人搞的鬼,售卖会上又故技重施,他做的这些‘好事’,可是真真切切,抹不去的。”

至少,在他这儿,可抹不去。

也不知孟明宗浩这么多年的孟家长子继承人是怎么做的,私底下做的这些事,竟叫孟明兴查的底儿掉。

李乾问道:“老板,这孟明兴也不是个好东西,难道咱们就得按照他设下的套去做?”

顾沅含笑看了他一眼,听出他语气里的郁闷,道:“什么时候我在你眼里,也成了个爱做好事的打善人。”

李乾神色没什么变化,但眼睛却亮了,眼里满是跃跃欲试,“老板,听您吩咐!”

顾沅唇角微勾,“孟明宗如今已经不是泰和庭的负责人,想必很是清闲,这可不好,忙碌惯聊人,哪儿能习惯了,这次,咱们就做一次好事,给孟明宗找点事儿做。”

李乾闻言,眼里满是趣味儿,“老板,你放心,我保证今晚上,孟明宗就能‘高兴’的睡不着觉!”

哼,当初敢下黑手,如今就得承受的住后果!

李乾办事,顾沅自然放心,不过,还是提醒了一句,“对了,好事做到底,最好让孟明宗知道他二弟对他的‘关心’。”

时时刻刻盯着孟明宗这个当大哥的,还弄来那么多证据,这个二弟,一门心思都放在这个大哥身上,这样的兄弟情谊,真令人感动万分。

“得嘞!”

李乾哈哈大笑,“保证完成任务!”

一想到那画面,他都感觉非常高兴。

顾沅轻笑,神色淡淡,好似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的确,送孟明宗一份资料而已,的确只是一件事情,但这件事带来的影响...

却能将孟家搅的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