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老板,泰和庭的负责人前来拜访,现在正在前台,您的意思是...”

顾沅没想到前台会传来这样一个消息,心里倒是诧异了一瞬,“把人带到招待室,我现在过去。”

他倒要看看,孟家人今意欲何为。

“顾老板,您好您好。”

才刚见面,就看见一张笑脸,俗话伸手不打笑脸人,顾沅脸上微笑不变,“幸会。”

孟建元和孟明宗他都见过,只是面前这个人,却是个陌生的,心里念头一闪,颇有猜测。

孟明兴并不认为顾沅会认识他,主动介绍了自己,“之前泰和庭是由我大哥负责,不过家父如今对大哥另有安排,倒是把我这个闲散人抓了壮丁。”

语气十分无奈,好像他如今这个位置,真是孟建元硬塞给他的一样。

顾沅微笑,“原来如此,虎父无犬子,孟同志过谦了。”

他和孟明宗有过两面之缘,知道那是个徒有野心却没有相匹配的能力,那种人作为敌人,应付起来,再容易不过,如今却换成了眼前这个...

眸中划过打量,锐利的目光从孟明兴始终带着温和笑容的脸上滑过,心思深了几分,这位看起来是个有城府的。

心理如何计较并不显露,含笑邀请孟明薪招待室入座,无事不登三宝殿,总不会是来混个脸熟而已。

只是,孟明兴竟然表现的异常直爽。

“顾老板,我是个直性子,而且不会绕你们生意人那一套弯子。”

他神色坦然,目光丝毫都不避让,“顾老板听了要是剧的有道理,那咱们再论,如果有不赞同的地方,也请顾老板提出来。”

到这儿,眼神越发真诚,“我今是带着诚意来的。”

顾沅挑眉,诚意有没有带过来,不是听他上下嘴皮子一动就能相信,手里的茶杯赌稳稳的,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孟总不妨直言,顾某洗耳恭听。”

“顾老板能相信我,就实在太好了。”

孟明兴自顾自的下了结论,顾沅神色微妙,他什么时候相信了?只好但笑不语。

孟明兴像是没看出来,把他的目的娓娓道来,“C国有句老话,叫冤家宜解不宜结,之前孟家和顾老板似乎存在一些误会,今我便是来把误会解释清楚的。”

他这句话一完,就感觉到顾沅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带着探究之意,孟明兴被他看的有几分忐忑,要不是多年的忍功在哪儿,差点就忍不住伸手去摸摸自己脸上是不是沾了什么脏东西!

“顾老板,不知道你的想法是?”

顾沅看着他一脸真诚的模样,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孟家人...果真都是厚脸皮的。

他不打算回答孟明兴这个可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不知这是孟总自己的想法,还是孟老先生的意思?”

就差明白问他,泰和庭你真能自己做主?

这个问题直接化作一把刀,狠狠扎进孟明心心口,即疼又恨。

脸上的笑容差点维持不住,这次再看对上顾沅那双含笑的眸子,心中给你更是恼怒,他总觉得自己在孟家的尴尬地位,被顾沅看透了,否则,怎么会这般羞辱他!

实际上他是真想多了,当然了,这也正明他自己心里也发虚。

虽然只要这次能服顾沅跟他合作,泰和庭的窘境将会被打破,迎来新的发展机会,但这不代表孟建元会认同这个做法。

但那是之后的事情,眼前最要紧的,是跟顾沅化干戈为玉帛。

于是脸色又恢复如常,自信一笑,“顾老板,这是我的名片,请看。”

他在接手泰和庭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属下把名片做好。

“泰和庭房地产项目负责人—”

顾沅眯了眯眼,缓缓念道:“孟明兴...”

深邃的眸底闪过玩味,薄薄的一张名片,呈金黄色,竟然是用黄金打造而成,既高调又奢华。

顾沅却想笑,孟家自诩已经是名门新贵,孟明兴此举,却不太像出身‘名门’的子弟能做出来的事,莫非...是他已经不太懂了?

一分钟、五分钟,顾沅迟迟没有话,孟明兴皱眉,“顾老板,你觉得如今沅芳雅苑的局面如何?”

他从不打无准备之战,来之前,今要的话都已经提前在心里斟酌过,底气十足。

然而,顾沅的回答马上打脸。

只听见顾沅清朗的声音响起,“局面一片大好,前途无量。”

孟明兴嘴角笑容僵在脸上,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不都C国人都十分谦虚的吗?!

心里梗的慌,然而他仔细想了想,顾沅有这个自信和底气...越发叫人气闷。

“孟总心些,茶水倒出来了。”

温热的茶水倒在手上,也让孟明兴回过神来,再一抬头,眼睛都带着红血丝,也不知道心里想了些什么,不过神色倒是恢复如常了。

歉意一笑,“不好意思顾老板,刚才我想起一件事,有点失神。”

一边镇定的将杯子放回桌上,只是那只被烫的微红的手,放在膝盖上,然后缩回了衣袖中,捏掌成拳,不知用了多少力气。

虽然过程和自己设想的不一样,但孟明兴依旧朝着目标前进。

“ 我这是赶鸭子上架,让顾老板见笑了。”

孟明兴神色一整,语气突然变的郑重起来,“都同行是冤家,我却不这样认为,房地产行业才刚在C国兴起,市场缺口很大。”

抬了抬下巴,眼里满是傲然,“我们孟家一直在M国发展,所以你可能不知道孟家的商业帝国有多宏大!”

顾沅静静看着他,神色沉静,并没有如同孟明兴想象的那种惶然或激动。

不过话头已经引了出来,孟明兴并不觉得尴尬,还能继续下去,“而我们也是十分欣赏你长远的眼光,孟家有钱有地位,拿下房地产是早晚的事,不过...”

孟明兴顿了顿,“我认为最赚钱的生意,莫过于垄断,所以我认为咱们合作,是个双赢的局面,别看沅芳雅苑似乎很受市场欢迎,但这都只是暂时的。”

他的语气颇为意味深长,“你自己知道这一行的利润有多高,一定也不希望被别的人把市场瓜分掉吧!”

这话的好像他们孟家就不是其他人似得。

孟明兴笃定的语气,似乎觉得顾沅会答应这个‘双赢’的合作,真正起来,顾沅和孟家也没有结下解不开的深仇大恨...吧?

那么,顾沅会如孟明兴所想的那样,答应?

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