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 哼,你大哥现在是越来越不象话了。”

冷哼的语气,满是对孟明宗的不耐,孟明兴嘴角隐密的勾了勾,嘴里却是好话,“爸,想来大哥也是为泰和庭的事情着急。”

抿了抿唇,叹气道:“毕竟是大哥一手操办起来的,都是他的心血。”

“他操办起来的?”

孟建元脸色一沉,探究的看向他,“这话是你自己想的,还是从什么人嘴里听来的?”

孟明兴没有话,只俊美的脸庞上浮现一抹为难和尴尬,低着头,避开他的目光。

这幅表情,孟建元一看,就已经明白了‘真相’,眼里闪过不悦和怒气,但这些都不是针对孟明兴来的,甚至他还缓了语气,语气温和,“我知道你向来听话,是个好孩子。”

孟明型垂的眸子里闪过讥讽,表现的却十分乖巧听话,嘴角勾起一抹腼腆的笑容来,“爸,我不比大哥聪明,又不如三弟能言善道哄您开心,便想着安安份份的,尽量不给您添麻烦。”

羞窘的摸了摸脸,看向孟建元的目光,是那么的孺慕,“也、也算是儿子唯一能做的了。”

“好一个安安分分!”

孟建元脸上满是笑意,甚至还拍了拍他的肩膀,眼里带着慈爱,欣慰道:“好孩子,这些年,爸对你忽略了一些,以后爸一定会好好补偿你。”

孟明兴心中冷笑,补偿?

连连摇头,像是被这话惊着一样,“爸,您千万别这么,您对我很好,要不是我是您儿子,哪儿能有现在这样富足的生活。”

孟建元哈哈大笑,眼神越发柔和,眸色一闪,突然问道:“明兴,你觉得顾沅这个人如何?”

“顾沅?”

孟明兴沉吟,似乎是在斟酌用词,孟建元眯了眯眼,“怎么?难道你觉得诺大的孟家还不如他一个毛头子?”

语气里十足的傲气,这会儿倒半点看不出来他私底下对顾沅的忌惮。

同行是敌手,更何况房地产这块大蛋糕还是顾沅第一个动手做出来的,现在孟家要从顾沅手里夺食,两方对立的形势无法改变,如今顾沅开发的区形势大好,而他开发的泰和庭,相对而言,还是个稚嫩的婴孩儿。

原本情况还不会这么糟糕,但采用了孟明宗提出的建议,把泰和庭的预售会跟沅芳雅苑的放在同一,倒自己把自己做了进去,颜面大失,成了一个笑柄。

“爸,您可真会笑。”

“哦?”

孟建元挑眉,眼里带着几分兴味儿,“听起来你是有自己的见解了?来听听。”

没有孟明宗那个碍眼的家伙在,孟明斜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表现机会,而且他心里清楚,这也是孟建元对他的考验。

眼里闪过勃勃野心,机会都送上门了,他要再不抓住,可真就变的和孟明宗一样蠢!

二楼书房的门足足关了两三个时,保姆上楼来喊孟建元他们吃饭,哪知才刚从楼梯上来,就见大少爷阴沉着脸站在走廊里,神色难看的紧,保姆吞了吞口水,眼里含着紧张和惧怕,大少爷在家向来阴晴不定,她、她可不敢招惹,可偏偏...

心里欲哭无泪,书房就在大少爷后面,想不惊动他都不校

“大、大少爷。”

孟明宗全神贯注盯着书房的门,根本没注意有人站在自己身后,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又惊又急,低吼道:“闭嘴!”

可已经晚了,关了几个时的门再次被打开,孟明兴那张令人厌恶的脸露了出来。

似笑非笑道:“大哥,什么时候你学了一项新的技能,竟学会做门神了?”绝世唐门 .jueshitangmen.info

他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大,眼里却满满的都是挑衅和得意,把孟明宗气的额头上的青筋直跳,怒火冲昏了头脑,攥起拳头就打了过去,“狗东西!”

“大、大少爷、”

保姆都惊呆了,被地上那几滴殷红的血刺的尖叫起来,“别打了,大少爷、二少爷,快别打了!”

“滚开!”

孟明宗完全气红了眼,而且一个保姆而已,根本没被他放在眼里,一脚就把人踹开,然后揪着孟明兴继续揍。

等书房里的孟建元出来,看到的就是孟明宗癫狂的样子,还有孟明兴青肿起来的嘴角,依旧他满脸的无奈和包容。

活脱脱把孟明宗衬托的跟个疯子一样,再想起明兴方才提出的很多有用建议,孟建元的心,偏了。

了解孟建元的人都知道,他如果表现的很生气,那应该没有多生气,但当他脸上带笑,满脸温和的时候,代表他的怒气已经到达顶峰。

保姆期期艾艾的看向他,揉了揉自己撞的生疼的胳膊,声道:“先生,两位少爷...”

孟建元看了她一眼,语气平静,“去把老李给我喊上来。”

保姆如蒙大赦,“哎,我这就去!”

老李这个人看起来不起眼,但孟家人都知道这个饶存在很特殊,就连少爷和姐他们,都得喊一声李叔,而且这个人本事很大,据是真正学过功夫的人,平时都跟在孟建元身边,犹如保镖。

“大哥。”

老李走上来的时候,孟明宗还沉浸在揍孟明心快乐中,根本没发现,至于孟明兴眼里得逞的笑意?那就更没看。

所以当他直接被掀翻然后被按在地上的时候,冰冰凉凉的地板贴在脸上,他都是一脸懵逼的,他是谁?他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直到...

“继续啊。”

孟建元脸上笑容越发温和,平静的目光落在孟明宗身上,他没忍住打了个哆嗦,猛的清醒过来,恐惧和后怕在心底一点一点蔓延。

嘴唇都哆嗦起来,“爸、爸...”

他想解释,可刚才自己的英勇过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突然发现自己词穷了。

没法解释。

孟建元冷笑,“我就在这儿听着,你解释。”

厌恶的撇来目光,冷冷道:“滚回你自己家去!”

孟明宗的儿子都已经娶了老婆了,当然是有属于自己的家的,可这话却让孟明宗脸色一白,整颗心就跟被泡在黄连水里似的,又苦又涩。

“爸、我...”

这会儿倒是有话了,可孟建元已经不想听,直接给老李使了个眼神,孟明宗就毫无抵抗力的被押了下去。

“爸!!!”

撕心裂肺的喊声,足够表达孟明宗心里此刻的后悔。

孟明兴摸着自己肿的高高的脸颊,眼底藏着笑意。

呵,孟明宗,不要以为比我多吃了几的饭,就觉得孟家都是你一个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