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哼,现在这个结果就是你给我准备的惊喜?!”

孟建元冷哼,脸色发沉,“你自己看看,我们孟家现在成了笑柄!”

在外呼风唤雨傲气不已的孟明宗在他老子孟建元面前,只有当儿子的份儿,低头头强自扯出一抹笑来,好声好气的解释道:“爸,您先不要生气,这件事还有转机,那顾沅如今也只是预售会而已,几百块钱的订金和几千甚至上万块钱的房子相比,可就不算什么了。”

“噗嗤!”

一旁听着的孟明兴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我大哥,弟弟我知道你有钱,几百块你也不放在眼里,不过...”

孟明兴孺慕的看了孟建元一眼,这才含笑道:“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们兄弟这么好运,有一位睿智能干的父亲,对其他人来,两三百块钱,就能使唤动人,七八百块...”

他轻笑一声,“足以叫人豁出去一切,买下一条命,大哥,你顾沅他们的预售会算不算成功?”

孟明宗冰冷的目光死死盯着他, 心里暗骂,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

可他还没来得及什么,孟建元刚和缓一些的脸色变的越发黑沉,缓缓开口,“明宗, 你跟在我身边学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不如你弟弟看的明白。”

语气平静,完全听不出怒意来,可越是这样,孟明宗就越是心急,“爸!”

“行了。”

孟建元没有给他解释,又或者是求情的机会,目光沉沉的看了他一眼,“你先出去吧,我和你二弟话。”

他这个大儿子啊,这些年来越发不像样了,眸色一冷,哼,就知道听个妇道人家的话,能有什么长进,不过...

打量的目光划过孟明心脸庞,眼里闪过一抹欣慰,他可不止一个儿子。

孟明宗不是个傻子,敏锐的感受到一种危机,心里一个咯噔,他当然不想被这么灰溜溜的赶出去,他心里有种功能只直觉,今他要真在孟明兴面前被爸赶走,以后孟家继承饶位置...

“爸,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跟您,这件事关系到‘泰和庭’的未来的发展!”

“大哥,爸今已经很累了,你就算心里有什么想法,也留着改再吧。”

“孟明兴!”

孟明宗的目光凶狠,几乎要一口把他咬下去,孟明兴却半点都不带怕的,那张年轻俊秀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这抹笑容看在孟明宗的眼里就格外的刺眼。

“我和爸话,还轮不到你插嘴!”

心里的怒气和郁闷压的太久,心里埋藏已久的话脱口而出,“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东西也敢做我的主了!”

这话一出来,他就觉得不好,可同时,心底又畅快无比,事实本就是如此,不是吗?他能容忍孟明兴占着孟家二少爷的位置十几年,已经是他再大度不过了。

孟明兴眸底的杀意一闪而过,孟建元亦是拍桌冷呵,“住嘴!”

孟建元这次是真动了怒,满脸不悦,“老大,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对兄弟这么话!”

语气尤其在‘兄弟’二字上加中 ,足见警告之意。

最开始把明兴接回来的时候,他也担心过会影响父子之间的感情,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三兄弟虽然不上关系有多亲密,可也没争吵过,已经称得上和气了,所以他也以为,明宗和明耀已经接受了明兴这个兄弟,如今看来...

向来深沉的他,脸上竟显露出老态的疲倦来,沉痛的看向孟明宗,“爸一直希望你们三兄弟能和睦共处,一起把孟家发展的更上一层楼。”

孟明宗不自在的挪开目光,不和他的视线对上,语气生硬,“只要他老老实实的,不去肖想不该想的东西,我是孟家的继承人,自然也不会和他计较。”

不该想的东西?

孟明兴心底冷笑,都是孟建元的种,凭什么孟明宗将来就能继承孟家诺大的产业,而他自认哪里都不比孟明宗差,却偏偏只能在孟家当个摆设?难道就凭孟明宗早出生几个月?!

心里讥笑不已,满腔不甘和愤怒充斥着整个脑海,在即将失控之际,这么多年磨砺出来的忍耐让他绷紧了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儿。

满肚子的想法转了好几个弯儿,最后化为一抹笑,失落的看着孟明宗,语气委屈,“大哥,我...我真的没想到你是这样想我的,我一直以为咱们是最亲近、最团结的好兄弟。”

“谁跟你是兄...”

“闭嘴!”

孟建元一声怒吼,孟明宗面色讪讪,眼里闪过不满,可迫于对孟建元这个孟家实实在在的掌权者的忌惮,他只能沉默不语。

可心里的不满却成倍增加,更对孟明兴充满厌恶和防备,看来老头对这个野种偏心的厉害,若再这样下去,以后孟家会不会落到自己手上,还是个未知数。

不行,他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哪怕只是假设一下,他都觉得心堵得慌。

孟建元不知道大儿子在心里琢磨着‘逼宫’,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差,看了看两个儿子脸上的神色,一个冷着一张脸,而另外一个,虽然是受了委屈的那方,但神色只有失落和伤心,唯独不见不满和怨怼,心中暗暗点头,对听话的儿子,也多了几分怜惜。

“明兴啊,你的年纪也不了,这么多年,爸一直放任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以后我可不能再纵容你自在下去了。”

话才刚落的同时,同为儿子的两个人心里的想法同时变了变,一个是大惊愤怒,而另外一个则截然相反,喜不自胜。

孟建元自是猜到几分,但他主意已定,该的依旧要,“你自己把时间安排一下,从明开始,泰和庭就交给你负责。”

“这...”

孟明兴眼里飞快闪过喜色,面上却踟蹰的看了孟明宗一眼,“泰和庭是大哥一手操办的,我接手的话...”

“不行!”

孟明宗这会儿心都凉了半截,愤怒的瞪大眼睛,“爸,泰和庭是我的心血,您不能这么做!”

“逆子!”

孟建元不怒自威, “这孟家,如今还是老子在做主,滚出去!”

眼底的试探褪去,变的坚定,果然岁月催人老啊。

眸中冷色却沉凝不散,儿子都长大了,野心也越来越大了。

眯了眯眼,他孟建元这次回C国可不是回来养老退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