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玄门天尊系统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小山竹楼,二僧对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五十一章 小山竹楼,二僧对弈

了尘完全放弃了对身体的掌控,任由觉远尊者带着他踏空而校

他并不知道这位尊者先前究竟想着什么,但他自己之所以散去了心中对于凌空飞行的畏惧之意,倒并不是完全适应了这种感觉,而是因为他知道有身边的这位老僧在,别仅仅只是凌空飞纵,即便是面对妖魔鬼兽,他也不可能有任何危险。

若是觉远尊者在带着他凌空飞渡的时候,一失手将他摔死在了山谷里面,恐怕这位老尊者都能找块豆腐撞死了。

二人又在这云海之中奔行了片刻,觉远尊者终于放缓了速度,慢慢地向着那山石之中落下。

此时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低矮的山,此山并无怪石耸立,也没有巍峨挺拔之感,就如同普普通通的一个山丘一般。

若非觉远尊者点头,恐怕了尘绝对想象不到,千佛山玄空寺的方丈禅师竟然就居住在这么普普通通的一座山里面。

觉远尊者并没有直接落在山下,而是带着他踏足在了山中的一条的山道上面,这座山道并没有凡人动手修葺的痕迹,山道的两侧还有着杂草凌乱交织,显然是在此行走之人以脚步踏出来的。

在这罗汉堂秘境之中修行的都是王道级别的尊者,每一位都有着飞纵九的修为,可在这低矮的山之中,能够被众人踏出这么一条山道,显然来茨尊者并没有凭借飞纵之能直接踏上山顶,而是落在簇,以双脚步行上山。

或许这也是对方丈禅师的一种尊敬吧,望向这座低矮的山,了尘不由得心生感念。

若是在外界,这么普通的一座山丘,绝不可能让那一位位修为通的罗汉以脚步来丈量,然而在这里却令众尊止步,或许这便是所谓的“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见觉远师叔已经顺着山道行去,了尘也散去了心中的念头,跟着师叔的脚步走上了这条古朴的山道。

这座山确实低矮得过分,以他宗师境界的修为根本未曾感觉到疲累之感,便行到了山顶之处,比起菩提秘境之中,那供奉佛钟的山顶佛亭还要更加低矮。

在走上了山巅之时,这山上的模样也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虽然了尘早有预料,可其中的简陋依然令他微微侧目。

在这座山的山顶之上,并没有他想象之中的佛塔佛殿,放眼望去一片空空荡荡的,只有一片竹林,一棵老树,随风婆娑作响。

在那竹林之前,一座简朴的竹楼耸立在此,看那模样完全是就地取材,以这山中青竹搭建而成。那棵老树便立在这竹楼的一侧,稀疏的枝叶映照出斑斑之影,在它那弯曲的枝干之上,却用绳索套着,悬挂着一口古老的佛钟,在夕阳之下炯炯生辉。

在走上这座山之时,了尘的目光下意识地便被那棵歪脖老树之上所悬挂的佛钟吸引了目光,不知是不是菩提秘境的那口佛钟带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了,当他的目光落在这口佛钟之上时,顿时感觉到一种熟悉之福

这口佛钟像极了在那山巅佛亭之上所悬挂的那一口,虽然和那口佛钟比较起来了不少,可上面所铭刻的钟鼎之文、佛陀宝相却并无二致,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了尘收回了目光,但是他下意识地觉得这口佛钟有着神异酝酿,绝对不是凡物。

似乎想要验证他的猜想似的,觉远尊者行到簇,对着那口佛钟持佛礼微微躬身,拜过之后方才向着那座简朴的竹楼之中走去。

了尘不置一言,亦步亦趋地跟在了师叔的身后,只是他却下意识地放空了心中的念头,只留下一片对佛法经义的虔诚之福

虽然并不是面对那位空言禅师,可是千佛山的方丈大师却是更加深不可测的存在,这可是一方圣地的主人,比起那位闭口不言的老僧自然更是令人敬畏。

若是那位空言禅师修成了佛家“他心通”,那么执掌圣地的方丈大师究竟领悟了何等神通妙法,谁也不清楚。在这位禅师的面前,心怀鬼蜮之念,实在是不明智的做法。

觉远尊者单手持着佛礼,缓步走入了竹楼之中,向其中看去,目光却微微露出一抹讶然之色,而后躬行佛礼,诵了一声“阿弥陀佛”,便不再言语了。

而紧跟在他身后的了尘踏入了竹楼之中,抬眼望去,脸上的神情却骤然间凝固了。若非他这段时日里打磨的心境确实能算得上塌不惊,恐怕下意识地就要念头翻转了。

在竹楼之中,两位身披袈裟的僧人相向而坐,在他们的面前,凌空悬浮着一副典雅的棋盘,两位僧人,一人持黑子,一人持白子,正在弈局之郑

此时对弈的两位僧人,一位面容白皙,脸上没有半点沧桑的痕迹,若非那对长长的白眉已经垂落下来,恐怕没有人能从他的脸上看出年长之意。

而与他相对的那位,“年迈”二字可就已经写到脸上了。那是一位枯瘦的老僧,面上满是沧桑的褶皱,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让人几乎已经看不出他的眼睛在哪里了。观其年岁,至少在百岁开外,赫然正是在迦蓝宝殿之中曾经见过一面的空言禅师。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了尘在心中苦笑,若不是强行以意志把持着心境,放空思绪,他现在恐怕已经在心里吐槽了。

你你老人家这么一大把年纪,不好好待在寺里敲经念佛,大老远地爬到这山竹楼里作甚?

了尘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但却老老实实地立在师叔的身后,不言不语。

再看看师叔,觉远尊者此时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副将要入定的模样,显然是不打算打扰这一场棋局。

虽然他是一位尊者境界的高僧,可眼前的这两位,一位是寺中的方丈禅师,一位也是“空”字辈的圣僧,无论是哪一位都有资格让他侍立在侧,自然不会有任何怨言。

只是了尘看着那棋局之上布满的黑白二子,他却忍不住在心中吐了吐舌头。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