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1269章 秦风到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烈日下,帕塞盘膝坐在河面上,不可一世地再次开口,挑衅着华夏武学界,声音如同滚滚闷雷,久久不散。

“嘶……”

“嘎嘣!”

面对帕塞的挑衅,包括三戒、天鹰和姬霸在内,华夏武学界那些年轻的天才们,有人气得倒吸凉气,有人气得双拳紧握,恨不得下河去打包帕塞。

然而——

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敢应战。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帕塞的实力远远在他们之上,哪怕只动用一根手指,也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应战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帕塞只用一根指头,你们可敢有人一战?”

与此同时,那些泰国观众,尤其是武者,只觉得热血沸腾,大声吼了起来。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不光是三戒等年轻一代的天才,就连华夏武学界老一辈的宗师,脸色都有些难看。【雪中悍刀行漫画 /】。

帕塞的所作所为,等于骑在华夏武学界的头上撒尿,偏偏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华夏武学界看来只是徒有虚名,至少年轻一代,都是懦夫、废物!”

眼看无人敢应战,帕塞再次冷笑了起来,气焰嚣张到了极点。

“懦夫!”

“废物!”

“华夏武学界垃圾!”

随着旺萨的话音落下,那些泰国观众更加激动了,再次齐齐大吼,声势比之前更为恐怖。

“旺萨家族的小家伙,你是泰国武学界年轻一代最强的天才,而秦风是我们华夏武学界最强的天才。”

就在这时,闫荒开口了,他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将所有声音都压了下去,“稍后,秦风将与你一战。你即便想羞辱华夏武学界,也要等到战胜秦风之后。否则,若你败给了秦风,岂不是很尴尬?届时,你会丢尽旺萨家族和泰国武学界的脸面,不是么?”

“狂妄的泰国佬,秦风会教你做人的!”

“就凭你刚才的话,秦风绝对会把你打成死狗!”

闫荒这一开口,三戒等人找到了主心骨,纷纷开口回击。

“嘿,约定比武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那条华夏虫子还没出现,天知道他还敢不敢出现?”

河面上,帕塞一脸冷笑回应,“罢了,我就再等一会。若是他不敢出现,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说什么?”

“好,我们拭目以待。”

这一次,闫荒不等三戒等人开口,便率先开口,阻止了双方的口水战。

那个华夏秦风会出现么?

随后,吵闹和嚷嚷停了下来,除了华夏武学界的人之外,几乎所有在湄南河两岸观战的人,都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

与此同时,博森酒店。

“伊莲娜,华夏秦风到现在还没出现,我们的钱不会打水漂了吧?”

那个一脸白皙病态的刺客联盟最强传人——迦南,开口问道。

他从看到伊莲娜第一眼之后,便对伊莲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主动找伊莲娜聊天了。

第一次,正是他询问伊莲娜,秦风与帕塞的生死之战谁会胜出,伊莲娜给出答案,并且着重说是她爷爷席尔瓦说的,从而让来自五方的势力各自调动了一百亿美金,投注了秦风与帕塞生死之战的盘口。

“如果那个华夏猴子不出现的话,这一战就等于他败了,届时,我们就不是西瓦家族的债主了,反倒是给他们白白送钱。”迈克尔也忍不住开口了,试图寻找存在感。

没错……

是存在感!

黑暗议会虽然被誉为西方乃至全球最强大的地下势力,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把他和梅洛四人当回事——他们是最没存在感的一个势力!

“如果你们仔细研究过那个华夏秦风的资料,就绝对不会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

伊莲娜面色平静地回应,言语很不客气。

唰!

迈克尔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和梅洛四人被无视也就罢了,此刻竟然还被伊莲娜嘲讽了。

这让他很不爽!

迦南也是眉头一挑,但很快又松开,笑着道:“看来这一战过后,我要看看这个华夏秦风的资料,毕竟你们揭秘组织对他这么上心,甚至就连你的爷爷都在关注他。”

这一次,伊莲娜没有开口,只是将目光投向远方的比武现场。

“还有五分钟了,看来那个华夏秦风应该不敢来了!”

十一点五十五分的时候,原本安静的比武现场,再次传出了一个声音,有人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不是应该,而是肯定!”

“那个华夏秦风应战的时候那么强势,到头来却当了缩头乌龟,可真是丢尽了华夏武学界的脸面!”

“没错,今天注定会成为华夏武学界的耻辱!”

旋即,人群中响起了更多的声音,全部来自泰国的普通观众和武者,他们认定了秦风不会出现了。

“少爷,如果那个华夏杂碎不敢出现的话,那我们白赚八百亿美金啊!”

与此同时,观众席的边缘,留有胡渣的助理,一脸兴奋地冲察猜说道。

“当那些人投注之后,这笔钱就属于我们了。”

察猜有些遗憾地摇摇头,道:“反倒是那个华夏杂~碎不来,我不能亲眼目睹他被帕塞大师打爆的画面,这很遗憾。”

“嘿,那个华夏小子倒是有自知之明,主动滚出泰国了!”

查卡也忍不住开口了,他当天被秦风当众威胁、羞辱,心中还憋着一肚子火,心中与自己的儿子察猜一样,期待着秦风被打爆。

然而,秦风迟迟不能出现,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挽回颜面。

“嘿,若是那个华夏秦风不出现,华夏武学界年轻一代必然没有人敢与帕塞一战——这将成为华夏武学界最大的耻辱!”

查卡身旁,帕塞的父亲帕莫也开口了。

对他和整个旺萨家族而言,今日生死之战击杀秦风只是顺带的,关键是要用践踏华夏武学界的方式,洗刷四十年前那一战的耻辱,从而扞卫泰国武学界和古泰拳的荣耀,同时用一战的轰动性来承托旺萨家族出世的影响力!

“闫荒,你口中的华夏武学界第一天才确定不敢来了,当起了缩头乌龟,我现在说你们华夏武学界年轻一代都是懦夫、废物,你有意见么?”

当距离约定时间只有两分钟的时候,帕塞再次开口了,他不可一世地直呼闫荒的名字,声音依旧极为洪亮,令得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

闫荒眉头一挑。

虽然他不知道秦风为何直到现在还没出现,但如果秦风无法按照约定时间进行比武的话,那华夏武学界今天势必会被帕塞和旺萨家族踩在脚下,永远地钉在耻辱柱上!

“谁说我不敢来?!”

下一刻。

就当闫荒不知该如何回应的时候,一个声音陡然响起。

那声音,如同惊雷一般,在华夏武学界所在区域的人群后方炸响!

秦风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