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1194章 跪着生,站着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194章 跪着生,站着死

夜色如墨,狂风呼啸,一场暴风雨似乎即将降临,青龙山庄里的花草树木被吹得左右摇摆。

景世明迎着狂风,夺命狂奔,恨不得将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因

为,他知道,如果被秦风追上的话,凶多吉少。

除此之外,他心中也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太过托大,自认为可以联合四兄弟利用阴阳杀阵将秦风击杀,结果引来灭族大祸——秦风屠~灭了景家年轻一代,强势破掉阴阳杀阵,击杀景家四兄弟。

偌大的景家,如今只有他一个人了!“

你逃得了吗?”

就在景世明懊悔的时候,秦风的声音如同闷雷一般在他身后炸响,惊得他心头一颤。

而后,破空声传来,秦风的气息由远及近,不断地缩短着与他的距离。

逃不了!仿

佛为了回应秦风似的,景世明心中涌出这样一个念头,然后猛地停下脚步。

不得不说,景世明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

他很清楚,哪怕继续逃命,依然会被秦风追上,届时,他的气势、信心将跌入谷底,根本不可能是秦风的对手。

而此刻,他将心一横,留下来拼死一战,不但气势、信心不会处于弱势,而且有可能爆发出超强战力,存在翻盘的希望。夜

幕下,景世明稳住身形,体内气血沸腾,气势迅速攀升,近乎达到极致。

在求生欲和仇恨的刺激下,他几乎瞬间便达到了最强状态,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

“小畜生,杀人不过点头,既然你要赶尽杀绝,今日我就与你血战到底!”景

世明目光如电一般扫着急速掠来的秦风,眼中充斥着恨意和杀意。“

呵……你们景家一次又一次联合杨家要将我置于死地,并逼得我离开了华夏,如今却说我要赶尽杀绝?难道你忘记,之前你曾不可一世地说,等杀死我,还要屠杀我身边的亲朋好友,尤其是我师傅么?”

秦风冷声回应,同时迈步朝着景世明走来,那强势、无敌的姿态,俨然将景世明当成了案板上的鱼肉,“而恰恰就是因为那句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小畜生,你真以为你赢定了吗?”秦

风那强势甚至带着几分蔑视的姿态,让景世明心中的怒意和杀意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瞬间爆发,他一声怒吼,当下催动《阴阳拳》秘法。

刹那间,他体内的气血仿佛燃烧了起来,整个人散发着阳刚、炙热的气息。

《阴阳拳》秘法,阴阳转换,弃防主攻,可爆发出超出真实实力的战力!

曾经,景家年轻一代传人、景世明的儿子景腾,与秦风决战西子湖畔的时候,曾经动用过《阴阳拳》的秘法和杀招——阴阳杀,秦风对此并不陌生。“

杀你如斩草!”

秦风冷喝一声,直接扑向景世明。

打嘴仗,那不是他的风格,他喜欢用实际行动和结果说话,也想速战速决!啪!啪!啪!秦

风闪动之间,不但引发破空声,而且带起了一道气流。这

一刻,他将速度催动到了极致,二十米的距离,眨眼既到,仿佛凭空出现在了景世明的身前。轰

——

人影现,铁拳挥!秦

风催动神秘呼吸法,内劲疯狂涌至右拳之上,形成一个又一个可怕的内劲旋涡,右臂顺势抡起,宛如一杆大枪,猛然刺向景世明。

盘龙枪第三式

——破天!

秦风决定速战速决,一招定胜负,一出手便是最强攻击杀招!“

阴阳杀!”面

对秦风恐怖的一拳,景世明没有躲闪,也无法躲闪。他

疯狂地催动着体内的内劲,体内燃烧的血气完美地与内劲融合在一起,让内劲变得愈加精纯、强大,整个人宛如一轮熊熊燃烧的烈日,散发着阳刚、炙热的气息,右拳轰然而出。

“轰!!”

下一刻。巨

响传出,秦风与景世明的拳头,宛如两座山峰一般剧烈地撞击在一起,可怕的内劲同时迸发,气流肆虐。

“咔嚓——”

而后,清脆的断骨声响起。景

世明的右拳瞬间炸开,右臂宛如麻花一般弯曲、折断,整个人倒飞而出。

“噗——”

空中的他,张嘴喷出一口血雾,脸色瞬间惨白如纸,身子也是一阵剧烈抽搐。他

被秦风一拳轰飞,而且遭受了无法想象的重创——右拳被震碎、胳膊断裂、经脉和内脏震伤,内劲失控,在他体内肆虐,撕裂和摧毁着他的身体。

铿!

下一刻,不等景世明落地,一声脆响传出。景

世明右拳所佩戴的景家祖传拳套率先落在地上。噗

通——

紧接着,景世明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将混凝土打造的地面砸得裂开,身子宛如煮熟的大虾一般蜷缩在一起,抽搐不止,鲜血顺着七窍流出。

“我……我突破化劲巅峰,佩戴祖传拳套,催动秘法,使用阴阳杀,竟然连你一拳都接不了?”地

面上,景世明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他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风。不

敢置信么?

秦风弯腰捡起染血的黑色拳套,迈步走向景世明。

“你……你只是化劲后期,怎么可能这么强?”

眼看秦风走来,景世明吐了一口血,再次颤声问道,那感觉仿佛不想当一个糊涂鬼——死得不明不白。

“原本洪天霸、李宗元会告诉你答案,但因为你之前那句话,你失去了这个机会。”

秦风一边走向景世明,一边回应。话

音落下,他站在了景世明的身前,宛如一个巨人在俯视蝼蚁。

咯噔!耳

畔响起秦风的话,景世明想到了什么,从惊骇中回过神,一边吐血,一边怒目瞪着秦风:“杀……杀了我!”

“我说过,会让你生不如死,死亡对你而言,会成为一种奢望!”秦风面无表情地回道。“

你……你想干什么?”景世明又惊又怒地吼道。

“砰——”回

应景世明的是一声闷响。秦

风一脚跺在景世明的丹田处,直接摧毁了景世明的任督二脉,废掉了景世明的一身武功。

“啊——”景

世明一声痛苦的嚎叫,然后红着眼,像是疯狂了一般对着秦风咆哮,“小……小畜生,有种你就杀了我!”

“咔嚓!”

秦风二话不说,右脚再次抡起,直接跺碎了景世明的左手,而后不做停留,又先后跺碎了景世明的两条腿。“

当年,你们围攻我师傅,废他武功,断他两条腿,今日,我废你武功,断你四肢!”

秦风弯腰再次捡起另外一只黑色的拳套,一字一句道:“我师傅有我,背后站着华夏,他现在活得很好,你呢?在这异国他乡,有人会管你死活么?有人最后为你收尸么?”“

杀……杀了我……你杀了我啊……”秦

风的话,宛如一把锋利的匕首,插进了景世明的心脏,插在了他内心最脆弱的地方,直接让他崩溃了,他疯狂地扭动着身子,嘶声咆哮。

没有回应,秦风的目光落在了一本灰色、破旧的书上面。

书是从景世明的怀中掉出来的。

秦风弯腰捡起,赫然看到《阴阳拳》三个大字,而且感觉到书的材料是上等的好布。“

你……”“

我会将景家《阴阳拳》发扬光大的。”

秦风面无表情地说着,然后不再理会如同死狗一般的景世明,拿着拳套和《阴阳拳》的秘籍,大步朝着山庄外走去。

“啊——”

看到这一幕,景世明彻底崩溃了,哀嚎不止。除

此之外,他的脸上充斥着后悔。他

后悔当初景腾与秦风发生冲突之后,没有冒着被华武组织惩罚的风险,将秦风扼杀在摇篮之中。

他更后悔没有听从景云峰临走前的忠告:远离朝~廷,一心向武,而是再次与杨家勾结在一起,逼得秦风被赶出华夏。然

而——这

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卖。一

步错,步步错。景

家如此,杨家如此。

秦家?今

夜,灭景家,只是那个一心精忠报国,却被当成丧家之犬赶出秦家,赶出华夏的青年,被逼进入地下世界后,迈出的第一步。同

样,这也是他的宣言。“

我不会跪着生,也不会站着死。”

——秦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