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1012章 若他登上武道之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12章 若他登上武道之巅

1012章若他登上武道之巅

夜已深,位于西山军方家属院那栋一向冷清的将军楼,在这个夜晚,却是罕见地灯火通明。

餐厅里,叶帆、王虎成和武空三人围在一张小方桌前。

因为担心秦风的安危,他们三人今晚特地聚在一起,等待秦风的消息。

桌子上摆着六个空荡荡的牛栏山二锅头的酒瓶,还有几个碟子,里面的凉菜、熟食已所剩无几。

此刻,杯子里都还有酒,但三人都没有继续喝。

王虎成手里拿着利剑特种部队的特殊通讯器,接听利剑特种部队情报部门的工作人员汇报关于秦风的消息。

叶帆和武空坐在一旁,竖起耳朵聆听,将对话的内容听得一清二楚,得知了曼谷那边的最新消息。

“呼~”

得知秦风血洗曼谷青龙山庄、吓走迈克尔的消息,他们悬挂的心瞬间落了下去,长长松了口气。

“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当王虎成结束通话后,武空一脸惊疑,他在秦风杀到青龙山庄之前,根据收集到的信息,判断秦风不是黑暗议会迈克尔的对手。

而如今,秦风不但在迈克尔的眼皮子底下血洗青龙山庄,而且吓得迈克尔驾驶直升机落荒逃走。

这种截然的反差,让他对整件事情的过程很好奇。

“不知道,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这小子活着,我们就放心了。”

王虎成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又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道:“只是可惜了,他擅自前往境外救人惹怒了首~长,再次被开除了部队。”

“没什么可惜的。”叶帆突然语出惊人。

“呃……”

随着叶帆的话音落下,无论是王虎成,还是武空都是一怔。

“部队对他而言,是一种庇护,但同时也是一种约束。失去部队的约束,他做很多事情反而更容易。而有部队的约束,他很多事情都无法去做。”叶帆更进一步解释。

嗯?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王虎成和武空均是心中一动,认为叶帆的这种说法很有道理。

“叶帆说得有理。国内来说,法律和部队规定都不允许他乱来,而且秦建国又不待见他,稍微犯点小错都要提级处理,基本谈不上什么庇护。境外来说,军方基本达不到庇护的作用,还没有我们华武组织对他的庇护大。”

武空点点头,若有所思道:“回头我去找主任申请一下,干脆把秦风拉到我们华武组织算了。相比军方而言,我们华武组织管理松多了。”

“你倒是想得美。”

王虎成瞪了武空一眼,像是被人割了心头肉似的,那叫一个难过,“我是真的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这小子啊。”

“嘿,以他的能力,哪个首~长愿意舍得?也不知道秦建国怎么想的,难道他就那么怕秦风胡来对秦家造成影响么?”武空颇有些为秦风打抱不平的意思。

他是华武组织的人,而且又是阎荒的传人,远不像王虎成这些军中将领那般敬畏秦建国。

“唉……我也不知道首长怎么想的,但秦风这离开利剑之后,全球特种兵联军的事怎么办?就算主导权拿在我们手里,我们靠什么去和其他国家的那些特战队员竞争?”王虎成忧心忡忡。

“如果小风一直留在部队,你认为全球特种兵联军的事情能推动下去?”

叶帆再次开口,言辞犀利,一针见血,“看着吧,小风现在被开除了,一些国家马上就会推动这件事情了。”

“——”

王虎成无言以对,理智告诉他,叶帆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现实。

“武空,你也不要想将秦风挖到你们华武组织去。”叶帆又将目光投向武空。

“为什么?”武空瞪大眼睛。

“第一,阎荒主任是不会批准的,否则就是给秦建国上眼药。第二,以秦风目前的实力和所处的形势,自由身其实是最好的。”

叶帆说到这里,双眼微微眯起,眼中精光闪烁,那张憔悴的脸上露出了让王虎成和武空震惊的睿智,“军方身份也好,华武组织的身份也罢,对如今的秦风而言,已经意义不大,反而会成为他冲击武道之巅的绊脚石!”

“他真的有望登上武道之巅?”

王虎成一脸诧异,他很清楚,若是秦风登上武道之巅,可比一个兵王对国家的意义更大。

而武空则是沉默不语,他想到了阎荒对秦风的器重。

“你可曾见他败过?”

叶帆反问,然后见王虎成不说话,又满怀希望道:“他年,若小风登上武道之巅,他一人的能量将堪比整个秦家,甚至更强!届时,不知道秦建国会作何感想?”

这一次,王虎成和武空都没有吭声,前者是不好随意探讨自己的首长,后者则是默认了叶帆的话。

与此同时。

秦家大院,作息一向稳定的秦建国,今晚罕见地还没有入睡,而是坐在书房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砰砰——”

随后,敲门声响起,将秦建国从思索中拉回现实。

“进来。”

秦建国从思索中回过神,定了定神。

嘎吱!

书房门应声而开,刘全推门而入。

“首长,刚刚接到王虎成军长的汇报,原华夏利剑特种部队中队长、龙牙特战小队队长秦风血洗了曼谷青龙山庄,击杀境外地下势力成员上百人,只有一人落荒逃走。”刘全开门见山地汇报道。

这是秦建国给他安排的工作任务,也是秦建国这么晚没有睡觉的原因。

“知道了,你下去吧。”

秦建国闻言,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挥了挥手。

首长到底是在乎秦风,还是不在乎啊?

看到这一幕,刘全心中疑惑不已,但没敢多问,而是第一时间领命,然后退出了书房。

而秦建国则是站起身,走到窗边,望着院内那棵老槐树,一动不动。

……

美国纽约,已接近正午。

华尔街某栋大楼里。

李雪雁坐在办公桌前,仔细地将助理汇报有关秦风曼谷动态的信息浏览了一遍,然后缓缓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将目光投向了东方。

“秦爷爷,一步错,步步错,您难道要一直错下去么?”

望着东方的天际,想到秦风被部队开除的事情,李雪雁喃喃自语道:“人心都是肉长的,您这样一刀又一刀地捅您孙子的心,早已将他的心捅得千疮百孔。若是他将来登上武道之巅,哪怕您求着他回秦家,也晚了吧?您就不怕把肠子悔青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