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985章 有人要遭殃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85章 有人要遭殃了!

985章有人要遭殃了!

诸葛明月不是一个喜欢仗势欺人的,更不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人。

若非如此,她之前就不会阻止铁柱搬出秦风威慑姚立和周钱生了。

她亲自出手对付姚立和不给周钱生留情面,是因为她必须要这么做。

之前,她被姚立言语羞辱不说,脸上还被泼了一杯酒,甚至差点当众挨了一耳光。

刚才,秦风刚才已经当众宣布,今后的她,将协助洛青珂做事,主宰整个长江三角洲地下世界。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若是她不做点什么,今后何以立威?

地下世界又有谁会将她放在眼里?

难道要一直依靠秦风的威名么?

这显然不可能,也不是一个聪明人会做的。

而诸葛明月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甚至曾经被誉为江宁乃至南苏第一贤内助!

“呃……”

看到之前还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姚立,此刻如同死狗一般躺在地上,满头是血,一动不动,周钱生瘫软在地求饶,酒吧那些客人再次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惊讶于诸葛明月出手之狠,更惊讶于秦先生的能量,一句话能改变和决定很多事情!

“诸葛小姐,您要怎么处置他们?”

下一刻,酒吧经理上前两步,鞠躬向诸葛明月请示,打破了酒吧的安静。

不得不说,他能够替代曾经的王虎,掌管国王酒吧,绝非运气,而是能力使然。

因为秦风的话,他很清楚,诸葛明月今后在东海乃至整个长江三角洲意味着什么——地下世界仅次于洛青珂的存在!

从今往后,无论是他,还是整个国王酒吧都属诸葛明月所管。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自然要站出来,既是处理这件事,也是表明支持和拥护诸葛明月的态度。

“国王酒吧欢迎各方宾客,但不希望有人在场子里闹事,把他们轰出去。”诸葛明月缓缓开口,语气毋庸置疑。

“是!”

酒吧经理第一时间领命,然后对身后的保安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诸葛小姐的话吗?把他们三个轰出去!”

随着酒吧经理的话音落下,穆桂强忍着肩膀的剧痛蹲起身子,然后敬畏地看了秦风一眼,看到秦风没有阻止后,才单手将姚立抱起。

做完这一切,他又不安地看了秦风一眼,确定秦风不会找他们麻烦后,才快步退出了酒吧。

与此同时,两名酒吧的保安上前,将完全吓瘫在地的周钱生扶起,一左一右地架了出去。

穆桂带着姚立快速离开酒吧,将姚立送进汽车,然后才弄醒了姚立。

“嘶~”

汽车里,姚立意识苏醒,睁开双眼,疼得龇牙咧嘴。

“少爷,对不起,穆桂无能。”

看到姚立醒来,穆桂第一时间低头认错。

“不怪你。”

姚立面色难看地回应,他虽然很窝火,很郁闷,但也知道,刚才的事情不能责怪穆桂。

毕竟,那是秦风,被誉为全球武学界年轻一代第一人!

不要说穆桂,就算是保护姚家家主那位都未必是秦风的对手。

“少爷,您头部有一个五厘米左右的伤口,需要到医院清洗、缝针和上药,否则发炎的话会很麻烦。”穆桂闻言,抬头提醒道。

“周钱生那个王八蛋呢?”

姚立答非所问,他虽然没有责怪穆桂,但却要找周钱生的麻烦。

“姚……姚少,我在……”

周钱生站在车外,听到姚立的话,连忙凑了上来。

“周钱生,你他~妈害死老~子~了!”

姚立怒吼一声,直接冲下车,抡起拳头,对着周钱生就是一顿猛捶。

“姚……姚少,我也没有想到诸葛明月在为秦风做事……”

周钱生一边抱头挨打,一边开口解释。

“你不是说,诸葛明月那个婊~子知道我买你的别墅,第一时间心甘情愿地让给我么?”

姚立打得更狠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周钱生说出来哄他开心的,否则诸葛明月哪可能一开始见他就让他吃闭门羹?

“——”

周钱生做贼心虚,无言以对,只是抱头蹲在地上求饶,“姚……姚少,我错了,别打了……”

一分钟后,姚立才停手,然后钻进汽车,直接离去。

一方面,他对着周钱生一顿猛捶,伤口被牵动,脑袋疼得像是要炸了似的。

另一方面,他没力气继续打了。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望着离去的汽车,周钱生坐在地上,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然而——

这世上卖的药很多,后悔药不再其中。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他记着,却忘了另外一句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

与此同时。

秦风带着马平等人来到楼上ktv包厢。

酒吧经理很识趣地给安排了两个包厢,马平等人一个,诸葛明月一个。

秦风陪着马平等人干了一杯酒之后,便来到诸葛明月的包厢。

“秦先生,谢谢您。”

包厢里,诸葛明月已倒好了红酒,看到秦风进门,连忙起身,望向秦风的目光充满了感激,“我敬您一杯。”

“我既然愿意让你去帮助洛青珂,那么帮你是应该的,不用谢。”

秦风如是说着,然后端起酒杯,与诸葛明月碰杯。

“砰——”

酒杯轻轻一碰,诸葛明月的心没来由地跟着颤了一下。

她本以为要等很久以后,才有机会与秦风喝酒,没有想到今日就如愿了。

秦风与诸葛明月同时扬起脖子,一饮而尽,然后纷纷坐在了包厢的沙发上。

“秦先生,我除了感谢您刚才出面为我站台之外,也是在感谢您愿意收留我。”诸葛明月轻声道。

“今晚到底怎么回事?那两个人什么来头?”秦风能够感受到诸葛明月的真诚,转移话题问道。

“那个中年男人叫周钱生,是东海本地的商人,主要做茶叶生意。因为经济不景气,他资金周转不开了,要卖檀宫的别墅,我想买下来,并且付了定金,结果,他转手又要卖给那个姚立。”

诸葛明月回答道:“姚立是西南姚家的公子哥。”

“西南姚家?”秦风有些疑惑。

姚家虽然富甲一方,号称西南第一家族,但秦风并不知道。

他只对燕京乃至华夏顶级的豪门了如指掌,再者就是对长三角这边的家族稍有了解。

“姚家是西南最富裕的家族,抛开那些带着红色或者家族之中有在朝中当大官的家族来说,姚家算得上西南第一家族。”

诸葛明月解释道:“尤其是,在过去一段时间,姚家与华家成为了合作伙伴,而且瓜分了贾德刚留下的玉石和普洱茶产业,家底愈加深厚了!”

“哦?”

秦风脸色微微一变,西南事件过后,他便带队去参加全球特种兵大赛了,对于贾家后面的事情并不知情。

“贾德刚的儿子死了,被人杀死在了别墅之中,然后贾德刚留下的产业,被各方瓜分了,其中玉石和普洱茶两块肥肉被姚家吃了。而灰色产业,据说被贾德刚曾经的手下麻三吞了。”

诸葛明月说出自己得到的信息,“外界都流传,麻三与姚家联手吞掉了贾家留下的一切!”

再次听到诸葛明月的话,秦风微微眯起了眼睛。

诸葛明月见状,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我需要知道贾家事情的所有详细资料,你跟青珂尽快收集给我。”

几秒钟后,秦风突然开口,语气毋庸置疑。

“好。”

诸葛明月第一时间点头领命。

虽然她不知道秦风要这些资料做什么,但她知道,有人要遭殃了。

因为,她在秦风身上感受到了一道冷冽的杀意!福利 ””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