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938章 自信从何而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38章 自信从何而来?

938章自信从何而来?

随着季节的变化,白天与夜晚的时间比已经逐渐发生变化,只是五点钟的时候,夕阳便渐渐落下山头。

余光倾洒在燕京市~委家属院的院子里,枯黄的银杏树叶金灿灿的一片,宛如一片片金叶挂在了树枝上。

夕阳下,秦风左手拎着四份礼盒,右手牵着李雪雁,径直走到了李雪雁家所在的单元门口。

“给我拎两盒吧。”李雪雁拿出门禁卡说道。

“女婿上门拜见老丈人、丈母娘,哪有让媳妇拎礼物的?”秦风笑了笑,将两件礼品放在了右手上。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李雪雁先是一怔,而后那张化着淡妆的脸蛋上不由浮现出一抹绯红,美得让人心悸。

惊讶而羞涩。

这是她此刻的真实写照。

惊讶,是因为她猜到了秦风接电话遇到的麻烦,但没有想到秦风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调整好了心态与情绪。

羞涩,是因为这是秦风第一次当着喊她媳妇——以前都是喊她压寨夫人,而且这次是当着她的面。

李雪雁的家位于顶楼,是李金堂分的福利房,复式,面积将近220平米。

这是作为燕京官场的巨头的李金堂,按照规定享受的待遇。

李金堂、温婉蓉夫妇两人得知秦风马上到了,均是在客厅里等待,听到开门声后,纷纷站了起来。

在他们的注视中,秦风拎着两个礼盒,跟着李雪雁走进了家中。

虽然他们早已多次看过秦风的照片,将秦风的样子镂刻在了心里,但看到秦风进门,还是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了秦风。

一方面,他们想看看秦风真实的样子,另一方面,秦风因为参加全球特种兵大赛的缘故,整个人晒得很黑。

“叔叔、阿姨。”

秦风微笑着冲李金堂、温婉蓉夫妇问好。

“小风,来家里带东西干什么?”

“就是,自己家不需要带东西,过来喝茶。”

李金堂和温婉蓉同时迎了过来,脸上布满了笑容。

那笑容很真诚,一点也不做作。

因为,他们是真的欢迎秦风来家里。

“没什么东西,一点小小心意。”

秦风笑了笑,然后任由李雪雁将礼品接过去,放在一旁。

“先换鞋吧。”

李雪雁指了指门口的拖鞋,拖鞋是崭新的,这是温婉蓉特地为秦风买的。

除此之外,因为秦风今天登门,温婉蓉还特地拿出了一套新的餐具、茶具、茶杯等等——凡是秦风可能用到的,都特地为秦风准备了一份。

这个细节,让秦风心中一暖,他换上拖鞋,然后走到客厅的阳台。

阳台被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的休息区,摆放着一个功夫茶茶桌,是李金堂平日里喝茶、看书的地方。

“小风,你和你叔叔、雪雁先聊着,我把那几个菜做完,咱们就开饭。”温婉蓉笑着说道。

“好的,阿姨,但不用做太多菜。”

秦风笑着应了一声,然后与李金堂相对而坐,而李雪雁则是坐在一旁为两人烧水、泡茶。

“小风啊,自从我们家搬家之后,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你,你跟小时候比,真是大变样了。”李金堂看着秦风,忍不住感叹。

这是他心中的真实感受。

曾经的秦风,被誉为京城混世大魔王,浑身上下都透漏着一股痞气和张狂,给人一种‘天老大我老二’的感觉,而如今的秦风,沉稳、内敛,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部队磨炼的结果。”秦风笑着说。

“没错,部队真是个锻炼人的地方。本来,我打算等喝酒的时候祝贺你率队获得全球特种兵大赛冠军,为国家争光,既然说到这里了,那就以茶代酒,先祝贺你吧!”

李金堂端起一杯茶,然后清晰地看到,自家女儿抬起头,双眼发亮地看着秦风,充满了爱意。

“叔叔,作为一名特战军人,这是我应该做的。”秦风很谦虚。

“小风,虽然说谦虚使人进步,但我很清楚,你率队所取得的成绩是多么的耀眼。”

李金堂笑了笑,抛开其他各方面的因素不谈,单对如今的秦风,他很满意。

“爸,你这样,他会膨胀的。”

李雪雁笑着打趣,俏脸上却充斥着自豪和骄傲——这是她的男人,未来的老公!

“哈哈……”

李金堂闻言,忍不住大笑一声。

随后,秦风与李金堂一边喝茶,一边闲聊,大多都是聊秦风在部队的生活,对于秦家和秦风在外面做的事情只字不提。

“你们准备一下,十分钟后开饭。”

六点钟的时候,温婉蓉从厨房里探出脑袋,开口提醒。

“知道了,妈。”

李雪雁率先回应,然后正要给李金堂倒茶,却听到了手机震动的声音。

“雪雁,你先陪小风聊着,我接个电话。”

李金堂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号码,脸上笑容不减,但眼角肌肉却是迅速地跳动了几下。

这一幕,落入了秦风眼中,也让他猜到了什么。

十分钟后,准时开饭,李金堂拿出两瓶珍藏了二十年的茅台酒和两瓶红酒。

四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其中,李金堂对接电话的内容和明天秦风要去给李源广祝寿的事情只字不提,晚餐氛围很好,真的宛如一家人一样。

“雪雁,你帮着你妈把碗筷洗了。”

晚餐结束后,李金堂突然开口对李雪雁说道。

“爸,碗筷明天再洗也没事,我跟你们一起聊天吧。”李雪雁闻言,心如明镜,知道父亲是想支开自己。

“嗯,明天再洗,小风难得来家里,一起聊聊天。”温婉蓉开口附和。

“好吧。”

李金堂闻言,犹豫了一下,同意了妻子和女儿的请求,然后与秦风一同走到客厅。

“小风,吃饭前,我接了一个电话。”

入座之后,李金堂稍作酝酿,便开口说道:“给我打电话的人告诉我,部队要严肃处理你昨晚在西京会所发生的事情,很有可能要将你开除部~队!”

唰!

愕然听到李金堂的话,无论是温婉蓉还是李雪雁,脸色都是一变!

温婉蓉是不知道这件事,而李雪雁虽然猜到秦风可能会因为西京会所的事情遭到惩罚,但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叔叔,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秦风轻轻点头,表情很平静。

听到秦风的话,温婉蓉想开口说什么,结果被李金堂用眼神制止。

而李雪雁则是眼中精光闪烁,思索着其中的缘由。

“小风,虽然你和你爷爷关系紧张,甚至被秦家除名,但我和你阿姨,并不反对你和雪雁在一起。”

李金堂轻轻叹了一口气,再次开口了,“但是,你应该能想到,李家其他人的态度并不会像我和你阿姨一样。”

“他们怎么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们结婚!”

李雪雁皱了皱眉头,不知道是对这件事不满,而是对父亲当着秦风的面说这事不满。

“雪雁,你也不要生气,我只不过是想把有些话说到前面。这无论是对你和小风,还是其他人,都是好事。”

李金堂看了李雪雁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小风,原本李家一些人虽然不支持你和雪雁在一起,但你毕竟已经回归部队了,而且你率队在全球特种兵大赛中夺得冠军,为国争了光,他们也说不了什么。

但是,你昨天在西京会所教训了文斌,这无疑给他们找到了针对你的借口。

而如今,外面又传出你要被部队开除的消息。

在这种形式下,你明天去给雪雁的爷爷祝寿,场面绝对不会好看,你可要想好。”

“叔叔,这是我答应雪雁的,也是我应该做的。”秦风间接给出答复,态度十分明确。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好了,那我也不劝你,但你要想好用什么去堵他们的嘴……”李金堂提醒道。

“爸,你不用说了,明天,谁敢说我男人,我跟谁翻脸!”李雪雁直接打断了父亲的话,她已做好了翻脸的准备。

“叔叔,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能不能问。”

下一刻,不等李金堂再开口,秦风突然说道。

“什么?”

李金堂问道,温婉蓉、李雪雁也是将目光投向了秦风。

“如果李爷爷同意我和雪雁在一起,李家其他人反对是不是就无关痛痒了?”秦风缓缓开口问道。

“嗯。”

李金堂先是点点头,然后惊疑地看着秦风,“不过,小风,你别怪叔叔说话不好听——你想让雪雁的爷爷同意你们在一起,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如果你被部队开除,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叔叔,请你放心,李爷爷一定会同意我和雪雁在一起!”

秦风再一次开口,言语之中充斥着自信。

“呃……”

下一刻。

无论是李金堂、温婉蓉夫妇,还是李雪雁,全部呆了。

灯光下。

他们呆呆地看着秦风,那感觉仿佛在问:秦风的自信,从何而来?关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