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928章 登上李家大院的戏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28章 登上李家大院的戏台!

928章登上李家大院的戏台!

因为父亲王锋和母亲吴芳的突然造访,王梦楠的小窝变得不再那么冷清。

她陪着父母在附近吃了一顿羊蝎子火锅,然后买了些水果,便回到了住处,一头扎进厨房洗水果。

其中,王锋在书房里接电话,而母亲吴芳则是在屋子里溜达,结果在卧室里看到了一张模糊的照片。

照片很模糊,但吴芳还是一眼认出是秦风带着龙牙特战小队骑着狮子在非洲草原上狂奔的画面——她看过那篇新闻报道。

“爸,妈,出来吃水果了。”

稍后,王梦楠将水果洗好,端了出来,发现父母都不在客厅。

“梦楠,你现在和他怎么样?”吴芳从卧室里走出,开口问道。

自从秦风冒着生命危险将王梦楠从日本救回之后,王家人尤其是王锋、吴芳夫妇便不再反对王梦楠与秦风在一起,而且几乎不怎么过问两人的事情。

嗯?

愕然听到母亲的询问,王梦楠先是一怔,而后脸上爬上了一缕绯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刚接到电话,秦风率队获得了全球特种兵大赛的冠军!”

就在这时,王锋从书房中走出,将刚才接到电话得知的信息告诉了吴芳与王梦楠。

话音落下,王锋一脸开心的笑容,既是因为秦风率队为华夏争光,也多少有些将秦风当成自己人而感到骄傲、显摆的意味。

“瞧你那高兴的样子,搞得好像是自己女婿一样。”

吴芳闻言,也颇为高兴,然后满脸笑容地翻了个白眼。

“就算不是我女婿,也是华夏军人的骄傲!”王锋脸上笑容不减。

“梦楠,妈问你话呢,你和他到底怎么样了?”吴芳不再理会王锋,扭头看向王梦楠。

“妈,还是老样子。”王梦楠将水果盘放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什么叫老样子?说具体点,比如说到哪一步了?有没有那个啥?”吴芳打破砂锅问到底。

王梦楠顿时羞得脸都红了。

作为过来人,王锋和吴芳见状,明白自己女儿多半早就和秦风同床共枕了。

“梦楠,既然你们都到这一步了,你不能这样默默等待了,而是要主动出击,将他从李家丫头的手中抢过来。”

吴芳说着,眼珠子一转,“比如说,让生米煮成熟饭。”

再次听到母亲的话,王梦楠脸蛋红得如同红提一般,恨不得立刻回到卧室去。

“你尽出这些馊主意!”钢铁直男王锋,脸色一变,训斥道。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你想让梦楠一直没名没分地跟着秦风?最后眼睁睁地看着秦风成为李家女婿?”吴芳瞪着王锋,丝毫不认为自己说错了。

“妈,你说话怎么那么难听呢?”

王梦楠跺了跺脚,有些恼羞成怒,眉目之间还有一抹无法掩饰的惊慌。

“那小子成为李家女婿的概率不大。”王锋却是语出惊人。

嗯?

吴芳、王梦楠闻言,纷纷惊诧地看着王锋,那感觉仿佛在问:为什么?

“那小子虽然很优秀,甚至优秀到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但你们不要忘了,他被秦家除名了,至今都没有再回秦家。

而且,根据我打探到的小道消息,秦首~长对于这小子在全球特种兵大赛上的惊艳表现不怎么感冒。这也就是说,哪怕他完成了所有华夏军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为华夏军~队做出了巨大贡献,也无法因这份功劳回到秦家。

没有秦家的光环,他想成为李家女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想,当初他没有表露秦家子弟身份的时候,梦楠的爷爷是怎么做的?尚且连我们王家都如此,何况堂堂李家?”

王锋见状,做出解释,“除了上面那个原因之外,他仇敌众多,遍布国内外,随时都处在危险之中。你们觉得李家那老头会将最器重的孙女嫁给一个随时会死的人,然后让李雪雁那丫头以后当寡妇?”

“好像有道理,这么说来,梦楠还是很有机会。”

吴芳心中一动,一脸蠢蠢欲动,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帮着王梦楠将秦风抢过来。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相比成为他的妻子而言,我更希望他这一生平平安安。”

王梦楠轻轻叹了口气,道出了心声。

耳畔响起女儿的话,王锋、吴芳夫妇先是一怔,而后均是沉默了。

午后的阳光格外明媚,花园中的花儿散发着芳香,几只蝴蝶在花丛中追逐,远远望去,宛如一幅活生生的油画。

这里是伦敦塔,也是英国王室的王宫。

午睡过后的伊丽妮卡,得知了秦风率队获得全球特种兵大赛的冠军,笑成了一朵花儿,然后换上了一身酒红色的连衣长裙,独自前去找国王查尔顿。

“伊丽妮卡,我亲爱的女儿,你的心情看上去很不错。看样子,你已经得知了全球特种兵大赛的结果。”

书房里,查尔顿放下手中的书籍,苦笑着说道:“对你而言,这个结果似乎比英国皇家特种部队夺冠还要令你开心和激动。”

“为什么不是呢?”伊丽妮卡笑吟吟地说道。

“伊丽妮卡,这种话只能在我面前说,不能传出去,否则会让那些参加比赛的小伙子心痛,也会让军方那些大老粗抓住把柄,从而抨击王室。”查尔顿提醒道。

“父王,我不傻。”伊丽妮卡翻了个白眼。

“亲爱的女儿,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甚至变成傻子。而你即便是单相思,也有可能变成傻瓜。”

查尔顿国王摇摇头,用一种打趣的方式说道:“否则的话,你明知道那个华夏秦风率队夺得全球特种兵大赛的冠军对你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为什么特地跑到我这里来炫耀?”

“哼,我高兴不行么?”

耳畔响起查尔顿的话,伊丽妮卡脸色微微一变,然后气鼓鼓地哼了一声。

“当然可以,谁让你是我最亲爱的宝贝女儿呢?”

查尔顿国王笑呵呵地说着,然后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我亲爱的女儿,上次全球武学大赛结束之后,我就跟你探讨过你和华夏秦风在一起的可能性了。

嗯,我不反对你喜欢他,甚至不会阻止你们在一起,但前提是,你要让爱上你,然后将他从他的未婚妻手中抢过来,最后还要保证他可以好好地活着,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我信你个鬼啊,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伊丽妮卡瞪了查尔顿国王一眼,然后气呼呼地走出了书房,心中却是暗暗感叹:想将他从他的未婚妻手中抢过来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啊!

与此同时,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李雪雁在保镖周武生的保护、陪同下走进机场,脚下的高跟鞋不断地撞击着地面,声音清脆。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黑色的披风,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搭配一条大喇叭口的休闲裤,看上去很简单、随意,但配上她那高贵的气质和强大的气场,让人觉得十分的合身、好看。

一路上,她吸引了无数的目光,有男有女,有黑人,有白人,更有黄种人。

其中,男人的目光中充斥着惊艳和欲望,而女人的目光中充斥着羡慕与嫉妒。

她是一个让男人心动,让女人嫉妒的女人。

这是对女人美丽最好的诠释。

然而——

李雪雁一路抬头挺胸、目不斜视,完全无视这些目光,仿佛将所有人都当成了空气。

一个小时后,她坐在了纽约飞往燕京客机的头等舱里,没有像以往那样看书,而是望着窗外,给人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

“亲爱的山大王,你在全球特种兵大赛舞台的演出已完美落幕,不知是否已经踏上了华夏的国土?”

看着,看着,李雪雁忍不住在心中暗道:“接下来,你要牵着我的手,登上李家大院的戏台。这出戏,我可是等了很久很久……”添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