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856章 讲不出再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856章讲不出再见

夜色如墨,晚风中带着丝丝凉意,东海的天气在入秋后已不知不觉中变凉。

夜幕下,秦风与赵龙站在居民楼的公共阳台上抽烟。

秦风返回东海之后,直接乘车来到了陈芳、陈静的住处,母女两人做了一大桌菜,为他洗尘接风,陪同的有赵龙、赵楚楚父女两人,还有张欣然。

苏妙依因为明天要出去旅游,今晚回苏园陪父母吃饭了。

“教官,谢谢您。”

赵龙掐灭香烟,望着前方的静安小学办公楼,由衷地对秦风感谢道。

如今的他,在百雄集团担任着保安部部长的职位,负责百雄集团的安保工作,重点保护张欣然、陈静两人的安全,不但年薪高得吓人,而且每年年底还有分红,生活与曾经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另外,通过秦风的关系,他的女儿赵楚楚目前在东海知名小学之一的静安小学就读,而且学校就在家旁边,极其方便。

而随着华夏地下世界格局的变动,张欣然、陈静两人的人生安全风险已经大大降低,他也能抽出更多的事情去陪伴女儿。

更为重要的是,他已听说秦风在过去一年中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执行秘密任务——如果一年前,他为了还杨策人情来东海对付秦风,秦风没有手下留情的话,他不可能有今天的生活,相反,很有可能与女儿阴阳两隔。

“赵哥,你又来了。”

秦风苦笑,他不喜欢朋友之间说谢谢,但基本上身边人大多时候都会对他说这两个字,让他也很无可奈何。

“教官,我听说了你在军中保留职位的事情,你要回归部队了吗?”

赵龙犹豫了一下问道,眉目之间充斥着羡慕与向往。

他做梦都想回到那个梦开始的地方——军营,但也知道,如今已经回不去了。

“具体不清楚。”

秦风摇了摇头,这件事对他而言来得十分突然,突然到他几乎没有任何准备,而且还没有搞懂上面的意图,目前只能等待,然后根据上面的命令做出安排。

“赵哥,如果我回归部队的话,欣然与小静的安全就全拜托你了。”秦风又补充道。

“请教官放心,只要我赵龙还活着,就不会让张小姐、陈小姐出事!”

赵龙一脸信誓旦旦地保证道,既是为了那份丰厚的待遇,更是为了感恩秦风。

除此之外,还因为这是秦风的命令!

一直以来,他都将秦风当成自己的教官,秦风的话就是命令!

秦风拍了拍赵龙的肩膀,没再说什么,转身返回了陈芳家中。

半个小时后,秦风、张欣然、赵龙和赵楚楚四人离开了陈芳、陈静的住处。

“大叔,我们去喝酒吧?今晚给你庆功没喝酒,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来到地下停车场后,张欣然突然提议道,对秦风的称呼是“大叔”——没人的时候,她喜欢这样称呼秦风。

“好。”

秦风稍作沉吟,便答应了下来。

也许,他很快就要离开张欣然、陈静了,在离开之前,陪着张欣然去喝场酒挺好。

张欣然驱车驶出小区,然后七拐八拐地来到了国王酒吧的门口。

看到国王酒吧四个大字,秦风一阵恍惚。

一年前,他与张欣然初识的那一天,在高铁上救了张欣然,然后被王梦楠带回警局审讯,离开警局后为了躲避王梦楠的跟踪,走进了国王酒吧,结果王梦楠跟了进去。

那一天,他与追求张欣然的梁博发生冲突,开启了新的篇章。

而如今,国王酒吧几乎没什么变化,但他的生活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物还是物,人已非人。

“秦先生、张小姐,需要安排包厢吗?”

秦风与张欣然两人进入国王酒吧之后,很快便被认了出来,酒吧经理第一时间现身,亲自为两人服务,态度恭敬,一副小心翼翼的姿态。

因为,他不知道秦风与张欣然两人突然造访国王酒吧的目的,生怕哪里做得不好,会卷起铺盖滚蛋。

“不用,我们坐大厅。”张欣然摆摆手。

“好的,张小姐。”

酒吧经理第一时间点头,然后将两人带到一楼位置最好的一个卡座,俗称c位,正对着dj台,并且为两人拿了五瓶珍藏的拉菲,为两人打开,倒进红酒器里。

做完这一切,他像是服务员一样,恭敬地站在一旁,等候秦风两人差遣。

“你去忙你的吧,有需要我们会喊你。”

张欣然对酒吧经理说道,她今晚与秦风来喝酒,除了为秦风庆功之外,也是想与秦风单独相处,自然不希望旁边有人打扰。

“好的,秦先生、张小姐。”

酒吧经理闻言,看了一眼秦风,见秦风摆手,便鞠躬离开。

“大叔,第一杯,敬你再次大胜归来!”

酒吧经理离开,张欣然端起酒杯,因为酒吧音乐声太大,只能将脑袋凑到秦风身前,大声说道。

“干杯。”

秦风微笑着端起酒杯,与张欣然碰杯。

“第二杯,庆祝我们相识近一年!”

“第三杯,感谢你一年前救我!”

“第四杯,感谢你在过去一年里为我做的一切!”

张欣然似乎是真的冲着喝酒来的,她一连给秦风敬了四杯,每一杯都是酒杯三分之一容量,这是红酒的正规倒法,但即便如此,两人一共喝了八杯,一瓶酒不够,又开了第二瓶。

“欣然,你这么喝会醉的,稍微缓一下再喝。”

四杯酒下肚,张欣然的俏脸宛如红提一般红彤彤的,秦风看到张欣然又在倒酒,便凑上前,开口提醒。

“喝完这杯。”

张欣然说着,将最新倒好的一杯红酒递给了秦风,然后再次嘴唇凑到秦风的耳畔,故意使坏地冲秦风吹了口热气,然后大声喊道:“第五杯,秦风,我喜欢你!”

这一声大喊,张欣然已压在内心深处很久很久了,为此,当她喊出口的时候,几乎动用了全部力气,声音很大,震得秦风耳朵有些发嗡。

与此同时,dj极为巧合地在这一刻停下了音乐,结果导致张欣然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酒吧。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画面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唰唰唰……

下一刻,一道道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张欣然与秦风两人。

因为酒吧灯光太暗的缘故,客人们无法看清张欣然的长相,只能隐约看得出张欣然是一个大美女。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酒吧的男客人们纷纷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秦风,那感觉仿佛在愤愤不平地说:这尼玛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不知是因为酒劲上头,还是其他原因,眼看一道道目光扫来,张欣然并没有感到惊恐、羞涩,而是昂着头,直勾勾地看着秦风,眼中的爱意像是要将秦风融化一般。

“干杯。”

秦风苦笑着端起酒杯示意。

“砰——”

下一刻,在众人的注视下,两个酒杯轻轻地撞击在一起,秦风与张欣然一饮而尽。

随后,劲爆的音乐再次响起,这个小插曲也就此告一段落,大多数人都将注意力转移,也有少数人时不时还会看秦风与张欣然一眼。

张欣然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与秦风喝酒,不过不再是碰杯喝,而是划拳喝。

饶是如此,一个多小时后,五瓶红酒便见底了,张欣然依然醉了,整个人靠在秦风身上。

“秦……秦风,我听说你在部队的职位保留了,那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了?”

张欣然靠在秦风身上,满嘴酒气地问着,双眼却直勾勾地盯着秦风,看着秦风的侧脸。

“还不知道什么情况。”秦风说道。

“真的一点都不希望你离开,但是我也知道,我不能影响你。”张欣然双眼泛红,呢喃地说道。

“即便走了也可以回来看你啊。”秦风苦笑着摸摸张欣然的脑袋。

“不一样的,你走和不走完全是不同的感觉。你没回归部队的话,哪怕你去做其他事情,我都会有种你在身边的感觉,会等着你回来,但一旦你去了部队,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了……”张欣然轻声说道。

秦风沉默。

如果他真的回到龙牙的话,以龙牙的管理规定,几乎没有外出时间,而且还要遵守保密条例。

“秦风,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眼看秦风不说话,张欣然又再次问道。

“嗯。”

秦风点点头,张欣然曾在一次酒后向他表明爱意,并且要主动将女人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他,他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欲~望,并且与张欣然许下四年的约定——四年后,如果张欣然依然爱他,便同意与张欣然在一起。

“秦风,你知道吗?为了让你喜欢我,我在很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可是,我发现自己好笨啊,无论多么努力都无法将企业管理、金融管理等理论用于实际,反观小静,她比我强多了,集团现在多亏她在打理。”

张欣然说到这里,深深叹了口气,然后紧紧地靠在秦风的肩头,轻声道:“我好怕,怕自己无法变得优秀,怕自己会被你越甩越远,那样你就更不可能喜欢我了,到时候会彻底离开我……”

“傻丫头,你很优秀的。”秦风摇摇头,开口安慰道。

“真的吗?”张欣然激动地抬起头,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动听的赞美。

“嗯。”

秦风点头。

张欣然开心地笑了,笑得泪流满面。

讲不出再见。

她不舍得他走。

……

……添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