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809章 慌得一批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809章慌得一批

没有答案。

下一刻,魏冬青清晰地看到,周围很多人都在看她,其中一些人更是拿着手机在拍照、录制视频。

事实上,因为魏冬青的身份特殊,之前便被人认了出来,并引起了不少人围观,但那些人看出秦风、李虎甚至是贾东和周涛都不好惹,只敢远观,没敢靠近。

有人曾尝试要拍照、录制视频,结果被李虎那凶神恶煞的眼神一瞪,硬是把手机收了回去。

此刻,随着秦风四人离开,贾东和周涛跪在地上,一些人才胆大地再次拿出了手机。

“你……你们干什么?不要拍!”

看到这一幕,魏冬青猛然回过神,失声尖叫了起来,生怕照片和视频流传出去会对她的声誉造成负面影响。

这纯粹是她的本能反应,以至于忘记了,秦风刚才已经结束了她的艺人生涯。

“周涛,把那些拍照的全部处理了!”

与此同时,贾东站了起来,面色阴沉地做出指示。

“是,贾少!”

周涛第一时间领命,然后先是扫视了一圈,锁定拍照的几人,然后飞快地扑向了离他最远的一人,准备按照贾东所说的那样,强行让对方删除照片和视频。

贾东不再废话,快步离开,既是不想被众人围观,也是想第一时间给父亲贾德刚打电话。

虽然秦风没有对他出手,但从秦风最后说的话来看,他知道秦风是动真怒了。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哪怕他知道给父亲贾德刚打电话会引来父亲的怒火,也必须要这么做了,否则因此而影响到贾德刚与秦风的关系那就麻烦大了!

“贾……贾东!”

眼看贾东离开,魏冬青也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快步朝着贾东追去。

事到如今,她已彻底慌了神,下意识地认为,只有贾东可以拯救她的艺人生涯,却不知道贾东自己也是慌得一批。

“滚!”

贾东闻声,猛然停下脚步,转身怒目瞪着魏冬青,目光中再无半点的喜欢和迷恋,有的只是怒意——魏冬青给他挖了一个大坑,差点就将他给埋了!

“呃……”

面对贾东的怒骂,魏冬青吓得浑身一震,而后才想到,自从秦风出现之后,贾东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之前更是骂她贱人,甚至还出手打她。

如此一来,贾东还会帮她拯救艺人生涯?

不存在的!

怒骂过后,贾东看到不少有人朝这边看来,便不再理会魏冬青,快速朝着地下停车场走去。

这一次,魏冬青没有再追上去,而是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那感觉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般,与之前那副盛气凌人的明星范形成了截然的反差!

几分钟后,贾东快速地来到了地下停车场,周涛也赶了过来,汇报道:“贾少,所有照片和视频全部删除了!”

“确定没有漏网之鱼?”贾东问。

“确定。”周涛点了点头,一脸肯定。

“好,你在车里等我。”

贾东闻言,略微松了口气,然后安排了一句,便走向了停车场的一个角落,同时拿出手机,准备给父亲贾德刚打电话。

他先是点燃一支香烟,用力地吸了几口,稳定了情绪,酝酿好了说辞,才拨通电话。

“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事?”

电话很快接通,贾德刚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语气中带着几分疑惑。

因为,在贾德刚的记忆中,贾东几乎没有一大早给他打过电话。

“爸,我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你先不要急着发火,等我把事情说完。”贾东竭力地压制着内心的不安,开口说道。

“你闯祸了?”

听到贾东的话,贾德刚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心中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爸,是这样的,昨晚……”贾东先是告诉贾德刚昨晚的事情。

“混账,你傻了吗?没事去巴结秦智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秦智与秦风不和吗?”

虽然贾东提前打了预防针,但贾德刚听完他说出昨晚的事情之后,还是气得大骂了起来,“如果不是我跟秦风关系还不错,以他的性子,昨晚绝对不会轻饶你!”

贾东沉默,同时心中的不安呈直线上升——相比昨晚的事情而言,今天的事情更加严重!

“第二件事是什么?”

贾东的沉默让贾德刚也开始不安了,理智告诉他,第二件事情可能比第一件事还要严重。

“刚才……”

贾东强忍着内心的不安,再次开口,不敢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地将今早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贾德刚。

“我他~妈真想一枪崩了你这个蠢货!”

电话那头,贾德刚气得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怒火冲天,恨不得立刻将贾东抓到身前暴打一顿。

“爸,我也不知道那女的是秦风的妹妹,而且我得知她的身份后,就立即带人离开了,只是没有想到秦风恰好赶了过来……”贾东再次开口解释,声音很小,底气不足。

这一次,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完,贾德刚便怒吼着打断:“你这个蠢货!你应该庆幸你没有动手,否则你可能连给我打电话的机会都没有!”

贾东再次沉默,他意识到事情远比他想象中的更为严重。

“按照你所说,秦风没有对你出手,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暴怒过后,贾德刚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一针见血地问出了关键。

“他……他说,如果我动了他妹妹的话,你今天就要给我买墓地……”

贾东将秦风的话原封不动地转告贾德刚,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咯噔!

再次听到贾东的话,贾德刚也同样意识到,事情也比他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他没有再开口训斥贾东,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下意识地要给秦风打电话致歉。

然而——

当他从通讯录中找出秦风的电话,即将摁下拨通建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理智告诉他,如果只是打电话向秦风致歉的话,难免会显得诚意不足——他应该立即赶到燕京,带着贾东,当面向秦风认错、道歉!

唯有如此,才可以将秦风的怒火降到最低,同样也可以将这两件事对他与秦风之间关系的影响降到最低!

与此同时。

秦风带着陈芳、陈静和李虎三人走到了另外一处停车场。

“李虎,你带着阿姨和小静的行礼先去酒店登记,然后等我电话。”

秦风做出安排,没有让李虎跟着自己三人一同前往龙牙基地。

一方面,李虎去那里没有任何意义,更为重要的是,龙牙秘密基地是华夏最神秘、保密的军事基地之一,严禁外人进入。

陈芳、陈静母女两人能去,既是因为陈猛安葬在那里,更因为秦风的因素!

“是,秦先生!”李虎点头领命。

秦风闻言,不再废话,打开车门,待陈芳、陈静母女两人上车之后,才钻进驾驶位,启动汽车离开。

片刻之后,汽车驶出机场停车场,上了机场高速,朝着龙牙秘密基地驶去。

时隔将近一年。

那个曾经让三军为之骄傲的华夏龙王,第一次回‘家’!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