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677章 打爆景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677章打爆景腾

在过去这段闭关的时间里,秦风一直在研创自己的武功,最终决定以古代枪法为核心,融合华夏武学各家之长,结合现代战场的实际情况,研创最适合现代军人在战场生死搏杀的武功。

将这门武功取名为《盘龙枪》,曾经研创的杀招‘龙刺’为第一式,而此刻使用的‘夺命’为第二式。

夺命,是秦风以古代枪法之中赫赫有名的‘回马枪’为基础,融合拳法、步法精髓,进行了改进,去掉了马和枪,用双腿代替马,胳膊代替枪,拳头代替枪头。

而抛开这些之外,最关键的是要故意让自己步入险境,对敌我双方的距离和出手时机精确把握。

这一切,在前几天的时候,秦风救能做到了,但依然觉得缺点什么。

这几天,秦风不停地演练和苦思冥想,最终明白缺少什么——通过音波攻击和气势威慑,干扰对手心神,在打对手一个猝不及防的基础上,让对方心神失守、意识恍惚,来不及做出任何躲闪和抵挡。

这和阴阳拳的杀招阴阳杀,有异曲同工之妙!

刚才,秦风被景腾用阴阳杀击伤,局势被扭转,甚至几乎令得所有人都认为他命在旦夕。

然后,景腾乘胜追击,逼得秦风抽身爆退,气势全无,让包括景腾在内的所有人更加坚定地认为他不敌,并且刻意伪装成气息不稳的状态,然后故意让景腾缩短距离,准备再次出手。

就在这时……

秦风先下手为强!

他气运丹田,利用类似‘狮子吼’这样的武功,一声大吼,如同惊雷炸响,惊得景腾身形一顿,意识出现瞬间的恍惚。

与此同时,秦风双膝弯曲,呈蹲马步的姿态,双脚如同钉子一般钉在地上,右拳宛如一杆大枪,轰然砸向景腾。

一拳轰出,秦风体内的气血几乎沸腾,气势瞬间攀升极致,内劲彻底暴走,冲向右拳,融合气与神,同样形成了可怕的拳意,拳意彻底笼罩景腾。

“砰!”

“咔嚓!”

下一刻。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秦风一拳击中景腾的胸口,可怕的内劲迸发,崔古拉朽似地攻破景腾的内劲防御,而后轰入景腾的体内,令得景腾的肋骨瞬间碎裂!

“噗——”

景腾宛如被击中的棒球一般,倒飞而出,胸口塌陷,血肉模糊,口中鲜血狂喷,宛如血雨洒落。

“呃……”

突如其来的一幕,彻底震惊了包括景云峰、景世明在内的所有人!

夕阳下,他们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倒飞而出,空中鲜血狂喷的景腾,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时真的!

他们无法相信,刚刚扭转局势,彻底占据上风,气势碾压的景腾,眼看就要击杀秦风了,结果转眼之间便被秦风一拳轰飞,直接遭受重创!

这一刻,他们甚至怀疑产生了幻觉!

幻觉么?

“砰——”

随着一声闷响,景腾的身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身子如同虾米一般蜷缩在一起,胸口血肉模糊,而且不断地渗血,嘴里也是不停地咳血。

因为,此刻的他,除了肋骨碎裂之外,经脉几乎断裂,五脏六腑均是被震裂,不要说起身继续与秦风战斗,若不及时处理伤势,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这……”

“我……我没看错吧?转眼之间,景腾居然被秦风一拳轰飞了?”

“不止是轰飞那么简单,你看景腾那样子,明显是受伤很重!”

“真没想到,两人激战数招之后,竟然两招就分出了胜负,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

随着景腾落地,众人先后从震惊中回过神,其中第一艘大船上,那些来自各门派的天骄们如同之前一样,率先议论了起来,各个惊叹不已。

“这场生死战,真是一波三折,让人意想不到啊。”

“是啊,当我们认为他们已经拿出最强实力的时候,他们都还保留了底牌,而且各自的底牌都强得离谱。”

“没错,他们的实力仿佛永无止境一般,而这一战,堪称近几十年来年轻一代的巅峰对决!”

与此同时,第二艘大船上,那些武学宗师也是感叹不已。

在他们看来,秦风与景腾刚才最后的对决就像是在过山车一样,两人不断地在天堂与地狱之间转换,让他们感到格外刺激。

“真没想到,短短数日不见,秦风的实力竟然有了如此大的提高。”

不光是普通的武学宗师,就连八卦门掌门赵无道都忍不住感叹了起来。

“他最后用的是什么功夫,感觉有些熟悉,但又很陌生。”武当派掌门张天师则是一脸若有所思。

“看不出是什么武功,但可以肯定一点,实战性极强,杀伤力绝伦!”空冥大师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柳宗盛和武空两人则是没有吭声,他们都有官方身份,不宜在这个时候妄自评论,而是关注着景云峰、景世明两人。

他们担心景云峰、景世明两人会出手干预!

而一旦发生这种情况的话,他们要在第一时间阻止!

然而——

无论是景腾的父亲景世明,还是实力有望无敌整个华夏武学界的景云峰,都傻眼了。

夕阳下,他们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遭受重创的景腾,宛如两尊活灵活现的石雕,脸上充斥着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么?

是的!

他们无法相信,景腾再动用杀招阴阳杀击伤秦风之后,再次动用阴阳杀要结束比武的时候,会突然被秦风逆转。

相反,在他们看来,景腾应该崔古拉朽地重创秦风,乃至一拳将秦风轰杀才对!

不可置信么?

“爽!”

“老大威武!”

回应景云峰、景世明二人的是王阿猛、叶虎等人的激动大吼。

原本,他们因为看到秦风受伤,外加洛青珂之前那番话,心中很是担忧秦风会落败,此刻看到秦风一拳轰飞景腾,让景腾像是一条奄奄一息的恶犬一般躺在地上,怎能不激动?

激动的不光是他们,李雪雁、张欣然、陈静、苏妙依、洛青珂,甚至是苏文都是如此!

这一刻,他们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悬挂的心也落了下来。

秦风胜了!

而以南港蒋正义、西南贾德刚为代表的那群江湖大佬们,看到景腾那副惨状过后,惊叹于秦风实力之恐怖的同时,也纷纷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什……什么情况?”

与此同时,之前被秦风丢进湖中的景仁睁开了眼睛,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当下像是大白天遇到鬼一般,先是一脸惊骇地坐了起来,而后使劲揉了揉眼睛,试图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

而后,他看清楚了。

他清晰地看到,景腾浑身是血地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仿佛随时都会丧命。

“这……这怎么可能?”

这个发现,让景仁呆若木鸡。

尚且连景仁都如此,何况景腾自己?

甲板上,景腾停止了咳血,他艰难地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秦风,那张苍白的脸上完全被不敢置信的表情所占据,那感觉仿佛在问: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啪!

啪!

啪!

回应景腾的是沉闷的脚步声。

秦风迈步走向了景腾,步伐沉稳有力,每一步的距离几乎一致,仿佛用尺子丈量过一般。

一步,两步,三步……

众目睽睽之下,秦风一步步地来到了景腾的身前。

“咳……你……你最后用的是什么武功?”

景腾再次咳出一口血,脱口问道,眉目之间充斥着不甘心,那感觉仿佛若是不知道这个答案,哪怕是到阴曹地府也会不甘心。

“杀你的武功!”

秦风冷冷回应,然后抬起脚,准备结束这一战,送景腾去阎王殿。

“不……”

看到这一幕,景腾脸色大变,眉目指间充斥着恐惧,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这一刻。

他浑然忘记了在出关的时候,是何等的自大与狂傲——完全将秦风当成一个死人!

他也忘记了,当秦风迟迟没有出声之后,他是何等的膨胀和歹毒,以至于为了逼迫秦风现身,不惜让武童牧阳强势去收洛青珂为侍女!

他更忘记了在比武开始之前,曾撂下的狠话:将秦风丢到西湖喂鱼!

这一刻,他第一次觉得死亡离他是如此之近,强烈的求生欲让他忍不住嘶吼一声,下意识地挣扎起身,结果牵动伤势,不停地吐血。

“住手!”

下一刻,不等秦风出手,景世明突然大吼一声,然后下意识地要跃上甲板阻拦秦风击杀景腾。

然而——

景世明身形刚动,便被武空拦住了去路:“景世明,我在他们比武开始之前曾说过,这是一场生死之战,生死有命,任何人不得插手、干预比武——你想干什么?”

“姓秦的小子,留我家腾儿一命!”

面对武空的阻拦,景世明脸色一变,眉头完全拧在一起,但思索过后没有出手,甚至没有回应武空,而是冷冷地盯着秦风,言语之中充斥着威胁,“否则,你将成为景家的死敌!”

“景家很了不起吗?”

秦风冷声回应,而后直接抬起了右脚。

“你敢?”

景世明脸色一变,再次大吼,声音震破天际。

“砰!!”

回应景世明的是一声闷响。

众目睽睽之下,秦风一脚跺碎了景腾的脑袋!添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