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661章 吵翻了天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661章吵翻了天

秦风会应战么?

如果秦风应战的话,可以战胜那个神秘的景腾么?

当景家传人景腾向秦风下了生死战书之后,几乎所有关注这一战的人们,心中都有这样两个疑问。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心中的疑惑与期待更浓。

然而——

一向强势的秦风,并没有像人们所预料的那样,很快做出回应。

五天。

整整五天时间,秦风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这让关注这一战的人们急不可耐的同时,也忍不住纷纷议论出声。

“五天过去了,秦风没有现身,没有回应,只能证明一点——他自认实力不济景腾,不敢接受景腾的挑战!”

“是啊,以秦风以往的行事风格和强势做派,若是他有信心击败景腾,不可能到现在都不回应,这只能证明他怕了!”

“秦风虽然曾被誉为华夏武学界第一天才,那是没有将隐世的武学世家和门派的天才算进去,比如景腾。若是算进去的话,他不可能排在第一,这也是他不敢回应景腾挑战的原因——他若应战,必死无疑!”

议论的主要人群来自于华夏武学界,有人发出秦风不敢应战的言论,很快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而后成为武学界的主流声音,甚至有一些名门大派的弟子也认可这样的言论。

很快的,这样的言论传到了其他领域,也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

“真是气死人了,这些人一天吃饱了没事干么?竟知道胡说八道!”

这一天,张欣然在网上看到有关秦风不敢应战的言论之后,十分恼火,恨不得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否认这一切。

但她也只是想想一罢了。

毕竟,这一战关系到秦风的生死,就连洛青珂也无法保证秦风是否能够战胜景腾,她作为秦风身边最亲密的人之一,自然不能随便发表言论,否则会让秦风很被动。

“欣然,嘴长在别人身上,你堵不住的,让他们尽情地说吧。”苏妙依在一旁劝说道。

“妙依说得对,等风哥出关后,以他的性子,无论是否应战,都会出声的,不用着急。”陈静开口附和。

“唉,秦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关?”

张欣然叹了口气,不再吐槽,而是期待着秦风能够尽快出关。

憋屈、窝火、吐槽的不光是张欣然,秦风当年那群小伙伴也是如此。

“妈~的,这帮闲的蛋疼的家伙,放什么胡萝卜臭屁呢,咱老大是怕的人?”

“没错,老大的字典里没有害怕这两个字,他没有及时回应,肯定是有其他原因!”

“虎哥,阿猛,你们知道老大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声吗?”

微信群里很热闹,秦风当年在大院的那些小伙伴均是冒泡发言,最后有人开口询问叶虎和王阿猛原因,等于问出了其他人的心声。

一时间,群里变得安静了,所有人都在等叶虎和王阿猛的回应。

“我已经了解过了,老大正在闭关,暂时没空搭理那个叫景腾的二~逼。”王阿猛很快冒泡,做出回应。

“以老大的性子,一旦出关,势必会做出回应,准确地说是应战,然后干死那个景腾!我提议,比武当日,我们兄弟们都去,亲眼见证老大把那个景腾打成一条死狗!”叶虎不但冒泡发言,还号召群里所有人去观战支持秦风。

“好!”

“必须去!”

叶虎的号召得到了所有人的积极响应,几乎可以用一呼百应来形容,就如当初秦风在陈家寨应战日本武学天才柳川忍时一样!

“根据秦风身边人透漏,秦风之所以没有出声,不是不敢应战,而是正在闭关练武,等出关后便会回应景腾!”

当天下午,有匿名人士在网上发出这样的言论,然后被网络~推~手炒红,传进了所有关注这一战的人们耳中,并且引起了广泛热议。

“我认为这信息可信。”

“如果按照信息所说,秦风不管是否应战,最终都会回应。”

“暂且不提秦风是否会应战,按照信息分析的话,秦风毫无战胜景腾的把握,否则也不用等到闭关结束后才做出回应了!”

“没错,不过,我很好奇,秦风闭关能有多大效果?难不成他要突破化劲中期么?”

“他刚突破化劲没有多久,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再次突破化劲中期,依我之见,他多半在领悟某种武学,提升实力。”

“那么问题来了,他到底会不会应战啊?”

……

一时间,华夏武学界和其他领域就景腾与秦风进行生死挑战的事情议论纷纷,其中武学界没有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开口表态,甚至未曾有一派掌门和化劲宗师开口,议论的都是一些门派的弟子。

这一切,只因为各大门派掌门和化劲宗师都不敢确定秦风是否敢应战,如此情况之下,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否则万一判断错了,日后被打脸可就不好了。

他们保持沉默的同时,也在观望和等待,观望事态的发展,等待秦风的回应。

对于这一切,秦风并不知情。

在过去五天之中,他一直沉浸在研创武功之中,不能自拔——除了吃饭和冥想打坐时间,其他时间都在做这件事情。

然而——

五天过去了,他依然没有研创出属于自己的武功。

准确地说,他没有研创出继杀招龙刺之后的第二式。

任何武学的研创,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有一个过程,需要一式一式的研创,最终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门武学。

夕阳西下,秦风身形如电,穿梭在别墅的小院里,留下一道道残影。

呼!

突然,秦风身形一顿,身子宛如螺旋似的一转,而后双膝弯曲,呈蹲马步的姿态,双脚如同钉子一般钉在地上,右拳宛如一杆大枪,轰然挥出。

啪!啪!啪!

一拳打出,空气炸裂,威力恐怖如斯。

旋即,秦风收拳,站在夕阳下,若有所思。

“回马枪是枪法之中的杀手锏之一,用它来当第二式的基础,进行改变、延伸,是很合适的选择,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秦风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经过五天的深思熟虑与演练,他最终决定以回马枪当第二式的基础,研创第二式杀招。

回马枪的要诀不在于“回身刺”,而在于“回马刺”,需要使用者故意引诱敌将追上来,待敌将一枪朝后背刺来(或用刀砍下),乘机拨转马头,使两马成l型,才进行攻击。

这时,敌人招式已出,兵器也没时候拉回来抵挡,促不及防,就被刺杀(或砍杀)于马上。

要做到这一切,首先要致自己于很危险的境地,其次要把握好时机火候,最后如果是在马上使,则要和战马很好的融为一体。

这是古代枪法之中回马枪的要诀,秦风可以完美做到,甚至还将其进行了改进,去掉了马和枪,用双腿代替马,胳膊代替枪,拳头代替枪头。

这样一来的话,使用这一招的人,需要对时机火候的把握和敌我双方的距离精确把握,否则稍有不慎,便会真正陷入险境,被敌人击杀。

秦风经过这几天的不断演练,将拳法融入到了其中,成功将回马枪改编成了适用于现代战场军人空手搏杀或者使用匕首搏杀的招式,但依然觉得缺点什么。

“到底缺少什么呢?”

秦风陷入了沉思,却不知外面因为景腾向他下生死挑战书的事情已经吵翻了天。添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