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640章 鉴定结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640章鉴定结果

嗯?

或许没有人想到秦风会在这个时候开口,听到秦风的话,众人均是一怔。

其中,一向沉着冷静的陈静,罕见地有些激动,激动之余,也是感动地看着秦风。

而景仁则是戏谑地看着秦风,似乎在嘲笑秦风的愚昧无知。

因为,在他看来,秦风在关系到苏儒林生死的事情上,不从专业的角度谈论问题,而是提什么信任与不信任,简直太幼稚了!

“二哥,此事可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而是关系到爸的康复乃至生死,千万不可大意。”

察觉到景仁脸上的戏谑,苏莉瞬间读懂了景仁的心思,当下开口表态,选择站在景仁这边。

事实上,她第一次与秦风见面时,曾因为巴结江开辉,帮着江开辉的儿子江涛针对秦风,结果得知秦风是秦家的真实身份,吓得不轻,当着秦风的面又是后悔、又是道歉。

而如今,秦风虽然用不可思议地方式将杨琨踢下神坛,但在苏莉眼中,秦风终究是被秦家除名了,对她而言没有太大的利用价值。

但……景仁则不同!

景仁可以带给苏儒林健康,让苏儒林活得更久一些,这对她和苏家而言都是天大的事!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让她在秦风与景仁之间做出选择,是一道不用去想的选择题。

“我相信小静也是为了老爷子着想,但小莉说得没错,这件事事关重大,不可马虎大意。”苏墨也开口了,他也选择支持景仁,但话说得要委婉一些。

“这样吧,回头先让人把小静送给老爷子那份山参膏拿给李大夫鉴别一下,看是否是上年份的老山参,根据鉴定结果再考虑用不用。”苏文沉吟片刻,也开口了。

从感性和理性两方面来说,他都不会怀疑秦风的话,但专业有术攻,他不敢确定陈静是否真的对药材有研究。

何况,如同苏墨、苏莉兄妹二人所说,这件事关系到苏儒林的健康乃至生死,他也不得不小心谨慎。

“好的,苏叔。”秦风点头表示同意。

“那就按照苏校长说的办吧。”

李珍也开口表态了,他虽然压根不相信陈静的话,但也不能不给苏文面子。

“苏叔,那就等李叔鉴定之后,我再根据结果看是否去收集年份已久的老山参。”

景仁皱了皱眉头,既是对苏文选择要鉴定陈静口中的百年老山参赶到荒谬和不爽,同时也表明态度,告诉苏文等人,上年份的老山参不是那么好找的,哪怕是他要去找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此一来,等回头苏家人再要开口让他去找的时候,等于要求他了!

“二哥……”

听到景仁的话,苏莉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被苏文用眼神制止。

苏墨见状,知道苏文意已决,也不再白费口舌——他虽然是大哥,但苏家这一代之中,苏文明显是主心骨,也是接班人。

众人最终不欢而散,秦风带着陈静、张欣然离去。

苏妙依知道陈静心里委屈,便跟苏文、李淑琴夫妇打了声招呼,便追了出来。

“小静,对不起,我爸不是不相信你,但这事关系到我爷爷的健康乃至生命,他也不能私做主张。”苏妙依追上陈静,面带歉意地说道。

“妙依,我知道。”

陈静点点头,但眉目指间依然残留着委屈,更多的则是镇定与自信,“但是,我敢用我的人格保证,我给老师的那份参膏的山参年份绝对不少于五十年!”

“小静,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等回头他们鉴定之后,有他们后悔的。”张欣然握着陈静的手说道。

“我们的目的在于救治苏爷爷,他们要鉴定就让他们鉴定吧。”秦风拍拍陈静的肩头,以示安慰。

陈静轻轻点头,表情好转了一些,但心中依然像是扎着一根刺似的,恨不得鉴定结果立刻出来!

与此同时。

景仁和李珍拒绝了苏家人邀请他们去苏家古宅居住的好意,而是前往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由苏家人派人将陈静那份山参膏送过去。

“真不知道苏文怎么想的,居然还让李叔你鉴定,这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吗?”景仁回到酒店,喋喋不休地说道,他对于苏文最后的决定很有意见。

“小仁,既然苏家人不在意浪费时间,我们又何必在意呢?”

相比而言,李珍倒是一脸淡定,“虽然苏老早几天晚几天用药的影响不是很大,但苏家人肯定会为耽误时间而后悔。到时候,他们再找你开口,那个口可不是那么好开的——你会成为苏家的恩人!如此一来,整个苏家都会支持你和苏妙依在一起,你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也是!”

耳畔响起李珍的话,景仁脸上的不满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得意,那感觉仿佛这世上只有他能找到上年份的老山参,也只有他能拯救苏儒林的生命一样!

一个小时后,苏文的司机何忠德从苏家古宅取了陈静送给苏儒林那份山参膏,亲自送到了李珍的手中。

“李大夫,景先生,苏校长、李主任夫妇与秦风的父母关系极好,那秦风开口了,苏校长也不能不给他面子,还希望你们不要生气。”何忠德将山参膏交给李珍之后,又自作聪明地说道。

“嗯。”

李珍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然后道:“你先回去吧,等我鉴定完会给苏校长打电话。”

“好的,李大夫。”

何忠德原本想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走,听到李珍的话,也不好留下来,便与李珍和景仁两人告辞。

当何忠德离开之后,李珍当着景仁的面打开了那个陈旧的瓶子,瓶子里装的便是山参膏。

人参膏是把新鲜的人参熬制后而形成,由于熬制后所剩均为人参的精华,所以又名人参精华,其功效是普通人参的7—8倍。

当李珍打开密封的瓶子之后,一股浓烈的药香顿时从瓶子里涌出,瞬间弥漫整个房间。

嗯?

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让李珍和景仁两人均是一怔!

李珍身为华夏御医,景仁专做药材生意——两人对于老山参和人参膏十分了解。

此刻,仅从瓶中涌出的药香,他们便能判断出,熬制参膏的老山参绝对是野生的,而且有一定年份。

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真没想到,那丫头居然真的用的是老山参熬制的参膏,我仔细看看有多少年份。”

惊讶过后,李珍找到酒店喝咖啡的小勺,轻轻挖出一小块山参膏,通过观其色、闻其香、品其味三道程序进行鉴定。

“这……这怎么可能?”

当鉴定结束后,李珍像是大白天见到鬼一般,目瞪口呆地看着手中破旧的瓶子,脸上充斥着不敢置信!

“李叔,难道这份山参膏的年份很久?”

愕然听到李珍的话,望着李珍那一脸活见鬼的模样,景仁有些惊疑地问道。

“我曾在国医药库里与其他医生一同鉴定过一根八十年的老山参,并且最终将那份老山参熬制成山参膏,专供领导使用。”

足足半分钟后,李珍才回过神,缓缓开口,声音有些发颤,“但即便是那份由八十年老山参熬制出的山参膏也不如这一瓶!”

“李……李叔,你的意思是那丫头没撒谎,这是一份超过八十年的老山参熬制的山参膏?”景仁瞪大了眼睛,满脸不信。

“百……百年山参!这是一瓶由百年山参熬制的参膏!”李珍激动地说道,以至于呼吸都有些急促。

“什……什么?”

景仁直接傻眼了,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宛如一尊活灵活现的木雕,心中完全被一个念头所占据:这……这他~妈怎么可能?

……

……添加 ”xwu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