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622章 噩梦降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622章噩梦降临

在燕京乃至华夏,有两个地方的门槛最难踏入。

一是位于二环以内某些巷子的四合院,它们是顶级豪门的宅院,例如秦家大院、杨家大院等。

二是红墙高瓦里某些独栋建筑,它们是大佬们的办公场所。

身为杨家家主的杨国涛,是大佬之一,在红墙高瓦的大院内拥有一栋独立办公的建筑。

一般而言,不要说有人踏进那栋建筑与杨国涛见面,哪怕想与杨国涛通电话都难于上青天。

因为,按照正常程序的话,所有打进建筑的电话,都是由杨国涛的秘书先接,然后向杨国涛汇报,杨国涛视情况看是否需要亲自接电话。

九点钟的时候,杨国涛如同往常一样,批阅着一些重要的文件,手中拿着一份近期开会的红头加密会议纪要。

与此同时,杨国涛的秘书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一脸凝重地放下电话,轻轻敲响杨国涛办公房间的门。

“进来。”

杨国涛闻声,知道是秘书在敲门,头也未抬地说道。

“xx,刚才纪~检的吕~书~记打来电话,说军方的王虎成军~长,亲自到纪~检部门实~名~举报杨琨同志。”

秘书进入房间后,站在距离杨国涛三米远的地方足足等了好几秒钟,看到杨国涛抬头示意后,才语气凝重地开口汇报。

嗯?

杨国涛的瞳孔陡然放大,脸上涌现出一抹惊疑,问道:“他举报了些什么?”

“根据吕~书~记所说,王军~长举报杨琨雇凶绑架、杀人,而且与黑~势~力勾结,人证、物证确凿。”秘书继续如实汇报道。

唰!

再次听到秘书的话,饶是杨国涛身居高位,早已做到喜怒不流露在脸上,但依然被这个消息惊到了,以至于脸色猛然一变。

震惊、凝重等情绪迅速在杨国涛的脸上闪过,很快,他的表情又恢复正常,不动声色道:“告诉吕~书~记,严格按照党~纪~国~法处理,绝不姑息!”

“是,xx。”

秘书恭敬领命,然后有些心惊肉跳地离开了杨国涛的办公房间,心中却是明白,这件事情绝对会震动朝野,而且很有可能会打破现有的平衡。

当秘书离开房间后,杨国涛的眉头瞬间拧在了一起,眉目之间充斥着怒意和凝重,还有无法掩饰的担忧。

尚且连他的秘书都预感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何况他本人?

半分钟后,杨国涛面色阴沉地拿起桌上一部红色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爸。”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中传出了杨万年的声音。

显然,杨万年对于自己父亲办公室的电话并不陌生,而且因为办公室里没有人,没有称呼杨国涛的职名。

“刚才我的秘书接到纪~检那边打来的电话,说军~方的王虎成去实~名~举~报了杨琨,说杨琨雇凶绑架杀人,证据确凿——你知道这件事吗?”杨国涛开门见山地问。

唰!

没有回答,电话那头,杨万年惊得脸色一变,心中掀起惊涛巨浪,以至于直接愣在了哪里,忘记了回答。

“爸,我还没收到消息。”

足足过了好几秒钟后,杨万年才从惊骇中回过神,做出回应。

“那你知道杨琨做的这些事吗?”杨国涛语气低沉地问。

“爸,关于这件事,我知道一些。”

察觉到杨国涛语气中蕴含的怒意,杨万年深知这件事的严重性,不敢隐瞒,“昨晚,杨琨曾给我打电话……”

“你怎么能这么做?而且,发生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汇报?”

得知杨万年昨晚竟然动用手中的能量帮助杨琨,杨国涛顿时勃然大怒,接连出声质问。

“我……我当时没有彻底掌握清楚情况,只想着顾全大局……”杨万年嘴巴泛苦地解释。

然而——

不等他的话说完,杨国涛便怒声打断:“顾全大局?我看你这是在助纣为虐!”

“——”

杨万年张了张嘴巴,却无言以对。

昨晚,他为了保住自己儿子的仕途和性命,同时不让儿子失去家族的支持,没敢给杨国涛汇报儿子的事情,私做主张,动用手中的能量去帮助儿子,却没有想到最终会沦落到这样一个结果。

他昨晚的决定未能救下杨琨,反而会让杨家受到巨大影响,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纪~检那边应该没有派人去带走杨琨,你现在立刻打电话给他,告诉他,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个人行为,与你无关,与杨家无关!”就在杨万年心头沉重的时候,杨国涛再次开口了,语气毋庸置疑。

“爸,我知道了。”

杨万年轻声做出回应,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完了,不但要丢掉仕途,而且还要面临牢狱之灾,甚至是丢掉性命!

他也知道,杨国涛这般果断的做出决定,是从大局出发,保护整个杨家,相当于刮骨疗毒!

杨国涛没再说话,而是恼火地扣掉了电话,力度极大,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这个细节彻底地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愤怒以及恨铁不成钢!

虽然杨琨上一次栽在了秦风手中,但当秦云山去世,秦家动荡乃至最终演变成内讧后,他还是选择相信与支持杨琨,重新将资源倾斜在杨琨身上,对杨琨进行培养。

结果,杨琨再一次辜负了他的期望——迫不及待地去找秦风报复,结果被秦风一脚踢进了深渊!

更为重要的是,杨万年为了庇护杨琨,做出了极为愚蠢的决定,导致整个杨家被卷入,造成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

然而——

就在杨国涛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杨琨的同时,杨琨对自己已经被秦风一脚踢进深渊浑然不知,他因为父亲杨万年出手,心中没有半点担忧,整个人相当的轻松。

此刻的他,正端着一杯极品大红袍,一边喝着,一边露着轻松的笑容,看着马路对面的那栋办公楼。

那栋办公楼是安~全~局的一个办公地点,而秦风就被关押在那栋楼里,接受审讯。

杨琨深知这一点,此刻就仿佛在看戏一般。

看着,看着,杨琨看到秦风出现在一扇窗户前,当下眼前一亮,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与此同时,秦风凭借敏锐的感应力,察觉到自己被人用目光锁定,当下看去,一眼便看到了杨琨。

下一刻,四目相接,在空中荡起一道无形的火花。

杨琨带着胜利者独有的姿态,微笑着冲秦风挥手示意,那感觉仿佛在说:被踢出秦家的你,凭什么和我斗?

“叮铃铃——”

回应杨琨的是刺耳的电话铃声。

那铃声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让杨琨先是一怔,然后又看了秦风一眼,才微笑着转身,慢悠悠地走到办公桌前,放下茶杯,坐在办公椅上,翘着二郎腿,看也没看来电显示的号码,直接拿起电话接通:“喂。”

“杨琨,你听着,军方有人实名举报你雇凶绑架、杀人,证据确凿,纪~检部门要严肃处理你。你在接受调查和审讯的时候,必须阐明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你的个人行为,与我无关,也与杨家无关!”电话那头,杨万年沉声说道。

“呃……”

没有回答,杨琨像是听到了这个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直接惊得愣在了原地,脑海一片空白。

“听到没有?”

杨万年气急败坏地怒喝一声。

“爸……爸,为什么会这样?您不是要给相关部门打电话,证实那些通话和视频都是假的吗?”杨万年的怒喝让杨琨回过神,他满脸不敢置信地问道。

为什么?

杨万年也想知道!

“事到如今,再说这些毫无意义,你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一定要记牢了!”杨万年再次提醒道。

“爸……爸,难道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你想办法救救我,要不去找爷爷?”

杨琨语无伦次说着,然后顿时想到了杨国涛,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情绪很是激动。

“不用幻想了,我刚才跟你说的一切,就是你爷爷说的。”杨万年再次开口,直接扼杀杨琨的希望。

啪——

下一刻。

话筒从杨琨手中滑落,重重地砸在了办公桌上,声音刺耳。

办公桌前,杨琨毫无反应,呆若木鸡!

……

……快来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