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兵王隐花都秦风 > 第621章 掀开底牌,挥出正义之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21章 掀开底牌,挥出正义之剑!

621章掀开底牌,挥出正义之剑!

东海茂森酒店是一家连三星级都算不上的酒店,准确地说是一个招待所,隶属东海安~全~厅,主要用于公务接待。

除此之外,茂森酒店也是东海安~全~厅的指定审讯地点,特工会将一些罪犯和犯罪嫌疑人带到酒店进行审讯。

天色渐亮,茂森酒店的一间房间里,张欣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没有床,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

昨晚,张欣然和陈静被带到这里后,接受了东海安~全~厅特工的审讯,一直持续到凌晨三点。

审讯结束之后,张欣然在不安和担忧中趴在椅子上睡着了。

苏醒过后,张欣然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看了一眼窗外已明亮的天空,眉目之间充斥着担忧。

“秦风没事吧?”

她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

因为,在昨晚的审讯中,她已得知秦风劫走了南青洪老大沈天祥的事情,知道整个南广乃至南半国的警~察和特~工都要抓捕秦风。

而特工将她和陈静带到这里,是想从她们嘴中得知秦风的下落,除此之外还问了一些秦风如何对付南青洪的事情。

对此,她们一问三不知。

嘎吱!

旋即,不等张欣然心中涌现出答案,房门应声而开。

“张欣然小姐,感谢你的配合,你可以离开了。”

一名特工走进房间,开门见山地说道,语气不像昨晚那般严厉、冷漠,而是给人一种很客气的感觉。

不知为何,特工的客气,让张欣然心中的不安呈直线上升,脱口问道:“你们查到秦风的下落了?”

“他已经被我们的人成功抓捕了。”

特工闻言,并不隐瞒,而是点了点头,道:“这也是我们允许你们离开的原因。当然,如果后续有需要的话,我们还会传唤你们来配合我们调查一些事情,希望你们有一定心理准备。”

没有回答。

张欣然的俏脸瞬间有些发白,秀眉完全皱在了一起,脸上完全被担忧所占据。

“难道你不想走么?”

眼看张欣然像是傻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特工再次开口。

“啊——”

张欣然蓦然回过神,下意识地点头道:“走,走……”

说话间,张欣然一脸发懵地走出房间,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朝着楼下大厅走去。

两分钟后,张欣然来到楼下大厅,赫然看到陈静和朱飞都在等她。

“欣然,你没事吧?”

朱飞看到张欣然一脸发白,神情恍惚,连忙起身迎了过来。

“没……没事,我没事。”

张欣然摇了摇头,然后一脸茫然地看着朱飞问道:“朱飞,你说秦风会有事吗?”

“原本我相信风哥不会有事,但是听他们说,风哥被捕了……”朱飞说着,脸上同样充斥着担忧。

“风哥被捕不代表一定会有事,我们先离开这里,然后想办法打探风哥的情况。”

就在这时,陈静也走了过来,她心中同样很担忧,但同时又很冷静。

在她看来,在最后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没有人可以断定秦风会悲剧——曾经,已经有过太多的先例了!

……

就当张欣然、朱飞和陈静三人离开茂森酒店的同时,燕京,华夏安~全~局某办公地点,一间审讯室。

审讯室的窗户开着,清新的空气从窗外流进了房间,第一抹朝霞也透过玻璃,射进了房间里。

秦风盘膝坐在地上,迎着东方的第一缕朝霞,暗中催动神秘的呼吸法,吞云吐雾。

房间里四个角落都安装着监控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秦风的一举一动都处于监控之中,出现在特工的监控画面中。

“真是佩服他,不但晚上睡得着,而且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思打坐练武。”监控室里,一名特工看到秦风的举动后,忍不住开口,言语之中带着几分佩服。

“他表现得太淡定了,简直就像是没事人一样,这让我觉得他未必就会出事。”第二名特工若有所思道。

“没错,我昨晚就有这种感觉了!一方面,他是自投罗网,主动让我们抓的!另一方面,从我们抓到他到现在,他如果想逃走,随时都可以逃走!”第三名特工说出自己的看法。

“不要瞎猜了,这不是我们要操心的事情,我们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了!”

监控小组的负责人开口阻止了手下的议论,他因为级别高一些,知道一些内幕,同时也明白,那种层次的争斗,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最好不要参与,否则没准会出现神仙打架百姓遭殃的情况。

听到领导的话,其他三名特工都识趣地闭上了嘴巴,继续默默地看着监控视频,清晰地看到秦风在进行打坐之后,又起身做俯卧撑,而后竟然在房间里打拳,让他们瞠目结舌。

八点钟,两名负责审讯的特工再次进入了审讯室,其中一人手中拿着早餐,他将早餐丢给秦风:“你先吃点东西,然后继续接受我们的询问、调查。”

“我建议你们不要白费力气了。”秦风接过早餐,做出提醒。

嗯?

愕然听到秦风这句话,两名特工脸色一变,均是有些不悦地看着秦风,其中一人更是直接明了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论审讯,我比你们更拿手,你们知道的、会用的手段,我都知道,你们不知道的,我也知道,而你们因为一些原因不能用刑逼供。如此一来,你们觉得能从我嘴里问出什么吗?”

秦风以问代答,然后发现两名特工的脸色更加难看,继续说道:“何况,我本身就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即便你们用刑逼供,也无济于事。”

“没有做违法的事情,那你劫走沈天祥做什么?沈天祥现在在哪里?”一名特工冷哼道。

“试想一下,如果我真的做了违法的事情,会心安理得地自投罗网,站在那里等着你们抓捕?”秦风反问道。

“——”

两名特工无言以对,这是他们最疑惑的地方。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隐瞒你们了,免得你们没法交差——沈天祥在军方手中!”

望着两名特工懵~逼的模样,秦风收回目光,看了一眼手中的早餐,不想继续为难两名特工了,“至于军方带走他做什么,我建议你们还是最好不要打听,否则对你们没什么好处。”

唰!

两名特工的脸色再次一变,他们对视一眼,均是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惊骇和凝重。

惊骇,是因为,秦风说出的这个消息,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而且信息量太大!

凝重,是因为,理智告诉他们,军方既然带走沈天祥,肯定会有动作,而且是大动作!

对视过后,两名特工没有再白费力气对秦风进行审讯,而是直接转身离开了审讯室,要去找领导汇报此事。

与此同时。

一辆挂着军方牌照的越野车驶入了华夏纪律部门的大院,王虎成从车中走下。

晨辉下。

那个身为利剑部队掌舵者、被誉为华夏含金量最高少将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整齐的军装,头戴军帽,带着秦风给他提供的证据,抬头看了一眼办公楼顶部的国徽和飘扬的红旗,昂首挺胸地走进了纪律部门的办公大楼。

为了给曾经的手下、兄弟和死去的烈士讨回公道,他要实名举报杨琨,向杨家挥出正义之剑!

秦风最后的底牌掀开!

……

……关注 ”” ,